启蒙论文网
新闻详情

《出埃及记》对犹太文明的哲学及文化意义

发表时间:2020-02-01 14:12作者:归云

内容提要:《出埃及记》是《希伯来圣经》中最重要的一卷,其中包括了史实、诗歌、法典、敬拜的礼节及神与人说话的实录。《出埃及记》用神话的笔法,记录了犹太人出埃及、如迦南的历史。本文通过对《出埃及记》与《圣经》的对比分析,研究出埃及记对犹太民族极其文明形态的形成与发展的影响。

关键词:出埃及记;犹太文明;哲学;文化

一、引言

《出埃及记》是《希伯来圣经》中最重要的一卷,其中包括了史实、诗歌、法典、敬拜的礼节及神与人说话的实录。《出埃及记》用神话的笔法,记录了犹太人出埃及、如迦南的历史。史诗《出埃及记》突显以色列的神祗将选民从奴役中解放出来,三次人口普查是以色列人信靠以色列的神祗、接受律法、进入应许土地迦南的前提。第一次人口普查统计的是从奴役状态解放出来的家族,这些人感到了神祗的威力离开了埃及。第二次人口普查发生在西奈山下,是为了接受神祗的系统律法做准备,摩西为各个家族设立了在社会体系和宗教体系中的地位。

游历是一场艰苦卓绝地宗教战争,是两种宗教观念之间的直接对抗,是一神教战胜多神教的过程,它的实质就是受到压迫的以色列人争取离开埃及前往荒野朝圣本民族神祗的权利。摩西作为神祗的使者使以色列人全部舍弃埃及多神教的宗教影响,回归并且严格地遵守本民族宗教,埃及人承认以色列神祗的权威性是以色列人脱离埃及的前提条件。摩西经过与法老十一个回合的较量,最终以色列的宗教战胜利埃及的多神祗教,法老允许以色列人脱离埃及。第一个回合是前奏,在这一回合中,法老的权威受到极大挑战。后面的十个回合中以色列的神祗显示了神迹,惩罚了埃及十场大的灾难,一步一步战胜了多神教。在斗争中以色列人感到了本民族宗教的强大,特别是在逾越节中以色列神祗杀死了未来法老(法老的长子),从而以色列的神祗彻底战胜了多神教的代表――法老。以色列人弃绝了多神崇拜的影响,回归了本民族的一神教。

这部著作深刻影响着犹太的文化与哲学,甚至对乃至整个西方文明的形成与发展,都有深刻的影响。

目前,学界关于《出埃及记》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对其历史真实性方面的研究和发掘《出埃及记》对于犹太民族、犹太教、犹太文化的重要价值,如摩西··林伯格《理解出埃及记》一书中探讨了《出埃及记》与希伯来历史的关系;或者挖掘《出埃及记》的宗教和哲学价值,如傅有德的论文《犹太释经传统及思维方式探究》;或从文本上对《出埃及记》的版本和成书进行研究;也有学者将《出埃及记》作为语言研究的标本,如郭丽娟的论文《跨文化交际下的英语禁忌语文化内涵探究》。

本文将试图通过对《出埃及记》的宗教和文化意义分析,研究《出埃及记》在希伯来文明的形成过程中的意义。

二.《出埃及记》与相关史实关系简述

《出埃及记》对以色列人出埃及之事进行了传奇式的描写。从召唤摩西,到分开海水;从埃及降下“十灾”,到云柱与火柱引导以色列人前行,无不具有神话的色彩。学界普遍认为,出埃及事件是曾经发生过的历史事实,《出埃及记》中有部分内容是与历史相符合的。目前,学界关于《出埃及记》所涉及史实的发生时间,主要存在两种观点。

有观点认为,以色列人出埃及发生在公元前十五世纪,这种观点被称为“早期出埃及年代。”这种观点根据对宗教典籍的分析认为:以色列人出埃及后四百八十年,所罗门作为以色列王,第四年二月,开工建造耶和华的殿堂。这段叙述将出埃及定在所罗门王就任之前的四百八十年。由于已经可以确定所罗门王第四年为公元前967年,因此,出埃及边发生于公元前1447年左右。

也有观点认为,出埃及发生于公元前十三世纪~公元前十一世纪。这种观点被称为“晚期出埃及年代。”摩西··林伯格《理解出埃及记一书中认为,《出埃及记》中提到的兰塞这座城市在埃及历史上曾经存在过,这座城市是由拉美西斯二世(Rajnses lBc.13041237)在尼罗河三角洲建造,并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拉美西斯二世的长期执政也与摩西从出生到成年处于同一法老统治之下的叙述相一致。同时,根据考古成果分析,公元前十三世纪时,今日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境内发生过大规模的毁灭,这可能与约书亚率领下的以色列人有关。一般认为,半游牧的以色列人消灭了本地的较高的文化,然后居住于此。

但是,有学者认为,公元前十三世纪时巴勒斯坦遭遇的毁灭,是与埃及的战争的结果,而出埃及时间应为公元前十五世纪。

二、《希伯来圣经》整体语境下的《出埃及记》

《希伯来圣经》的第一部分为《律法书》,被认为是《希伯来圣经》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出埃及记是《律法书》的第二卷。本节将《出埃及记》置于《希伯来圣经》的整体语境下进行分析。

1.《出埃及记》在《希伯来圣经》中的地位

《出埃及记》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记述了犹太人在埃及所受到的迫害和摩西领带下的斗争,以及摩西带领以色列人离开埃及;第二部分记述了摩西在西奈传授十诫与律法;第三部分是对礼仪与条例的记述。从内容看,《出埃及记》记述了犹太人离开埃及到达今日巴勒斯坦境内的完整故事。而这一章节,在《律法书》中又处于承前启后的位置。

《出埃及记》记述了统治者权力的形成与发展、建立在共同信仰基础上的共同心理素质的出现、社会组织的诞生、法律法规的制定等。《出埃及记》记述了摩西在西奈山领受上帝授予以色列人的“十诫”,“十诫”规定了犹太教的基本教义,被认为是犹太教诞生的正式标志。

在《创世纪》中,上帝对以色列的祖先承诺帮助其回到自己的起源地。《出埃及记》叔叔了这一诺言的履行情况。由上帝拯救以色列人出埃及进迦南,上帝命令以色列人为其建造圣殿作为他的住栖之所,以便关照和引导以色列人。因此,笔者认为,《出埃及记》实际上直接阐释了上帝与以色列的关系。因此,《出埃及记》实际上是《律法书》的核心部分,特别是其中对上帝拯救以色列人的叙述,统领了全书的内容。可以说“拯救”是出埃及的前提。书中以色列人的一切行动,都与这一拯救有着直接的关系。上帝的拯救给了犹太人生存下去的理由和支柱,而摩西这一角色,是上帝与犹太人沟通的纽带,甚至是上帝在人间的一个具体化身。

因此,《出埃及记》在《律法书》甚至《希伯来圣经》的整体中,具有前提和基础的意义。

2.《出埃及记》对《圣经》及西方文化的影响

关于人的产生,《希伯来圣经》有这样的描述:“耶和华上帝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你收回他们的气,他们就死亡,归于尘土。你发出你的灵,他们便受造”。“这些描述看起来十分简单,但是其中包含的问题及其回答却是极其重要的,因为它们代表了最早的一神教对人的起源和本质的基本态度。据此,我们得知,人是上帝的造物,是上帝用泥土造成并吹入其气息后产生的。一方面,人源于尘土,源于大地,大地是人类之母。另一方面,上帝赐予人生命之气,秉有此气,人就有生命,此气消亡,人生就告终结。这一气息就是人的灵或灵魂。”

有上述可见,《出埃及记》是《希伯来圣经》最基本的哲学基础。《出埃及记》在《希伯来圣经》中的重要地位,直接影响了犹太文化,而且对西方文化产生了深远影响。《希伯来圣经》被《圣经》直接继承,成为《旧约全书》,并随着圣经的聚集而遍布全世界。如果说《圣经》是西方文明的精神源泉,那么《出埃及记》就是源泉的泉眼。

三.《出埃及记》与犹太文明的形成。

《出埃及记》是考察犹太人对自身民族、宗教形成的自我认识的重要文献。它不仅关系着以色列和西方世界的宗教与哲学的形成与发展,同时,对西方世界的法律甚至生活方式,都产生了深远影响。“民族历史孕育了民族宗教,而民族宗教又丰富了民族历史,为后者的繁荣与发展提供了新的精神滋养。”而不论民族还是宗教,都是历史的产物。

《出埃及记》是考察犹太人对自身民族、宗教形成的自我认识的重要文献。《出埃及记》记述了统治者权力的形成与发展、建立在共同信仰基础上的共同心理素质的出现、社会组织的诞生、法律法规的制定等。《出埃及记》记述了摩西在西奈山领受上帝授予以色列人的“十诫”,“十诫”规定了犹太教的基本教义,被认为是犹太教诞生的正式标志。《出埃及记》记述的一系列重要事件与早期犹太教各要素的形成与强化有着密切的关系。安息日制度源于《出埃及记》中的“十诫”;逾越节、七七节、住棚节也都与出埃及事件相联系,成为犹太三大朝觐节;犹太历法和律法、犹太伦理思想和一些重要宗教礼仪也都从《出埃及记》中得到解释。

犹太民族认为,《出埃及记》直接记述了犹太民族的形成史和犹太信仰的形成史。犹太人认为,自己民族发展的总要节点在埃及的西奈,因此,也就可以解释现代史上关于西奈的武装冲突的文化背景。而摩西的领导地位在《出埃及记》中的体现,特别是摩西与法老对话以及经受十灾的描写,是犹太人在思想是脱离奴役的反映。

自由是作为一个民族最重要的条件之一,但如果没有积极的内容来填补摆脱奴役之后的心理虚空,结果只能是重新沦为奴隶,这就是为什么神将以色列人拯救之后,在西奈山与以色列民众立约,颁布“十诫”,摩西领导以色列人出埃及之所以作为古代犹太民族形成过程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不仅体现在以色列人摆脱了异族的奴役,而且重要的是显示出了上帝的权威。

犹太教视公义为上帝的属性。在崇拜多神教的异教中,神诋通常拥有无限的权力,可以为所欲为而不受任何约束。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信仰一神教的犹太教中,虽然宇宙中不存在着任何其他的神,上帝是独一无二、不可比拟的,他无所不在、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却依然受着道德的约束。上帝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判定一个人的善恶,而是根据每个人的具体行为来表彰公义,惩罚罪行。《希伯来圣经》中有许多关于上帝喜爱公义,憎恨罪恶的叙述。“(上帝)以公义为衣服,以公平为外袍和冠冕”(《约伯记》2914);“公义和公平是你(上帝)宝座的根基”(《诗篇》8914)。在犹太拉比的眼中,“上帝绝不偏心。”

犹太人由于出埃及而得生存,也因为出埃及而得以自由。但是“十诫”对摩西和犹太人的训诫,又体现了犹太文明对于“上帝”或“神”的权威的认同。这种宗教哲学“极大地促进了以色列人内部的团结和凝聚力,对于民族行程中共同心理因素起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犹太教与犹太民族看着密切的关联。犹太教在犹太人生命历程的每个重要时刻——出生、青春期、结婚和死亡等——都发挥着重要作用,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生命礼仪体系。犹太教的成年礼和婚礼仪式给犹太人以指导和教诲,帮助他们适应新的角色和要求;犹太教的丧礼与葬礼则给犹太人以安慰。犹太教的生命礼仪充实了犹太人的生活,显示了他们的信仰和民族归属,表达了他们对上帝的忠诚,起到了维护民族稳固与团结的作用。

对基督教而言,上帝眷顾他百姓的角度上,《创世记》与《出埃及记》之间的实际上存在着一个对比。亚伯拉罕蒙召后,开始跟随主,因他不知道要往那裏去,亚伯拉罕便享受主的同在作他活的指路图。他是照着主的同在而行。虽然亚伯拉罕从迦勒底到迦南地走了漫长的路程,创世记却没有告诉我们主如何扶持或照顾他。当然,我们很笼统地知道上帝供应亚伯拉罕一切的需要。但在《创世纪》里,我们没有一个特殊的实例,显示上帝直接照顾亚伯拉罕,像在出埃及记裏他照顾他的百姓一样。

  在出埃及记里,基督还是许多其它的预像:云柱和火柱,以琳的七十棵棕树和十二股水泉,帐幕和帐幕的所有器具。借着帐幕和帐幕的器具,神所救赎的人能事奉他并敬拜他。这指出基督是基督徒所藉以事奉并敬拜神的方法,神的选民需要同被建造成为一个实体—帐幕,在那里神与人可以彼此相见、互相交通,也彼此同住。在基督里,基督徒与神,神与基督徒,建造在一起,聚集在一起,也居住在一起,这就是出埃及记在基督教信仰上的中心思想。

在《出埃及记》一开头,便清楚而详尽的记载,我们看见上帝是如何眷顾他所救赎的百姓。当他们缺乏粮食时,他就用吗哪供应他们;当他们没有水喝时,他就从裂开的磐石赐给他们活水。在出埃及记里,我们不仅看见上帝的引领,也看见一幅生动的图画,上帝是如何眷顾他所赎之人每日的需要。在这件事上,出埃及记比创世记更详尽、更充实。

四、结论

  《出埃及记》是《希伯来圣经》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它记述了对犹太民族和宗教,乃至西方文化形成产生重要影响的事件,在历史上具有重要地位。

犹太民族是建立在统一的宗教背景基础上。《出埃及记》反映了犹太人对民族行程过程的知我认识。犹太民族的形成过程,就是出埃及的过程,就是在摩西领导下斗争的历史。这种观点已经成为犹太人的历史意识,也成为犹太文化的基础。不论这是传说还是史实,都不能否认它对犹太历史和文化的作用。“传说已经成为我们经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好想真正存在过一样。那些人们确信应该在中东发生的事情,比我们知道的真正发生的事情更能影响世界历史的进程。”

   

参考文献

[1]张倩红《犹太人》,三秦出版社,2003年版.

[2]开普兰:《犹太教,一种文明》。山东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

[3]埃班.闫瑞松翻译.《犹太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7年版

[4]张敬品 石广清《从一神教与多神教冲突看<出埃及记>“十灾”的意义》 .《电影评介》 2009 4.

[5]余佳《荒诞与救赎——解析<出埃及记>.《电影评介》.2009 1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