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蒙论文网
新闻详情

巴金小说《家》关于情节结构

发表时间:2020-02-08 15:03作者:青眸

 

《家》,中国作家巴金的长篇小说,激流三部曲中的第一部,被认为是巴金的代表作之一。作为一部叙事性的小说,巴金的《家》在情节结构上有其独特之处。语言风格朴素、自然、流畅,人物大多性格鲜明,面目殊异,极大的吸引并打动了每一个读者。本文主要从多个角度来分析《家》的情节结构,分析作者所采用的描写手法,方便我们更好的学习。

关键词:叙事多个角度情节结构


引言

巴金同志的《家》,不仅是一部控诉封建制度、封建礼教的血.泪书和对初步觉醒的年青一代的赞歌,而且是一幅布局缭密、点染得当、浓淡相宜的人物历史画卷。这部作品在结构和情节安排方面的巧妙,对于组织复杂的矛盾冲突,表现众多的人物形象和充分确切地揭示主题起了很好的作用。下面就《家》的结构艺术作一些探讨。

一、《家》的情节结构

在巴金的这部《家》中,出现了一股生活中的激流,是以觉慧为代表的逐渐觉醒的年青一代。他们和封建礼教、封建制度的斗争和对抗,构成了作品的主要叙事线索。在这条主要的线索中,觉慧既是作品的主角,又是贯穿作品始终的主线人物。

《家》在叙事结构上正是紧紧的围绕着作品的主要冲突矛盾和这一主要冲突矛盾中主要人物的行动来安排其他人物、各种纠葛和展开社会环境的描写的。

围绕主线,作品组织了一些矛盾冲突,这些矛盾,在作品中交错发展,但觉慧与封建制度、封建礼教的矛盾一直处于突出的中心地位,并且在复杂的矛盾冲突中起了枢纽的作用,使小说在结构上形成一个完整和谐的统一体。

作品中各章节的安排,就明显地体现了作家这一匠心。小说的第一章到二十八章着重点写觉慧参加学生运动后与军阀统治和高老太爷发生的激烈的矛盾冲突,以及他和鸣凤的爱情关系的发展;第二十七章鸣凤投湖自尽,使觉慧进一步认清了封建阶级的“吃人”本质,产生了“这个家庭,我不能够再住下去”的念头。第二十八章以后,表面看来,正面描写觉慧活动的笔墨是不多了,但是他是觉民和琴抗婚斗争的得力的鼓舞者和支持者,是这场斗争中战斗在最前线的战士。是他给觉民、琴出主意,实行抗婚斗争,是他先把觉民抗婚的消息告诉高老太爷,想戳穿这个“纸糊的灯笼”,面对面地和高老太爷为首的封建统治者展开斗争;是他在封建势力的压力下一点不让步,不讲出觉民躲藏的地方;同时,也是他在觉民和琴之间奔跑,为他们传递消息和信件,鼓舞他们的斗志。

作者以封建大地主高家为中心、为舞台,展现种种矛盾冲突,使结构的安排主次分明,相互联系。高家可以说是封建社会的缩影,它的崩溃,正反映了“五四”运动以后,在革命浪潮的冲击下,中国封建社会逐渐走向崩溃和灭亡的历史命运。

《家》在结构上,还采用了明暗相映衬的手法。比如,觉慧、觉民、琴、鸣凤等与封建制度、封建礼教的矛盾和斗争,是用明线处理,用的是正面描写,而克安、克定的荒淫无耻,以及克定在外面偷偷摸摸地设“金陵高寓”,养倡浪荡,是用暗线处理,用的是侧面描写。作者这样安排是因表现主题的需要:觉慧、觉民等是新生力量,是作者歌颂的一股时代的激流,因此要正面描写,用明线处理,而克安、克定等,是代表腐朽的力量,代表灭亡的阶级,给以侧面描写,用暗线处理。这种结构安排就明显的显示了作者对生活的评价和感情色彩。

国绕主题和矛盾冲突的发展,《家》的情节安排还有如下几个特色:

安排对比的情节,交叉进行,相互映衬。觉民、琴的爱情发展和逃婚斗争的整个过程,是与觉新、梅表姐的爱情悲剧对比着写的。这样安排,不但便于刻画人物性格,而且表现两种不同态度所产生的两种不同结果。

把社会上发生的重大事件和封建家庭内部的矛盾斗争交织在一块写,井且通过这些重大事件,促进了封建家庭内部矛后的变化和发展。第八、九章,写学生请愿罢训,反对封建军阀的残暴统治和对学生的迫害。这次学生运动,是学生爱国行动和进步思想与黑暗势力矛盾激化的结果。觉慧积极地投入这个运动。这次事件反映到高家,促进了觉慧与封建家庭的矛盾。

情节的发展似激浪一般,一浪高一浪。《家》中的复杂的矛盾冲突,虽然交惜发展,但每一组矛盾冲突,都有一段比较集中的描写,形成一个个完整的故事和场面,而这些故事和场面,就象浪头一样一浪高过一浪,彼此又互相联系着。觉慧是贯穿全篇的主要人物,然而作者着重描绘的是他和鸣风的爱情悲剧。从第二章到二十八章,作者写了他们爱情的发展,和爱情的悲剧结局。鸣凤的投湖自尽,是这个浪头发展的顶峰。

伏线安排,周密,细致,使情节的发展前后照应,环环相扣。高老太爷把鸣凤送给冯乐山作妾,在第十六章就有暗示:婉儿听到消息对鸣凤说,高老太爷要从丫头中选一个给冯乐山当小老婆,鸣凤表示,如果选到她的话,她“宁死也不能给那老头子当小老婆。”鸣凤在白杀前去见觉慧,觉慧因为写稿子忙得很,无暇和鸣凤多谈,鸣凤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鸣凤走后,觉慧才从觉民嘴里知道高老太爷已把鸣凤送给了冯乐山,他急得到处找鸣凤,找不到就回屋子睡觉,第二一天一早照常上学去了。按道理讲,觉慧的行动有点不尽人情。但如果我们稍加留心的话,就会明白觉慧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作者在前而是有所交待的。在第二十四章,觉慧埋头于编周报,认为这是他“发热”的地方,并且在新的环境里有了新的境地、新的世界,“他更明白人生的意义并不是那么简单,那个少女的一对眼睛跟广大的世界比起来,却是太渺小了。他不能够单单为着那对眼睛放弃一切。”由于伏线安排得巧妙周密,结构就显得非常严谨。

三、总结

在一部叙事性的文学作品中,结构和情节安排虽然属于艺术形式方面的因素,但它却关系着作品的成败和优劣。高明的作家无不在这方面付出必要的心血。《家》的创作就是如此。巴金同志的心血结晶给我们提供很多值得学习的东西。


参考文献

[1]田惠兰.封建宗法制度的控诉书——谈巴金的《家》[J].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1978,(03)

[2]邵远梅,王砚雄.现实主义的典型——巴金《家》的解读[J].湖北经济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7,(09)

[3]郑丽娜.巴金的《家》与岛崎藤村的《家》比较研究[J].沈阳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7,(01)

[4]刘巍巍.巴金《家》两种思想文化的冲突[J].才智,2009,(16)

[5]尹骐.略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人生派”[J].江汉论坛,1983,(05)

[6]范越.重回“五四”──再读巴金的《家》[J].图书馆建设,2002,(02)

[7]张慧敏.从觉慧的形象看巴金的忧患意识[J].广西青年干部学院学报,2003,(04)

[8]刘岚.巴金家庭小说简论[J].名作欣赏,2010,(32)

[9]吴承诚.茅盾、巴金创作差异一论[J].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8,(01)

[10]姚健.试论觉新形象研究中的几个问题——读巴金《激流三部曲》札记[J].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1982,(02)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