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蒙论文网
新闻详情

传统礼教的挑战者 ---浅析<<神雕侠侣>>中杨过的形象

发表时间:2020-02-11 22:32作者:小周

摘要:《神雕侠侣》是金庸先生的一部力作,将杨过的形象刻画的淋漓尽致,杨过的身上显示了复仇与报恩、从众和叛世的矛盾性,表现出世俗化的心理特征与侠肝义胆的冲突,其爱情的忠贞显示了情感的真挚同时也凸显出对世俗的反叛。分析《神雕侠侣》中的杨过形象,其性格塑造的成因,一方面是杨过的自然性情的显现,和人物的生长环境及人物的经历有着密切的关系,其坎坷的人生和真情缺乏的心理造成了他对世俗的反叛和爱情的忠贞。另一方面,杨过性格的显现和金庸的创作主旨也有着密切的关系,在杨过的身上显示了平常人的性格,展示了具有真实性的英雄性格。杨过的人物形象具有积极的审美意义,其俊秀飘逸的外貌构成了其外在的审美,真实的自然性情构成了内在的性格审美

关键词:《神雕侠侣》;杨过;形象;反叛


传统礼教的挑战者

--------浅析<<神雕侠侣>>中杨过的形象

金庸是我国当代著名的作家,原名查良镛,除大量传世的武侠经典之外还创办了香港《明报》,他与古龙梁羽生因为在武侠小说界的开山功绩而被并称为中国武侠小小说三大宗师

《神雕侠侣》是金庸所著十五部武侠小说代表之作,创作于1959年,从1959520日开始在香港《明报》创刊号上连续发表,整部作品大约刊载了三年,是射雕三部曲系列第二部,现收录在《金庸作品集》中。

杨过是《神雕侠侣》里的男主人公,是杨康与穆念慈之子。杨过字改之,取“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之意,相较于诚朴忠厚、为国为民的“侠之大者”郭靖是属于“另一类”。杨过身上表现了太多的与传统的侠士特别是与郭靖这样的正统的侠士不相协调的性格和品质,比如孤傲狂放、叛逆机智、感情丰富、满腔热血激愤,感情冲动做的事连他自己也难控制。他狡狭轻浮、任性偏激、个人主义、自我中心、心胸狭窄、报仇心切、背叛师门、娶师为妻等一次又一次地冲击着传统礼法。但偏偏这样的一个“异端”居然能成为“风陵夜话”中众人仰慕、有口皆碑的“神雕大侠”,这是金庸武侠小说中对“侠”这一形象的一个颠覆、一个挑战、一个突破。杨过受到普通人、常人的喜欢是情理中事,因为杨过的毛病和缺点诸如任性偏激、报仇心切也是常人所为,而杨过的身世之悲、遭遇之惨、磨难之重却不是常人所能承受,而杨过一步一坎、顽强坚韧地走过、趟过来,与命运与人生与社会与自己的苦挣苦扎苦奋苦斗,这种精神却令常人大为感动。金庸非常令人信服地告诉我们:一个有着很多毛病和缺点的人也能经过客观的影响、主观的努力成为一个有益于社会的人,一个为人称颂的“大侠”。本文将从杨过与传统礼教的矛盾入手,尝试分析杨过形象特征形成的原因及其审美意义。

在矛盾中看杨过的形象特征

杨过的形象具有矛盾的统一性,他的名字本身就带有赎罪的意味,报恩和复仇、爱情和尊崇成为了人物形象矛盾之所在,小说借助杨过由少年步入壮年,从自私自利的小人物变成侠肝义胆除暴安良的一代宗师长达二十多年的成长历程来破解这种种矛盾,在矛盾的解决过程中展示了杨过的鲜明艺术形象,最终非常成功塑造出一个具有多元化性格特色的文学人物形象。

000011.1 2.1杀父之仇与国家存亡的矛盾

在《神雕侠侣》中,杨过的身上背负着杀父之仇的复仇心理,但同时还有着为国家存亡而战的优秀品质。杨过的生父杨康间接的死在黄蓉手里,而由此引发了杨过对杀父之仇的认识,虽然正如黄蓉所说,杨康之死,确是天网恢恢,也算是一个天理报应,但黄蓉终究与杨康之死脱不了干系,在幼小的杨过逐渐去思考他父亲之死问题的时候,杨过认定黄蓉的丈夫郭靖是他的杀父仇人报仇雪耻与保卫国家在某种程度上实现着对立而又统一的关系。神雕侠侣企图通过杨过这个角色,抒写心灵的困惑和抗争。杨过是个坚强倔强的侠义之士,他与世俗格格不入,敢于反叛世俗的眼光,却能重视国家民族的荣辱,在狂放野性中而又至情至性,显示出性格的复杂性。

2.1.1心如俗人

《神雕侠侣》中杨过的形象是金庸塑造的具有生动性格特点的人物形象之一,通过杨过这一人物形象来反叛传统的侠客形象,侠义之士不都是出身名门、完美无缺的英雄,在杨过的身上展示了他作为社会平常人的性格和特点,“心如俗人”展示了人物的真实性和感染力。杨过一来到这个世间,就被深深烙上了耻辱的印痕。黄蓉也说过,想到他作恶多端的父亲,总以为有其父必有其子,从来就信不过他……便是偶尔对他好一点,不久又疑心他起来黄蓉对杨过的猜忌和防范造成了杨过的嫉恨心理,所以杨过在郭靖家时,武氏兄弟能够习武,而杨过只能天天跟着黄蓉去读《论语》《孟子》,嫉恨心理、反叛性格,杨过的人物塑造不是从正面进行过多的赞誉,而是写出了他“俗”的一面

2.1.2由自私自利到为国为民

《神雕侠侣》中杨过的性格特点也是逐渐变化的,从少年时代的孤傲与反叛在江湖的历练中逐步发展为为国为民的侠义之思,他的孤独和任侠也是出于内心潜意视孤独的一种表现,他追求的是一种自我正义感,与社会传统道德和民族感有了高度的统一由个人任侠使气逐步转变为忠义报国,他的思想渐渐成熟,勇敢地面对自我,反映了杨过的性格成长经历。

000011.2 2.2师徒之恋与世俗目光的矛盾

2.2.1对爱情的坚定

《神雕侠侣》中的杨过与小龙女有着忠贞的爱情,彼此都显示出对爱情的守候和忠诚。而在金庸笔下,杨过和小龙女是冲破世俗的情爱,二人的师徒关系基础之上的情爱不仅突破了授受不亲的礼教大防,而且满对世俗的非议和时间的考验,从而建立了新的情爱观。

杨过在书中外貌俊美,倜傥不羁,加上为人重情重义,故受众女子所倾慕,描写的女子的倾慕是对杨过爱情的考验。完颜萍、公孙绿萼、郭芙、郭襄、陆无双、程英等都在不知不觉间对其倾心,但杨过对小龙女却始终如一,始终保持了最纯真的爱情,显示了对爱情的坚定。绝情谷是二人爱情的见证,为了爱情杨过和小龙女都不顾自己的生命而跳入绝情谷,为爱小龙女,他不怕受全世界指责,甚至看轻自己的生命,以死相随,小说设置了杨过与小龙女的十六年的漫长分离,分离是对爱情的考验,杨过在黄蓉的劝说下留住身躯行侠世间,在十六年之期的最后一天,小龙女还是没有出现,千山荒沙,万里层云,杨过孤独的背影显得更加悲凉,为了不让最后一日过去,他拼命的追赶落日余辉,其实与其说他追赶的是落日,不如说他追赶的是拥有自己被爱和归属的希望,这个支撑着他活了十六年的希望,石碑上“十六年后,在此相会,夫妻情深,勿失信约”的十六个大字清晰的印在眼前,然而代表了自己被爱和归属的龙儿又在何方,一颗破碎的心此时已晚念俱灰,哀莫大于心死。十六年间小龙女独自在谷底为爱情而苦苦支撑,在二人身上展示的是为了爱情甘愿献出生命的崇高精神。

2.2.2对世俗礼法的不屑

《神雕侠侣》中金庸在杨过身上倾注的是一种叛逆的精神,对权威的不屑与对小龙女的爱情都显示了对世俗的反叛。杨过出身凄苦,是杨康的遗腹子,跟随母亲穆念慈在破窑中生活,从小在苦难中养成了孤僻和反叛的个性,若不是叛逆,便无足够的生命力面对江湖的无情、人情的冷暖。杨过天性风流机智,在哪山砍哪柴,满口油腔滑调,其实也是对生活的一种无奈适应。杨过生活在桃花岛时,他不仅要忍受郭芙与大武小武的欺凌,还要忍受着黄蓉的怀疑与猜测。杨过从小受人歧视,养成了愤世嫉俗的个性,生活环境是恶劣的,愈是劣势,愈是激发其对抗命运与礼教的力量,杨过母亲过世后,孤苦伶仃,常遭人白眼,受人欺悔,一直生活在没有安全,爱和归属,以及受人尊敬的环境里,于是他便用孤高冷漠的防御策略来保护自己。从少年的偷鸡摸狗到对收留之人郭靖与黄蓉的忌恨,少年时的杨过就显示出对世俗的叛逆。与武氏兄弟的争执和对黄蓉的忌恨,以及后来在重阳宫的凌辱和抗争都展示了他对权威的挑战和对世俗的叛逆。例如郭芙本来叫他一起去摘花,但瞥见他手脏不跟他玩,杨过便冷然到:“谁爱跟你玩了?”[1]P51并大踏步走开。不是你拒绝我,是我先拒绝你——这是许多人都采用的防御策略,杨过也没有例外。相反,杨过对西毒欧阳锋的态度却是他反叛的另一方面的显现。杨过遇到了被所谓的“名门正派”视为老毒物的西毒欧阳锋,虽然只是误认他为自己的儿子欧阳克,但欧阳锋的真心和疼爱确实让他感受到了暖暖的亲情,一个真心待他的老人,从而这时候的杨过对江湖所谓的名门正派的伦理观有了颠覆性的认识,毅然作欧阳锋的“儿子”,不顾世俗的眼光。

杨过对世俗的反叛还突出地表现在他的爱情观上,只是杨过的叛逆并不是无谓的叛逆,是结合了他的痴情与固执,对师傅、“姑姑”小龙女的痴情敢于违背世俗的眼光,勇敢地爱自己所爱之人,因此,即便是对抗礼教,也都为受其痴情感动的人们所接受了。青年那杨过与小龙女的爱情是在世外的古墓中渐生的,而且由于两人久处古墓,不懂人情世故,所以对爱情就减少了世俗的束缚力量,敢于在大庭广众之下发表爱情宣言。两人表面上的师徒名分以外,还有另一种潜在的“母子”关系。《神雕侠侣》中,杨过很长时间里都称呼小龙女为“姑姑”,而小龙女则称呼杨过为“过儿”,小龙女说的话中我们更能寻觅出母亲的影子。杨过说:“龙儿,你容貌一点也没变,我却老了。”小龙女答道:“不是老了,是我的过儿长大了。”所以在郭靖、黄蓉乃至所有人的眼中,杨过对师傅小龙女的爱情无疑是挑战社会、破坏人伦的勾当,所以有“逆伦 ”或“乱伦”之说。

杨过形象特征的成因

000011.3 3.1情感之甚

分析杨过身上形象特征的成因可以发现,杨过身上显露出来的最令人钦佩的是他对世俗的鄙视、对爱情的坚贞、对生活的热爱,情感是促成其人物形象丰满鲜明的重要特征。丰富的情感是杨过在《神雕侠侣》中的重要特点,追随小龙女的生活,使自小失去母爱的杨过找到了一种心灵的寄托,从而对小龙女产生一种依恋的感情。在他所处的那个时代,封建礼教是很严的,杨过爱上了他名义上的师傅小龙女,受到了郭靖等人的指责,但他鄙视那些礼仪,直面自己的情感,孙婆婆是他身心重创后的唯一安慰,但他自揣小龙女不肯收留他,他越发自伤自怜:“我是个顽皮孩子,不论到哪里,人家都不要我。婆婆你别费心。”杨过本已打算一个人黯然离去,孙婆婆对他说:“孩子别人不要你,婆婆偏偏喜欢你。你跟我走,不管去哪里,婆婆总要跟你在一起。”[1]P159当孙婆婆被郝大通重创后,“杨过张开双手,护住了她,背脊向着郝大通等人,竟将自己安危置之度外。”[1]P165在这里杨过所保护的孙婆婆实际上是能满足自己安全需要与爱和归属需要的力量。杨过在这里这样做,除了对孙婆婆的感激之情外,本质上是在捍卫自己的安全需要以及爱和归属需要。当他“听得小龙女肯真心教他,登时将初时的怨气抛到九霄云外,感激之下,不禁流下泪来。”[1]P174为什么杨过会如此激动,并不单是因为小龙女肯教他武功,更重要的是因为真心待他。他更清楚表明:“要是爱我的人打我,我一点也不恼,只怕还高兴呢。”杨过在小龙女的悉心关爱下,不仅满足了安全需要,爱和归属需要。而且满足了更高层次上的受人尊敬需要。在古墓中宁可自己替小龙女去死,得知小龙女跳下绝情谷后他也丝毫不考虑自己的生命纵身跳下悬崖。情感不但表现为对爱情的追求,杨过的身上还具有了为百姓、为国家而献身的精神。在和小龙女失去联系后的十六年里,杨过巧遇到神雕之后武功出神入化,行侠仗义天下,为民除害、救苦救难,具有了崇高的献身精神。最后在襄阳之战中挺身而出,用自己的力量为保家卫国甘于献身,表现了杨过情感的升华与精神的崇高。无论是对杨过对亲情的依恋还是对自由爱情的追求,杨过的身上都倾注了作者较多的感情,丰富而真挚的情感成为杨过性格特征的重要成因和显现。

000011.4 3.2 命运之挫

《神雕侠侣》中杨过的性格显现和他的凄苦命运有着深刻的联系,命运的挫折对他性格的养成具有重要的影响。杨过一出生就带上了赎罪的烙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郭靖为他起的名字一开始就给杨过的心灵留下了“代父赎罪”的阴影。少年时代所遭受的在破窑中生活的凄苦和出生没有父亲、母亲早死的悲惨命运造成了他内心的坚强和叛逆。杨过在他当时的社会环境下很难生存,因为他们毫无社会道德观念约束,更没有儒家那种及其强有力的渗透力影响的侵扰。令杨过遗憾的是没有父亲,母亲对父亲更不愿提起,令他自小便对父亲无限神往,极渴望得父爱。由此造成了他对名门正派的反叛,对重阳宫的愤恨与叛离,对“老毒物”欧阳锋的亲情依恋,对小龙女的眷恋和情爱都显示了命运对杨过的深刻影响。来到全真教,举目也没有一个人关怀他,在这里他的安全需要,爱和归属需要,以及受人尊敬需要自然无一得到满足,难怪当他的师父赵志敬打他骂他,他竟敢回骂,这完全出乎赵志敬的意料,因为“其时于师徒之份看得最终。武林之中,师徒就如父子一般,师父就要处死弟子,为徒的也往往不敢反抗。杨过居然胆敢辱骂师尊,实是罕见罕闻的大逆不道之事。”[1]P134杨过不单在嘴上不容让师父,师父打他,他更拼死反抗,连师父的指骨也咬断,虽然被打得遍体鳞伤,仍无屈服之意,最后竟跟师父讨价,还价:“你不打我,我就叫你师父。你再打我一记,我永不认你。”[1]P136那是把生命豁出去了,宁死也不屈服的表现,是一种在强权下安全需要,爱和归属需要以及受人尊敬需要无一得到满足情况下的报复性行为。杨过本身并非没有感受到周围环境的苛刻要求,但是他从来不愿屈服于任何这种局限力量的压力。命运的挫折造成了杨过性格特征的真实性,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000011.5 3.3创作之需

杨过的性格塑造也是作家金庸的精心安排,在《神雕侠侣》中借助杨过的人物塑造来实现他心中对“英雄”的注脚。金庸在《射雕英雄传》中将郭靖塑造成一个侠肝义胆、为了家族仇恨、国家安危而奋不顾身的英雄。金庸对英雄的理解也在《神雕侠侣》中得到了发展,他认为英雄不一定就是高大威武、嫉恶如仇的正统的侠义之士,相反,在杨过的身上,较多地寄于了对生活在社会下层的、有着凄苦身世的社会氓流的关注,杨过有着常人的任性、多愁善感,甚至在关爱面前表现出叛逆和执拗,特别是在对待西毒欧阳锋和小龙女时表现出的离经叛道和对世俗的叛逆,充分凸显了杨过的“世俗性”和“反英雄性”。正是带有叛逆性格的英雄,杨过在行侠仗义解救黎民的过程中精神得到了升华,襄阳城外,战火纷飞,蒙古数十万精锐铁骑虎视耽耽,似乎要将襄阳城中的一切毁灭。众江湖侠士齐聚襄阳城,与全城军民同甘苦、共患难,舍弃了自己自由自在的江湖生涯,最后在襄阳之战中显示了他的“侠之大者”。这时,杨过踏上了侠路的巅峰,与郭靖携手进城,被全城军民拥戴。这位自幼孤苦,亦正亦邪的主人公终于与"北侠"郭靖殊途同归,成了“为国为民”的大侠。最后,杨过走上了象征武林圣地的"华山之巅"接受了"西狂"的封号,与“东邪”黄药师、“南僧”一灯师、“北侠”郭靖、“中顽童”周伯通等成名已久的顶尖高手并列“中原五绝”。此时的“西狂”再也不是少年时的风流倜傥、言笑不忌,此时的他真的中以说是“行侠仗义,抵御外侮,为国立功,终于平衡、抵消他的过失,重新被这社会所接纳”。

杨过形象的审美意义

.6 4.1俊逸秀美的侠客形象

《神雕侠侣》中的杨过是一位清秀俊美的男子,小说中多次对他外貌进行描写,郭襄眼前登时现出一张清癯俊秀的脸孔,剑眉入鬓,凤眼生威,只是脸色苍白,颇显憔悴”、“忍不住再向他看了一眼,却见他一双眸子精光四射,英气逼人”、公孙谷主不由得醋意大兴,心想:「你虽允我婚事,却从未对我说过半句如此深情的言语。」侧目瞪了杨过一眼,但见他眉目清秀,英气勃勃,与小龙女确是一对少年璧人。”这些段落都借助身边的女子眼睛来描绘杨过的潇洒英姿。外表俊美成为构成了杨过的外在形象审美,显示了英雄侠士的审美感染力。

000011.7 4.2真实自然的人物形象

在《神雕侠侣》中,杨过形象有着其真实的生活背景,他的身上显示了真实自然的人物形象。杨过自幼没有父亲,母亲也在他十一岁那年染病身亡。母亲也在他十一岁那年染病身亡。穆念慈临死之时,说他父亲死在嘉兴铁枪庙里,要他将她遗体火化了,去葬在嘉兴铁枪庙外。杨过遵奉母遗命办理,从此流落嘉兴,住在这破窑之中,偷鸡摸狗的混日子。”[1]P53身世凄苦一方面为他的叛逆性格奠定了环境基础,另一方面也增强了审美感染力。杨过流落嘉兴,住在破窑之中,偷鸡摸狗地混日子”,像这样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若不是靠偷鸡摸狗,又如何能够生存下去?如果不是流里流气,又怎么去做偷鸡摸狗的事情呢?这样的描写有着其真实的人性依据,展示其真实性情的一面。金庸对于这个有着真实生活前景和人性依据的人物形象,采用了在此前的包括金庸本人的作品在内的武侠小说中所未有的新的价值体系和评价标准,那就是由侠道为国为民,侠之大者的儒家传统道德善恶标准,改变为现代人文主义尊重个性真实标准。从这个标准的转变过程来看,杨过的个性形象相比较郭靖而言,显然具有更高层次的文学意义,所以《射雕英雄传》的主人公郭靖的形象是传统意义上的为国为民、牺牲自我大侠英雄,而杨过的形象则是现代意义上的具有真实情感审美的英雄形象。

结论

综上所述,在《神雕侠侣》中,金庸塑造了杨过这样一个真实感人的英雄形象,他的凄苦身世、叛逆个性、忠贞爱情以及行侠仗义的仁爱精神感染了无数读者,塑造了杨过典型的艺术形象。分析杨过的人物形象可以发现,杨过的身上显示了复仇与报恩、从众和叛世的矛盾性,表现出世俗化的心理特征与侠肝义胆的冲突,其爱情的忠贞显示了情感的真挚同时也凸显出对世俗的反叛。分析《神雕侠侣》中的杨过形象,其性格塑造的成因,一方面是杨过的自然性情的显现,和人物的生长环境及人物的经历有着密切的关系,其坎坷的人生和真情缺乏的心理造成了他对世俗的反叛和爱情的忠贞。另一方面,杨过性格的显现和金庸的创作主旨也有着密切的关系,在杨过的身上显示了平常人的性格,展示了具有真实性的英雄性格。杨过的人物形象具有积极的审美意义,其俊秀飘逸的外貌构成了其外在的审美,真实的自然性情构成了内在的性格审美。杨过的重情重义和凄苦的人生一直吸引着读者,成为武侠艺术长廊中的典型形象。

参考文献:

1、专著

[1]金庸.神雕侠侣[M].北京:文艺出版社,1997.35-201.

[2]严家炎.金庸小说论稿[M.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48.

[3]覃贤茂.金庸武侠小说鉴赏宝典[M.四川人民出版社,2001:72-80.

[4]严家炎.金庸小说论稿[M.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32-57.

[5]陈墨.金庸小说与中国文化[M.百花文艺出版社,1995:18-24.

[6]陈墨.细品神雕:问世间情为何[M.山东画报出版社,2006:59.

[5]孔庆东.醉眼看金庸[M.中国社会科学册版社,2005:12-36.

2、期刊文章

[1] 程秋虎.英雄、侠客情-《水浒传》与《神雕侠侣》比较 [J].江西教育学院学报.2002 第5期.

[2]龙江.谈金庸小说中的传统思想文化 [J].重庆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 第2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