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蒙论文网
新闻详情

淡妆浓抹总相宜 ——试论鹿桥《未央歌》的艺术成就

发表时间:2020-02-12 12:42作者:若曦

摘要:《未央歌》是文学家鹿桥的长篇小说,享誉华人文坛。作者用理想化的唯美笔调向读者展示了一个“桃花源”一般的大学校园,通过对主人公蔺燕梅的形象塑造,完美演绎了一场追求“美”和“善”的青春故事。同时,在诗性的描绘中,作者加入了理性的思考,使得作品在表现上兼具了哲理和诗的意味,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

本文通过对蔺燕梅形象的详细分析,结合小说中的诗性和哲理性,总结《未央歌》的时代意义。正是由于作者独特的表现,使得小说广受读者喜爱。

关键词:《未央歌》蔺燕梅 “美”和“善” 流行原因


引言:在鹿桥的《未央歌》中,鹿桥用唯美的、理想化的抒情笔调建构了一个桃花源般的文学世界。在鹿桥的《未央歌》中,鹿桥通过他唯美的笔触将蔺燕梅塑造成一个完美的人物形象。因此本文在针对《未央歌》展开研究的过程中,就从蔺燕梅的人物形象入手,分析了鹿桥在进行蔺燕梅这个人物形象塑造过程中的主要手段,以及其唯美的艺术写作手法。

在鹿桥的《未央歌》中,蔺燕梅的人物形象是“美”与“善”的代言。“蔺燕梅”在人生成长经历中,从一个“娇小姐”在创伤中一层层的褪去光环,终于“找到自己”。蔺燕梅的这种经历本身就是一种蜕变的历程,因此这种经历在读者的层面来看也是人物形象得到不断提升的过程。[1]

同时作者在塑造蔺燕梅时也一些了独特创作手法,成为这部作品能够得到广泛传播的重要原因之一。

一、重塑民族文学风范的《未央歌》

上世纪40年代是我国新文学发展的第三个十年,这十年是文学创作大丰收的十年。在前两个十年创作经验积累的基础上,加之当时中国社会处于动荡时局,不同区域的政治不同,社会生活、社会思潮都产生了差异。新文学在这个时期在艺术的表现力上更加成熟,在积极吸收西方文学文化的精神的同时,开始了熔化民族文学精魂的艺术新范式的探索和创建,改变了唯西方文学是瞻的单一向度。新文学进入了创作的金秋时节,年轻作家鹿桥的长篇巨制《未央歌》也在这个时候诞生。[2]

《未央歌》完成于1945年,但由于种种原因,直到1959年才在香港第一次出版,登陆大陆更是到了1990年。《未央歌》在主题、题材、情调、风格方面都极具个性。

鹿桥的《未央歌》以抗战时期的云南西南联大和昆明为背景,用唯美的笔调描写了当时年轻学生的生活和理想的故事。在书中每个人都有着鲜活的个性,每个情节都非常感人,整本书给人以清新、活泼的风格。作者以一种积极的人生态度和真挚的感情,谱写出了一个关于年轻人的真、善、美的篇章。[3]

在小说中,作者有意淡化了当时所处的社会政治背景,并没有将重点放在硝烟弥漫、惨绝人寰的战争场面,营造出了一个“桃花源”般的唯美世界。《未央歌》的故事发生在昆明,抗战时期的西南联大是一片学术的“圣地”。但《未央歌》只是鹿桥通过对大学校园生活的想象而展开的叙事。《未央歌》为我们展示了一幅唯美的画卷,包含了云南美丽的山河景色、淳朴瑰丽的民风民俗、象征激情和梦想的西南联大、梦幻一般的爱情故事、充满朝气的莘莘学子,都表现出了一种理想国度的境界。在这里,只有美没有丑,只有善没有恶。

《未央歌》有着浓郁的抒情风格,小说开篇就向我们展示了一个美丽的场景,而且这种美景在作品中随处可见。对于校园生活的自然唯美的描绘,令每一个读者都回忆起了自己的大学生活。[4]

《未央歌》对人物形象的刻画也非常精致。小说五大主角:蔺燕梅童孝贤伍宝笙余孟勤,范宽湖,来自不同系别,每个人都有着鲜明的个性。他们和校园生活中其他鲜活的人物形象,共同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战乱当头、异域相聚、患难与共的友爱世界。

鹿桥通过《未央歌》营造出了一个美丽的世界,并且讲述了一个关于青春的美丽故事,用乐观的基调和亲民的哲理深深感染着读者,形成了自身的鲜明特色。半个多世纪以来,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华人读者,香港文学史家司马长风先生就这样评价《未央歌》:“尤使人神往,读来几乎无一字不悦目,无一句不赏心。”将其看做抗日战争和战争后期间长篇小说“四大巨峰”之一。(司马长风《中国新文学史》下卷第112页,香港昭明出版社,1978年版。)

二、蔺燕梅形象分析

《未央歌》表现了“美”和“善”,鹿桥对于这种表现集中在了对“人格的完备与完善”上,更是将“美”和“善”的内涵放在了青年学子的身上,小说中四大主角“童孝贤”代表了鹿桥的儿童时代,“余孟勤”代表了长大后的鹿桥,而“伍宝笙”更是对鹿桥本人的写照,至于“蔺燕梅”这个小说的绝对主角,则是全然虚构的。蔺燕梅”是一个象征,象征了美好的儿女形象,是承载着作者“美”和“善”价值追求的化身。[5]

就读于外语系的蔺燕梅,出身富庶,但却平等待人,有着单纯、天真的个性,喜爱舞蹈和唱歌。鹿桥对蔺燕梅完美的爱情演绎,象征着作者一直追求的“美”和“善”,在历经风雨后,在生命中盎然绽放。

(一)“美”和“善”的化身

在小说的《缘起》中,鹿桥这样写到:“很少几个人是不信这丛野生的玫瑰是有一种灵性的。他们相信每度花开必皆象征着一个最足为花神所垂顾的女孩子,这女孩子的命运必是虽晦涩却详尽地为这一度花开所表露尽净。”在后面,蔺燕梅的出现恰恰印证了这个描写,她可爱美丽,有着单纯、天真的个性,内心一尘不染,爱笑爱哭,喜欢跳舞唱歌,浑身上下充满了孩子气,恰恰是作者笔下玫瑰花神“美”和“善”的化身。蔺燕梅的美丽,使得作者对她寄予了太多的偏爱,她的出现使得整个学校充满了生机,整个校园都处在了她的光环之下。在作者笔下,蔺燕梅仿佛是圣洁庄严的女神,更有语句为佐证:“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蔺燕梅宛若一位“玫瑰花神”,鹿桥采用插叙的表现手法引出了她的身世,充满了对她“美”和“善”的叙述。作者在小说中,借蔺燕梅阿姨的口展开了详细的描述,蔺燕梅仿佛是家中的一颗明星,晶莹、剔透,闪耀出耀眼的光芒。她美丽动人,超凡脱俗,完全脱离了世俗和喧嚣。更难能可贵的是,蔺燕梅还能体察到别人的悲或喜,她像一个坠落凡间的天使一样,跟人们带来快乐和欢喜,在人们最忧伤的时候送去祝福和安慰。这种描绘,让蔺燕梅仿佛是上天赐予人间的礼物,是天使的化身,给人间带来美好和欢乐。作者更是通过描写蔺燕梅和伊丽莎白之间的友谊,还有他们和农村小姑娘的故事,都极力的表现出了蔺燕梅的“美”和“善”,是绝对的天性使然,是上帝赐予人间的礼物。[6]

在进入大学校园后,鹿桥通过两次舞会的描写展开了对蔺燕梅的赞美。第一次是在蔺燕梅的家里,召开家庭舞会,在那个时候的她才刚刚开始自己的学生生活,一切都还像梦幻一般纯美,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在作者的笔下,蔺燕梅用唯美的舞姿表达出了那个时候的心境,她的舞姿是那样的自然,那样的明媚清澈,快活如同一只蜜蜂,悠暇如同天边的白云,灵巧的象一只小鹿,优美的如同一只白鸽,在提琴和钢琴都停下的时刻,她就像一只白鹭一样,栖息在古树上,收起了自己美丽的翅膀,她的第一次出场跳舞,是那样的快乐美好,充满了青春的气息。第二次的舞蹈则是在一次学校的毕业晚会上,她被看做是“玫瑰花神”祈福并歌唱了“玫瑰三愿”,希望能够永远留住芳华。但在这次歌唱中,已经隐隐有了一种哀愁在其中,蔺燕梅第一次深切感受到了人世间的孤独,热闹之后的冷落是那样的让人心醉,寂寞令人无法呼吸。聚会散场之后是那样的空虚。欢笑之后总难免会是泪水。人生就是这么的容易乐极生悲,蔺燕梅在此刻也终于明白所有美好的事物都不可能长久,青春也会像流水一样从身边流走。[7]

鹿桥在小说中,细致的描写了蔺燕梅的两次跳舞经历,把这位“玫瑰花神”的美和芬芳推到了一个极致,同时在这也是一个感情上的转折点,蔺燕梅这位“玫瑰花神”从春天缓缓走来,即将开始接受风雨的洗礼

(二)在风雨洗礼中美丽绽放

在《未央歌》中,蔺燕梅在大学校园中的成长历程占据了大量的篇幅。她刚刚进入大学校园的时候,每个人都爱她,宠她,甚至将她看作是“玫瑰花神”的化身。但同时,她的纯美又令人担忧,主角之一的余孟勤就表达出了这种担忧,任何一个女孩子拥有这种惊为天人的美,都难免会抵抗不了无穷无尽的迫害。他还特别强调,作为生活在学校里的学生,必须竭尽全力去营造出良好的环境和氛围,彻底打破过去的命运。[8]

这种担忧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前面提到蔺燕梅在毕业晚会上唱“玫瑰三愿”,在刚刚唱完这首歌后,小说中的“好事子弟” 邝晋元就去搞破坏,还去砸池塘边上的玫瑰花,好在范宽湖及时出现,将他扔到了水里,一时间被传的沸沸扬扬。这件事情不久后,蔺燕梅就在郊外时被一个小无赖欺负,引出了后面余孟勤“护花行动”。对于这些故事情节的设置,作者意在表现出蔺燕梅这朵花儿在今后的成长路上,必将伴随着风雨,这仅仅是一个开头。

小说中蔺燕梅的重头戏在作者对她的爱情演绎上,爱情被看作是“玫瑰花神”蔺燕梅神性的美好绽放。在小说中,作者特意给她安排了三个候选人,余孟勤和范宽湖,另外一个一直潜在存在但恰恰也是这最重要的:童孝贤,这四大主角构成了一个爱恨交织的唯美故事。在参加夏令营时,蔺燕梅和余孟勤在一次散民的拜火会上相遇,两个人装扮成夫妻唱歌跳舞。那个时代的散民文化还没有开化,在神秘、原始和淳朴中奠定了二人热烈和浪漫的爱情基调,同蔺燕梅单纯天真的少女情怀达到了自然的契合,真正的做到了心灵相通。这个时候,蔺燕梅和余孟勤的爱情仿佛长出了萌芽。但余孟勤正直刚毅的个性,决定了这注定将是一次错位的选择。从小说一开始就有体现,蔺燕梅初到学校,刚一下车就被余孟勤凌厉的眼神吓到险些摔倒。如果她最后和余孟勤走到一起,那么就如同养花的匠人去修饰一朵自然生长的鲜花,这朵鲜花最终只能是在药水中浸泡的标本。

第二次的相遇则是在呈贡,范宽湖仿佛是一个白马王子,他的出身和蔺燕梅一样,都受过良好的教育,能歌善舞,有很多共同点。良好的出身使得他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愿意做一个“护花使者”。但这恰恰与蔺燕梅的性格产生了冲突,蔺燕梅不需要任何优越的条件,她需要的只是能够自然的生长绽放,需要的仅仅是温暖的呵护。蔺燕梅在梦中,同范宽湖有了一个错位的吻,就此她像童话一般美丽的青春之梦彻底醒来。鹿桥用整整一章的篇幅描写了蔺燕梅在梦中的对话,这是一次花季少女对爱的倾诉,也可以看做是一次作别,当爱情的鲜花正要绽放,无情的风雨却随之来袭。她深刻的体味到了梦和现实的差别,所有的欢乐和痛苦都会在一瞬间转变。人生何尝不是一场梦,在蔺燕梅小小的心灵下种下了对宗教的皈依感,为之后她倔强的要去做修女埋下了伏笔。[9]

在蔺燕梅的成长历程中,童孝贤作为一个潜在的爱情对象一直相伴左右,他们有着相仿的年龄,一同成长,他们都有着天真、单纯的性格,在身上仿佛闪耀着自然神性的光芒。童孝贤诚恳活泼,他们在性格上的互补,使得很快就在心灵上产生了契合。蔺燕梅的家庭信仰基督教,自小从骨子里就有一种感伤的情怀,易多愁善感,由于基督教的忏悔之心和悲悯情怀,加上对“美”“善”的追求,蔺燕梅经常会在精神上进行自我折磨。童孝贤单纯厚道,为人诚恳,既聪明又有灵气。这经历了个各种的磨砺考验后,童孝贤也逐渐参透了人生的真谛,彻底成熟起来。两个人互相补充,互相完善。童孝贤从蔺燕梅的“美”和“善”体验到一种来自天地间的灵气,而蔺燕梅则从他身上获得了自信、乐观的生活态度。童孝贤对于蔺燕梅有着自己的认识,他有这样的评价,他认为蔺燕梅的美已经超越了这个人间,蔺燕梅必定将拥有完美的人生道路。童孝贤是蔺燕梅绝对的知己,他们之间在心灵上的沟通,颇有自然而然、顺其自然的道家风范。[10]

作者通过两个人在心灵上的契合,表达了自己对两种文化融合的尝试。在蔺燕梅从小受到的培养中,卢梭式的顺其“自然性”的教育风格明显,并带有基督教的影响,比如她的忏悔之心和悲悯情怀,都属于西方教育文化,是其核心所在。相反的,在对童孝贤的教育中,则明显带有中国道家的文化色彩,倡导天性自然自由的进行发展,从大自然的美好山水中尽情开启属于人类的灵性。两个人的结合,正是鹿桥在东西文化上找到的共同点,并加以融合。不管是西方文化,还是东方文化,“美”和“善”都是人类所共同追求的价值精华。

两个人最终盛开了爱情之花,象征着人类对于“美”和“善”的高尚人性的追求,在经历了风风雨雨的洗礼后,终于盎然绽放,开出了美丽的花朵!这恰恰也是鹿桥所一直追求的。[11]

(三)青春最终散场

历经爱情的种种洗礼后,蔺燕梅也逐渐长大了。《未央歌》也在此刻落下大幕,学子们都要各奔东西。对于每一个学生来讲,大学生活都是人的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毕业无疑意味着青春的散场。带着对青春时代的感伤和留恋,带着心灵上永远也无法抹去的永恒记忆,学子们走出了象牙塔,走向了社会,融入到了茫茫的人海当中,一切只能顺其自然。即使是鹿桥笔下唯美的“桃花源”世界,依然摆脱不了现实,逃脱不了青春散场的宿命。

《未央歌》中的人物结局,似乎是一个大团圆,尤其是最后余孟勤伍宝笙最终的幸福结合。但是,从蔺燕梅的结局看,她的爱情虽然有了归属,但却没有进行正面的描写,这或许正是作者有意为之,意在给我们留下更大的想象空间。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玫瑰花神”蔺燕梅最终没有选择走向社会,而是进入了基督教堂开始了学习和传教。当代批评家王本朝就曾说过,基督教最大的功效在于自救,在于通过自身的情感和精神发挥出救助的巨大力量。(王本朝,《20世纪中国文化与基督教文化》)鹿桥在最后,依然表达出了对蔺燕梅今后人生道路的担忧和怜爱,让她始终处于梦想和现实之间,此时,蔺燕梅也不再是那个曾经的青春“花神”,只留下对青春的唏嘘。[12]

从整本书创作的过程和作品本身来看,《未央歌》都可以看做是一本半自传性质的小说,书中人物的原型多半是来自于作者自己在西南联大读书时的同学。作者通过对蔺燕梅这个虚构中的“梦中情人”,和在那个时代的西南联大,通过艺术的形式,将这一切都展现在了读者面前,让读者随着鹿桥的笔触,游览了这一片圣洁的土地,着重表现了“善”和“美”的主题,但这并不是鹿桥想要表达的全部主题。鹿桥通过《未央歌》中“爱”和“美”变现的同时,也展开了对人生问题的探讨。他既探讨了人生的意义,又探讨了人格的完善。对于人生的这里探索,是《未央歌》中的另一个突出的内容。

三、《未央歌》的艺术成就

《未央歌》诞生于上世纪四十年代,主要描述了抗战时期西南联学生的校园生活,并且将云南美丽的自然美景融入其中,塑造出了一个唯美至极的“桃花源”。《未央歌》同四十年代的作品相比,有着自身独特的情感色彩,在风格的表现上,更是和那个时代下强调的主流不同。

鹿桥从个人立场出发,加上对对生命深刻理解和生活深层体验,在作品的表现中加入了理性的光芒,使得小说闪现出了这里的光芒。抗战时期的中国,是一个特殊的时期。在战争中,为了国家为了名族,每个国人都奋勇的进行着反抗。文人作为一个国家和民族精神文化的传播者,更是不惜笔墨,对人们抵抗战争大书特书。然而就是在这样战乱的大背景下,年仅26岁的鹿桥看到了战争背后的东西,看到了在日常生活中更加稳定的东西,并将这种东西作为了那个时代的精神象征。作者笔下的大学生,恰恰代表了那个时代的精神。在小说中,作者通过对蔺燕梅等学生成长经历的描写,从他们之间展开着对生命、生活、世界的谈论,为书中的人物和那个时代下的人们,都闪耀出哲理的光辉,完成了小说哲理品格的构造。比如蔺燕梅的成长历程,就被赋予了很强的哲理性。蔺燕梅作为小说的第一主人公,用笔最多,她的风格代表了整部小说的风格。蔺燕梅是一个单纯、天真的人,追求“美”和“善”,都是整部小说风格的基调,缺少了蔺燕梅,这部小说便失去了灵魂,自然也不会存在。

在阅读《未央歌》的时候,总是能够感受到作者在其中的人文关怀,他用自己生命的体验,创作出了一个超越那个时代精神的巨制。小说中有对战争和日常生活的感受,更多的时候,我们能够从中强烈的感受到对生命意义的探讨。鹿桥通过小说中人物的对话,展现出了自己对生命的体验和哲理性思考。小说中童孝贤、余孟勤、宴取中等一群男生展开激烈的辩论,对生命中的各种现象进行了探讨,并且讨论了在战争下日常生活的意义。其实这就是作者借小说中人物的口告诉当下的年轻人如何去面对生活。同时,小说中童孝贤同伍宝笙童孝贤同蔺燕梅等异性之间的谈论,展现出自己的哲理性思考,对于那个时代下青年的思想和困惑清晰的表现了出来,并且通过各种方式给出了一个作者的理解和答案。这样的创作手法,使得整部小说中都弥漫着哲理的味道。

作者从审美的层面出发,采用了诗性的笔调,描绘出云南昆明美丽的景色。小说中每一个人物的出场,都会有一段景物的描写,尤其体现在四大主角——蔺燕梅童孝贤伍宝笙余孟勤,通过对景物的描写对人物性格进行了定位,是作者独特的表现手法。路桥通过诗性的笔调,意在重现自己曾经历过的那段时光,艰难但又美好。通过云南美景的衬托,使得作者要表达的情感更加美化的表现出来,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仿佛是在欣赏美丽的景色,享受到独特的美感。这可能就是《未央歌》享誉华人文坛,广为流行的魅力之一。

《未央歌》对于青春情怀的描写,唤起了很多人的共鸣,对于其中情感的抒发更是感叹不已。小说中不论是景物还是人物,在作者的笔下,都拥有了不同的色彩:美丽的蔺燕梅,闪现出玫瑰般的绚烂色彩;乐观的童孝贤,身上永远有着阳光的色彩;大姐姐一样的伍宝笙,有着温馨的色彩;正直的余孟勤,身上闪现着刚毅的色彩;其他的每个人物都有着鲜明的个性,闪现着各式各样的色彩。这样的一群人,他们的生活永远都是五彩斑斓的,绝对不会黯淡。上世纪四十年代,小说主打黑白色调,《未央歌》在那个时代诞生,可以称得上是在灰色天空下一道美丽的彩虹,充满了诗情画意,虽不是诗,但意境已经达到了诗的境界。

哲理让作品有了思考的力量,诗意给了作品唯美的色彩,同时拥有哲理和诗意,这样的一部小说在上世纪四十年代的背景下极为难得,堪称经典之作。老一辈的人读《未央歌》,是一种怀旧和寻梦之旅;对于年轻人来说,《未央歌》是一座海市蜃楼,空间上的距离、时光的隔阂、漂亮的语言和唯美的意境,让每一个年轻读者都望眼欲穿,如醉如痴,形成了对《未央歌》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偏爱。

《未央歌》采用了诗意的笔调,结合强烈的哲学意味,形成了艺术风格上的独特性。诗意与哲学并立,使得小说有了更深的意味,在四十年代小说的创作中开创了一个新的领域,广为流行。

四、总结

《未央歌》抒写了一段难忘的青春,对人物的形象描绘,表达出了自己对于“美”和“善”的追寻。《未央歌》不是单纯的一部小说,更是一个时代人精神的象征,是每个人都可能会拥有过的青春记忆,用唯美的笔触唤起了人们对那个时代的追忆。

《未央歌》曾在台湾掀起过一浪高过一浪的热潮,与作品本身的美感有关,也与西南联大这个战火中的传奇有关。这本追求“美”和“善”的青春之歌,感动了无数人,蔺燕梅的形象更是让无数读者为之着迷。那个战火时代下唯美的青春赞歌像彗星一般划过夜空,美丽却又短暂,永远无法复制。《未央歌》记录了一代人青春的美好和快乐,也奏出了一部中国大学的动人乐章。


参考文献

[1]王小红,赤诚的中国心深厚的祖国情怀——浅论《未央歌》的深层文化底蕴[J],西安社会科学,2010,(02)

[2]周晓燕,说不尽的未央歌——记那又像诗歌又像散文的日子[J],当代小说(下半月), 2009,(06)

[3]邓月香,哲理与诗情并立——略论《未央歌》的艺术风格[J],安徽文学(下半月), 2010,(06)

[4]张青,青春未央,快乐未央——读鹿桥长篇名著《未央歌》[J],出版广角,2008,(04)

[5]祝振强,“情调”小说:鹿桥的《未央歌》[J],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1992,(01)

[6]宋遂良,追求人格的完备与完善——读长篇小说《未央歌》[J],泰安教育学院学报岱宗学刊, 1997,(01)

[7]田正平,陈桃兰,抗战时期大学生生活的另类书写——《未央歌》中的西南联大记事[J], 高等教育研究,2009,(07)

[8]郭林红,谈《未央歌》与《围城》中的知识分子形象[J],时代文学(下半月),2009,(02)

[9]马伟业,爱与美与人生——论鹿桥的《未央歌》[J],呼兰师专学报,1996,(03)

[10]郭丽,“无一字不悦目,无一句不赏心”——《未央歌》简评[J],青岛大学师范学院学报, 2010,(04)

[11]周黎燕,品味文学语言的诗性美[D],华中师范大学,2003

[12]李玉秀,试论京派小说的女性形象[D],福建师范大学,2004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