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蒙论文网
新闻详情

对学校德育实效性问题的思考

发表时间:2020-02-20 17:28作者:云竹

摘要:德育是学校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实施素质化教育的重要内容,事关学生的身心成长和学校德育水平的提高。当前我国的德育忽视了教育者的主体意识,学校德育在内容组织和编排上了也没有很好地满足学生的兴趣和需要,这主要表现在德育内容的呈现方式比较单一,而且缺乏情景性。“性善论”是传统儒学的一个重要哲学基础,其不但对心性之学,乃至对中国古代的德育都产生了一定影响。本文从孟子性善论出发分析研究儒家传统德育思想对当前学校德育的启示,在此基础上探讨加强学校德育实效性的有效策略,树立“以人为本”的德育观念,运用儒家思想,充实德育内容,实施感化教育,改进德育方式方法。

关键词:学校德育;实效性;意义;策略

一、绪论

(一)选题意义

(二)研究现状

(三)研究思路

二、当前学校德育现状

(一)对受教育者主体性的忽视

(二)学校德育内容的政治教条化

(三)学校德育方法的单一化

二、儒家德育思想对现代学校德育的启示

(一) 孟子性善论和施教者的出发点

(二) 向善、为善与德育内容的确定

(三)“正身”与德育方法的选择

三、提高学校德育实效性的对策

(一)树立“以人为本”的德育观念

(二) 运用儒家思想,充实德育内容

(三)实施感化教育,改进德育方式方法

四、结论

参考文献

致谢

一、绪论

(一)选题意义

德育是学校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实施素质化教育的重要内容,事关学生的身心成长和学校德育水平的提高,其重要的思想意义和育人价值一直受到教育工作者的广泛关注。但近些年来,随着社会环境的不断改变和学校德育工作自身的一些因素,学校德育工作出现了一些问题,主要表现就是德育实效性低下,成为困扰学校教育工作的一个重大问题。

如何适应社会新形势、新环境,选择怎样的德育内容以及如何组织和编制这些内容,如何充分挖掘我国古代的德育宝藏来丰富德育内容,如何选择多样化的德育方法来让学生掌握一定的道德知识,并形成深厚的道德情感和良好的道德行为习惯,增强学校德育的实际效果,这成为学校德育亟待解决的问题。本文以学校德育实效性问题为研究对象,拟从分析当前学校德育现状出发,对学校德育实效性低下的原因作一些尝试性探讨,在此基础上提出提高学校德育实效性的策略。

(二)研究现状

对德育的实效性问题研究是近年来学校德育的研究热点之一,谢向群在《试谈德育内容生活化的探索》(《基础教育》2004年第6期)中提出了学校德育要和学生的生活相贴近,用鲜活的教材来做好学校德育工作。党建强、牛连华、芦培勇在《谈以人为本的德育观》(《教学研究》2005年第4期)中研究了作为学校德育主体的学生在道德养成过程中的道德选择,提出了更具人性化的德育策略。王全虎在《以人为本:新世纪的德育》(《教育理论与实践》2005年第16期)中也从人文德育的角度出发探讨了学校德育的实效性问题。以上专家学者们的研究对于本文的写作都具有积极的启发意义。

(三)研究思路

本文以学校德育的实效性问题为研究对象,主要分析当前学校德育现状,从孟子性善论出发分析研究儒家传统德育思想对当前学校德育的启示,在此基础上探讨加强学校德育实效性的有效策略。

二、当前学校德育现状

 德育是一个外延很宽广的概念,它不仅包括道德教育,而且也包括思想教育、政治教育、世界观教育、人生观教育甚至心理教育和环境教育。总的来讲,学校德育低效的原因主要是当前社会经济体制发生转型,一套新的道德规范和价值观体系尚未完全建立起来,法律制度还不健全,现实生活的伦理价值对学校德育产生冲击。此外,德育自身也存在一些问题,如德育理念社会本位,德育目标过于理想化,德育内容脱离学生生活实际,德育方法过于单调,德育者自身修养有待加强等等。

(一)对受教育者主体性的忽视

我国的德育目的和德育目标基本上是由国家决定和颁布的,一切活动都是围绕着“行为规范”、“德育大纲”等内容条目而进行,教育者不过是传递社会要求的“传声筒”,因此德育目的和德育目标更多的体现了国家主导的意识形态,同时我国的德育目的和德育目标对个人的生活幸福与德育的关系强调得不够,就淡化了甚至是忽视了教育者的主体意识,片面强调教育者的主导地位和支配作用,是以社会本位为主的德育目的和德育目标体系。这种以社会本位为取向的德育目的和德育目标,决定了学校德育内容注重和推崇的是社会价值,强调社会利益,强调个体的义务,忽视了作为一个社会成员所应该享有的正当利益和权利等。注重受教育者对社会的绝对服从,而忽视学生主体意识、主体精神、主体人格的培养,学生主体的德性没得到主动、积极的张扬也就是说,学校德育内容体现了德育超越性的实现,忽视了其应有的适应性。  

长期以来,我国道德教育所推崇的可以说是一种“圣人道德”和“英雄道德”,不切实际地要求人们“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大公无私”、“心中只有他人惟独没有自己”、“只讲奉献不讲索取”、“见困难就上见荣誉就让”,以及遇到危险就要挺身而出,学校德育用道德理想或者是共产主义道德规范来约束人们的行为,这些道德标准没有对合理的个人利益的最起码尊重,缺乏公平、公正的原则和与这些原则相关的必要前提,因为“圣人道德”是严重脱离社会发展现阶段现实的,也是有违人的本性的;“英雄道德”尽管很感动人,也有一定的教育意义,但它毕竟在实践上难以转化为一般人的道德行为。目前我国正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和价值观念相对多元化的时期,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觉悟,相对而言,先进分子毕竟是少数,大部分的人觉悟水平还是一般的。许多社会成员却连最基本的素养也不具备,一些十分简单的规则也难以遵守。

    学校德育之所以一味地强调德育的超越性,忽视其适应性,强调社会的利益,忽视个体的正当利益,是因为我们对道德和德育的功能认识不足。任何事物要在人类社会中长期存在和发展下去,就必须具有其赖以存在和发展的基础功能。这种功能可以包含多种层次,但一般可以分为社会功能和个体功能。简而言之,事物的社会功能是为了在一定程度上满足社会的需要,个体功能是为了满足个人的需要。道德作为一种存在也不例外。人的行为总是围绕人的生命活动和与生命活动有直接联系的各种需要,这就决定了道德对个人有一种自我肯定、自我发展和自我完善的作用。一旦道德失去了这种个体功能,就会使人觉得遵守道德是对自己是没有意义的,就不会有人再去讲道德了,道德本身也就不复存在了,当然更谈不上社会功能了。道德的社会功能是建立在个体功能之上的,当一种道德完全丧失了其积极的个人功能,成为一种纯粹束缚人的精神发展的枷锁时,道德的社会功能也就完全丧失了。

    道德功能之间的这种辩证关系决定了德育不是灭私,而是在肯定私的基础上又超越私,修德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德行不是自我牺牲,而是自我实现,修德不是仅仅为了奉献与牺牲、更重要的是实现自我。如果修德只是为了他人幸福而不能使自己幸福和实现自我,甚至使自己痛苦,那么这样的德育就会失去人性基础,因为人是先爱自己再爱自己身边的人和物,然后才能把这种感情扩展到爱自己的祖国和人民,“宗教式的弃绝私利和盲目的舍己精神是跟共产主义道德格格不入的”。

    学校德育是要把学生带进人的世界,人是有私念的,是要让他学会处理公私、社会与个人之间的关系,而不是忽视或损害个体正当利益,阻止个体的自我实现,因此学校德育不应该是脱离现实利益关系的绝对超越,德育内容体现的应该是社会价值与个人价值、超越性与适应性的统一。如果学校德育内容自始至终体现的都是一种灭私的超越价值观,力图超越个人价值,那么德育内容实际上是游离于个体之外的。杜威说:“社会只有致力于构成它的所有成员的圆满生成,才能尽自己的职责于万一。”同样,道德教育只有致力于它的教育对象的圆满生长时,道德教育才能尽自己的职责于万一。

(二)学校德育内容的政治教条化

S.拉塞克认为:“教育内容的恰当性可以看作是内容与两方面的一致性:一方面是所有内容来源和社会价值观反映的要求,一方面是学习者的需要、兴趣和身心能力反映出来的要求。”可以说,学校德育在内容选择脱离了社会生活的同时。德育内容在组织和编排上了也没有很好地满足学生的兴趣和需要,这主要表现在德育内容的呈现方式比较单一,而且缺乏情景性。

当前学校德育目标存在“高、大、空”的问题。所谓“高”,指的是过于理想化。我们的德育更像是圣人教育,而不是“成人”教育。对大多数受教育者而言,他面前悬挂的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理想目标,缺乏具体的行为指导,这样,就使得受教育者对德育目标产生距离感,甚至造成双重人格。所谓“大”,指的是共性化。所谓“空”,指的是一般化。德育工作流于空泛,缺乏明确要求和具体指标,空喊口号,可操作性不强。道德教育和政治教育及思想教育等是密不可分的,但也带来了许多问题。首先,“道德”与“政治”、“世界观人生观”之间本身就存在着很大的差别,这种差别要求无论是在意识形态上还是政策上,都不容许用“道德”去代替“政治”、“世界观人生观”,也不容许把“政治”、“世界观人生观”看成是“道德”的附加成分。其次,道德的发展、政治觉悟的提高、世界观人生观的形成,各属于不同层面的问题,不能以一样的手段、方法,通过一样的途径,遵循一样的原则,来实施道德教育、政治教育、思想教育。如道德教育要求其方法本身就应该是道德的,所以从德育的角度看,灌输既不是教授道德的方法,也不是道德教学的方法;而政治教育则是把一定的政治思想传授给受教育者,从而培养他们参与政治的热忱与能力,因此灌输对于政治教育来说是一种有效的方法。再次,道德教育与政治教育是两种相对独立、并行不悖的教育形态,如果二者之间彼此不分,相互包含,会导致德育的泛化,最终抹杀了二者之间的区别及它们的相对独立性和稳定性。如《小学德育纲要》中规定的小学的道德教育的主要内容有10条,在这 10条内容中,第2条和第8条属于政治教育,而第 10条属于思想教育。其结果是,一方面削弱德育的实际效果,伤害了真正意义上的德育;另一方面也会对政治教育、思想教育带来消极影响,伤害了思想政治工作的顺利展开,使道德与政治之间的关系畸形化。因此,将德育内容与思想政治教育的内容进行一定的区分,净化德育内容,有利于提高学校德育的实际效果。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经济状况有了明显的改善,社会内部结构与以前比较也有了很大的变化,整个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文化价值及伦理道德,也会随之发生相应的转变。学校德育只有主动积极地面对这种变化并采取一定的应对措施,才有可能摆脱现存的困境。如果不依据社会的变迁来选择适当的德育内容,而一味地去宣传原有的道德规范,试图使社会适应道德规范的需要,而不是让道德规范适应社会的发展,那么学校德育注定是要失败的。这就需要我们对许多传统的德育进行新的阐释,赋予新时代的内涵,如什么是“先人后己”,什么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等等,都需要作出新的解释,对于一些历史故事、革命领导人及名人事迹如何有效地与学生的现实生活相结合,同样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这一点上,学校德育如走在时代的后面,也就无法满足社会生活的现实需要。

(三)学校德育方法的单一化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经济体制改革的推进,市场经济的发展,竞争机制的逐步形成,使得社会生活更加丰富多彩,也出现了许多问题。无疑,德育理应做出回应。然而,由于德育教材部分内容滞后老化,已不能适应时代发展的需要,只是死板地谈一些陈旧的、脱离社会现实的东西,而学生希望解决的问题得不到回答。另外,德育内容又在很大程度与学生身心发展相脱节,大、中、小学的德育存在着严重的交叉重复和错位现象[1]。因此,内容的陈旧以及与学生思想实际脱节使学生对德育不感兴趣、不愿接受。长期以来,在德育方法上过多采用灌输的方法,即把一些具体的相对固定的道理原则和美德灌输给学生,并通过训练、榜样、惩罚、考试等方式巩固和强化灌输的内容,这虽然对提高学生思想觉悟和道德水平有一定的作用,但由于方法简单、僵化,易引起学生的逆反心理而产生相反的结果。学生对任何教育方式的排斥和逆反心理的产生往往是同步的,只是当一种教育方式越来越不能得到学生的接受或认可时,缺乏说服力的空泛的教育,就会使学生对任何说服教育产生厌烦情绪而持冷淡态度,因此出现了越是教育者反复强调的正确的东西,越是学生不予理睬,或是不断给打上问号的问题。这不能不引起学校德育工作者的深思。

  除上述原因之外,市场经济的负面影响也无疑会影响学校德育的实效性。

三、儒家德育思想对现代学校德育的启示

中国古代封建时期把儒家思想作为法定的治国思想,实际上,儒家思想首先是一种伦理道德哲学,其关心的问题是心性之学。“心性之学就是人之所以有理义,之所以有道德之学”。 “性善论”是传统儒学的一个重要哲学基础,其不但对心性之学,乃至对中国古代的德育都产生了一定影响。这种影响经过几千年的洗礼沉淀给现今的民众留下了深深的烙痕。

(一) 孟子性善论和施教者的出发点

性善论战国时期孟子提出的一种人性论,是孟子思想体系的核心。《孟子·告子上》:“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恻隐之心,仁也;羞恶之心,义也;恭敬之心,礼也;是非之心,智也。仁义礼智非由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孟子认为,性善可以通过每一个人都具有的普遍的心理活动加以验证。既然这种心理活动是普遍的,因此性善就是有根据的,是出于人的本性、天性的,孟子称之为“良知”“良能”。

(二) 向善、为善与德育内容的确定

《孟子.告子》中说:“水信无分于东西,无分于上下乎?人性之善也,犹水之就下也。人无有不善,水无有不下。”解释为:人有善性,就如同水向下流淌一样,提出了“人性向善”的观点。孟子进一步认为善有仁义礼智四端,而“仁义礼智,非由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弗思耳”。[5]“孟子所谓的‘性善’不是指人具有先天的道德观念,而是说人天生具备向善的要求和为善的能力”。[6]关于人为什么为恶,孟子认为一是客观环境的影响,二是主观上是否有向善的愿望。二者之中后者是最重要的,所以孟子特别强调个人加强自身修养,修回善性。孟子在“性善”的基础上提出了“仁政”的思想,即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仁政”思想是孟子“性善论”的顶峰,也是其终极目的。

(三)“正身”与德育方法的选择

“性善论”强调人的本性存在先验的善的同时,认为人有不善的原因即外部环境和自身主观愿望的影响。为了能使人的善性得到保存和发展,“性善论”强调道德修养,存心养性,“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天矣”。 尽心知性,存心养性是完成这一目标的具体方法,道德修养从良心、善端开始,强调用“正身”的途径来向着仁义礼智诸善德和君子圣人的人格这一目标迈进。

三、提高学校德育实效性的对策

(一)树立“以人为本”的德育观念

德育过程是复杂的双边活动的过程,没有学生积极的参与,没有学生主体性的发挥,没有学生的自我教育,德育是不可能取得实效的。苏霍姆林斯基说:“只有能够激发学生进行自我教育的教育,才是真正的教育。”我们强调学生作为德育的主体,充分发挥学生的主体性,并不是忽视或淡化教师的主体作用,相反,这种强调以学生作为道德主体的教育,恰恰是突出了教育者主体意识的增强,能够在充分认识和积极发挥自身主体性的同时,尊重和肯定他人的主体性。教育者只有具备这样的理念,才能启发学生道德上的自觉性、积极性。如果学校的各种德育均能引起学生个体本身的思维活动以及个人情绪上的活动,并能对周围任何事物持一种积极态度,参与意识增强,说明这种教育得到了学生的认可或被接受与内化。因此,确立人的主体意识,培养主体精神,对于新形势下的德育尤为重要。

德育观念是德育的根本指导思想,更新德育观念是提高德育实效的关键。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教育界开展了关于主体性教育问题的讨论,鲜明地提出了“教育要以人为本”的理念,要把教育从工具理性回归到人的主体性地位上来,从重视教育对社会发展的价值回归到重视教育对人的发展的价值上来。可以说,“以人为本”的德育观念是时代的呼唤。树立“以人为本”的观念,在德育工作中,就是坚持以发展学生的素质为本,尊重学生的主体地位、主体意志、主体精神、主体人格,注重学生主体作用的发挥,注重学生个性的发展和潜能的开发,从而使学生个性品性结构更加完善。其最终目的与追求是更好地将学生个人需要与社会需要统一起来,在服务社会中实现个人价值的最大化。

(二) 运用儒家思想,充实德育内容

针对德育内容滞后,缺乏时代性的现状,我们需要从以下角度充实德育内容:一是规范性内容与发展性内容相结合。规范人和发展人是德育同时兼备的两种动能。前者注重社会的需要,根据一定的标准和准则对学生进行规范和制约,以保持社会的稳定和发展;后者在于满足个体的道德需要,追求个体道德人格的完善,使学生真正成为道德的主体。现代学校德育应既有政治、思想、道德等社会规范性内容,又有心理品质、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的培养等个体发展性内容,二者不可或缺。二是理性内容与非理性内容相结合。道德教育的内容应是理性与非理性的结合,包含知、情、意、行四个方面。只有知识传授系统,或行为训练系统,而无情感陶冶和意志磨炼系统,不是完整的道德教育。学校道德教育要“授之以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导之以行”,促进个体主体性道德人格在知、情、意、行方面表现出统一的自主性和能动性,实现个体内在的整合。三是民族性与世界性相结合。中国有悠久的历史文化传统,对传统美德的维护和发扬是德育的基石。德育内容又必须适应全球化趋势,将德育融人世界潮流,并将新时代的特点融入德育内容之中。既要立足传统,又要面向未来;既要立足民族,又要走向世界。在科学分析的基础上吸收古今中外德育内容的精华,并在新的实践基础上不断充实新内容,形成有中华民族特色、体现时代精神的和谐德育。

道德教材是道德内容的重要载体,道德教材既可以是学生感兴趣的话题,可以是直接的经验材料,如学生的作文、日记或班级日志,也可以是间接的经验材料,如学生的调查报告、教师自编的资料、传记、民间故事、谚语、随想、社论、报刊杂志的报道、电影、幻灯片、电视、录像等;它既包括教师教授的教材,也应该包括学生学习的材料;它既可以是书籍,是学生喜欢的卡通画或者是连环画,也可以借助录音录像等设备等来讲解故事。

    道德教材是丰富多彩的,因此德育内容的载体也应该是多种多样的,只有这样,才能满足学生的兴趣。

(三)实施感化教育,改进德育方式方法

改进德育方式方法是加强德育实效性的重要因素。德育是做人的工作,它是讲究“艺术”的,非常注重方式方法的细致、生动,努力追求“润物细无声”的教育效果。因此,德育方式决不能物化为对人的单向灌输,而应该变一味灌输为潜移默化的方式。如淡化教育痕迹法、人格魅力法、心灵对话法等方法都是行之有效的德育方法。乌申斯基说:“只有人格才能影响人格,只有性格才能形成性格。”此外,我们还可以学习借鉴国外一些较为有效的方法,如柯尔伯格道德认知发展理论创立的“小组讨论法”、“模拟法”、“观察参与法”,吉利根的关怀伦理学理论采用的“榜样示范法”、“讨论对话法”、“实践法”等。我们只有在方式方法上做到人性化,被学生接受和认可,才可能进一步提高德育的实效性。

五、结论

综上所述,当前我国的德育目的和德育目标对个人的生活幸福与德育的关系强调得不够,就淡化了甚至是忽视了教育者的主体意识,学校德育在内容选择脱离了社会生活,德育内容在组织和编排上了也没有很好地满足学生的兴趣和需要,这主要表现在德育内容的呈现方式比较单一,而且缺乏情景性。“性善论”是传统儒学的一个重要哲学基础,其不但对心性之学,乃至对中国古代的德育都产生了一定影响。本文从孟子性善论出发分析研究儒家传统德育思想对当前学校德育的启示,在此基础上探讨加强学校德育实效性的有效策略,树立“以人为本”的德育观念,运用儒家思想,充实德育内容,实施感化教育,改进德育方式方法。

参考文献:

[1]闫艳.消除“意义障碍”增强学校德育的实效性[J].天津师范大学学报:基础教育版,2004(2).

[2]宋伟.“内化”是学校德育实效性的关键环节[J].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5).

[3]程振凯.提高学校德育工作实效的思考[J].河南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9).

[4]粟高燕.论“以人为本”的道德教育[J].教育探索,2003(3).

[5]陈庆挺.社会转型学校德育存在的问题及对策[J].教育探索,2003(8).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