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蒙论文网
新闻详情

关于政策性金融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问题研究

发表时间:2020-02-01 21:34作者:小安琪

目前,我国的很多企业的成立时间都已经超过了10年,还有一大批中华老字号企业。这些企业都已经获得充足的国内生产经营经验,而且在一定程度上获取了海外业务拓展的基本经验。随着近几年企业制度改革的深化,相当数量的企业已经完成了制度改革,建立了现代企业制度,并形成了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具有了走出去的实力。然而企业的海外发展要面临综合因素的考验,因此也要获取多方面综合支持,尤其是政策性金融的支持。实践证明我国走出去企业还难以适应国际金融环境,加上国内金融政策的支持力度有限,使企业“走出去”面临融资难,抗风险能力弱等问题。

政策性金融是国家通过较少的资金投入来吸引更多的金融机构的资金投资,从而能增加这些扶持产业或领域的资金来源和数量,增强其发展的潜能。政策性金融体现的是国家的经济政策发展意志,带有国家的主观愿望色彩,它以国家规定的优惠的利率水平、借贷期限、担保和信贷条件等为国家政策支持的产业领域、经营主体等提供特殊的资金融通服务,努力为走出去企业提供便利条件。政策性金融机构80%的资金来源主要靠政府补贴或政府担保的债务融资,并且为了满足其他国家扶持产业和领域的发展,只能达到保本微利的程度。从一定侧面反映出我国的政策性金融机构没有强大的资金实力。同时,我国的外汇管理体制还有很多不足之处。,我国对走出去企业的日常用汇管理已经做出了适度改革,相对过去在管理上已经有所松动,但与走出去企业的实际需求相比仍显得过于严格,而且外汇的可兑换进程较浅。我国的走出去企业由于缺少当地中资金融机构支持不但融资较难而且严重缺乏资本运作协调。如今,有将近五分之一的全球出口贸易得到了出口信用保险。在有些国家已经将其全部出口额的三分之一纳入到了该业务的保护之下。但是我国的出口信用保险发展还比较滞后,在缺少境外投资保护的情况下,我国走出去企业不得不独自面对投资决策风险;企业境外融资风险;政府服务风险;投资环境风险;境外投资风险保护等一些列风险。

通过对美法日韩政策性金融对企业走出去的支持分析,找出了充分发挥我国政策性金融机构对国内企业走出去的支持作用的可借鉴经验。我国政策性金融在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时存在的莪爱会管理问题、融资问题、风险分担问题等。再充分结合我国实际情况的前提下,提出了在资本的可兑换上可以把走出去企业的外汇资金来源以及资金汇兑的核准手续合而为一的方式来加大资本可兑换进程。提出了完善外汇管理的三种具体做法。指出走出去企业需要中资银行同步走出去,对此我国的政策性银行应该发挥模范带头作用。我国政策性金融机构应该努力健全风险担保机制,改进政策性金融管理方式和手段以及改革政策性金融业务的运作机制,与此同时还应应进一步支持我国走出去企业多方位拓宽企业融资渠道。

关键词:政策性金融支持;企业走出去;融资;风险保障

Abstract

At present, many companies have established more than 10 years, there are a large number of old Chinese enterprises. These companies have access to sufficient domestic production and management experience, and to some extent, acquired the basic experience of overseas business development. As in recent years, the deepening of enterprise reform, a considerable number of companies have completed the system and establish a modern enterprise system, and formed its own core competencies, with the strength to go out. However, overseas companies will face the test of a combination of factors, so many have access to comprehensive support, in particular the policy of financial support. Going out of business proved difficult to adapt to the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environment, coupled with the support of domestic monetary policy is limited, so that enterprises "going out" is facing financial difficulties, problems and weak anti-risk ability.

Monetary policy is less capital investment by the State to attract more financial institutions, investment funds, which can increase their funding to support industry or area of origin and quantity, and enhance its development potential. Monetary policy is reflected in the development of the country's economic policies will, with the country's subjective color, it offers the state's level of interest rates, loan term, guarantees and credit conditions for national policy support of industries, business entities, etc. provide special financing services, and strive to provide convenient conditions to go out. Policy-oriented financial institution, to be funded 80% by government subsidies or government guarantees for debt financing, and other state support in order to meet the development of industries and fields, only to protect the profit level. In a certain way reflects the policy of financial institutions without strong financial strength. Meanwhile, China's foreign exchange management system there are many shortcomings. , Going out of business on the daily use of foreign exchange management has made a modest reform, the relative in the past has loosened up in the management, but going out compared to the actual needs of enterprises still seem too strict, and the convertibility of foreign exchange than the process shallow. Going out of business due to the lack of Chinese-funded financial institutions to support local financing is more difficult not only a serious lack of capital operation and coordination. Today, nearly one-fifth of global export trade by the export credit insurance. In some countries have one-third of all its exports into under the protection of the business. However, the development of China's export credit insurance is still relatively lagging behind, in the case of the lack of protection of foreign investment, China's enterprises have to go out alone with investment decision risks; enterprises outside financing risks; risk of government services; investment environment and risks; foreign investment risk protection and some out risk.

France and the U.S. Korea policy through financial support to go out of business analysis to identify the full play to China's policy financial institutions to support domestic enterprises to go out the role can learn from experience. Then fully integrated with the premise of the actual situation in China, made convertible on the capital can go out of foreign exchange business exchange sources of funds and the approval process of funds into one of the ways to increase the capital convertibility process. Improve foreign exchange management proposed three specific practices. Pointed out that companies need to go out go out in the banks simultaneously, which China's policy banks should play an exemplary role. China's policy of financial institutions should strive to improve the risk guarantee mechanisms to improve financial management policies and reform policies and means of the operating mechanism of financial services, while further support should be multi-faceted enterprise in China to expand out of the financing channels for enterprises.

Key words: policy-oriented financial support; enterprises to go; financing; risk protection


第一章绪论

1.1 研究的背景和意义

我国企业要想做大做强,走出国门寻求海外利润源是必经之路。目前商务部已明确表示:“国务院已经将中国企业“走出去”问题上升到了国家战略高度,各级政府也都制定了配套措施,这就为我国企业的海外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政策性保障。”[1]然而企业的海外发展要面临综合因素的考验,因此也要获取多方面综合支持,尤其是政策性金融的支持。国家开发银行,作为我国政策性金融机构,不辱使命,成功支持了国家电网中石化中石油、铜陵有色西电国际以及中信泰富、金风科技等企业进行海外市场的进一步拓展。2010年年底,中国进出口银行,同样作为我国政策性金融机构已经成功完成的,支持我国企业“走出去”战略的具体项目多达1300个。使我国遍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走出去”企业获得了高达190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而且为了响应国家相关金融政策,进出口银行行长李若谷于今年3月份明确表示:2011年该行将继续办好政策性银行角色,继续为我国企业走出去提供金融动力。在资金上,将设立2000亿的专项资金来支持企业走出去’”可以肯定,这两家银行为我国企业走出去做出了相当大的贡献,然而支持走出去的政策性金融主力军也只有这两家银行,在银行业百家争鸣的今天,政策性银行却是相对缺少。

目前,我国的很多企业的成立时间都已经超过了10年,还有一大批中华老字号企业。这些企业都已经获得充足的国内生产经营经验,而且在一定程度上获取了海外业务拓展的基本经验。随着近几年企业制度改革的深化,相当数量的企业已经完成了制度改革,建立了现代企业制度,并形成了自身的核心竞争力,拥有自主企业品牌,其经营也逐步多元化。完全有能力,更有必要“走出去”。但是,实践证明我国企业还难以适应国际金融环境,加上国内金融政策的支持力度有限,使企业“走出去”面临融资难,抗风险能力弱等问题。与发达国家政策性金融在支持本国企业走出去的做法相比,我国在这方面的做法就显得不够完善,因此选择政策性金融支持我国企业走出去问题作为研究对象,可以找出政策性金融在支持我国企业跨国经营的不足之处,并提出相应对策,无论是对我国政策性金融的改革,还是企业“走出去”发展战略的实施都有着及其重要的意义。

1.2 国内外研究现状

    任何一国的企业要想“走出去”,都必须要有该国政策性金融的支持,然而由于各国情况不同,其政策性金融也有明显差异,进而导致各国政策性金融对本国企业“走出去”的支持效果不同。总体来讲,我国企业“走出去”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国内在相关领域从事研究工作的学者较少,研究成果也不是很丰富。但为避免做重复性的工作,并为对政策性金融支持我国企业走出去问题的研究提供一个较高的平台,有必要对前人的成果进行回顾,并在此基础之上作出进一步的研究。

1.2.1国内研究现状

在国内,从我国入世开始,关于企业“走出去”的研究开始增多。如陈群通过对我国目前的金融政策支持我国企业“走出去”现状的研究,为了降低企业风险,提出企业海外投资的最高额度为其净资产的一半。并应该在有效监管的情况下,允许国内的中国投资企业向海外的中国企业贷款等建议。王艳以产业和地区为切入点,在分析政策性金融以及商业性金融对企业走出去影响的现状后,认为我国企业“走出去”有利于我国经济保持高速增长,同时还有利于国家经济安全。并提出了我国在对“走出去”企业提供支持时可以采取“官方出口信用机构风险管理 + 商业性金融综合服务”的金融支持模式。[2]梁能通过对我国企业海外投资现状的分析,认为我国企业走出去的实质是一个在国内市场迎接来自全球市场竞争的过程。并基于这一观点,将企业的“走出去”分成了“外向型”和“内向型”两类。康荣平选取了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多个华人跨国企业,并以这些企业的经营案例为样本做出了系统分析,并从家族因素入手,分析并解释了,家族式企业跨国经营的基本模式,以及他们所采取的主要经营策略。郑杨从加强对“走出去”企业的保护入手,从立法进程、投资保护制度、金融机构国际化经营方面对完善金融体系以支持企业“走出去”提出,应该建立宽松的金融政策环境,增强对企业走出去的金融支持,壮大我国“走出去”企业的队伍。孙亚通过研究认为由于宣传不足、我国企业自身风险意识不高以及国内出口信用保险公司能力弱等原因,导致我国对走出去企业的政策性保险渗透率较低。并提出强化“走出去”企业风险意识,由国家出面设立专项基金用于“走出去”企业特定项目的保险,同时“走出去”企业所在地的各级政府也应给予适当保费补贴等对策。陆宇生研究发现我国企业“走出去”较少,而国外企业“走进来”较多。这一现象不利于国内优势产业的培育,为鼓励国内企业“走出去”,首先应降低其风险,对此可以采取引入出口信用保险的多元化机制,允许出口信用保险的商业化。[3]黄人杰从提高政策性金融的支持效果出发,提出要以间接政策性金融支持模式为主,充分利用政策性金融与社会性金融之间的互动关系,前者带动后者,发挥政策性金融的杠杆作用。[4]另外还在该基础上,研究了这种支持模式的运营机制等问题。吴岩从中小企业角度分析其“走出去”过程中存在的融资问题,并就扶持我国中小企业“走出去”的政策性金融体系的构建进行了探讨研究。

从以上国内文献综述可以看出,国内许多学者对政策性金融支持企业“走出去”的支持模式、保护机制、支持战略等进行了详细的研究,为文章内容的研究提供了基础理论平台。

1.2.2 国外研究现状

国外对企业“走出去”的研究多集中在“走出去”的战略理论分析上,对政策性金融支持企业“走出去”方面的问题研究基本没有涉及到。日本小岛清(Kojima)通过其研究提出了比较优势理论,指出企业在进行海外投资时,可以充分利用投资国的优势资源(即相较本国较低成本的资源),从而能降低自己的成本,并能快速找到立足点,这样就很容易的占领国外市场。麦特森(Mattsson)认为企业“走出去”就是要在东道国进行学习,如果它能与东道国之间形成一种网络互助学习的关系网,就能很快融入到其中,从而成功实现企业“走出去”的目的。英国拉奥(Sanjaya Lall)从技术变动的角度分析了发展中国家“走出去”的企业同样能以其小规模、标准化、劳动密集型的技术特征赢得海外市场。同时,美国刘易斯·威尔斯(Louis .T. Well)也从小规模技术角度指出发展中国家“走出去”的企业也可以在国际竞争中获胜。[5]美国韦登鲍姆在其《全球市场中的企业与政府》中指出,政府对其国内“走出去”的企业有领导的作用,并能在一定程度上对其进行政治保护和经济保护,从而能鼓励更多的企业参与“走出去”的队伍。布拉德古德、林代尔等从资源论的角度解释了企业“走出去”发展的客观必然性,认为占全国比重较大的中小企业应积极进行国际化发展。

通过以上对国内外研究现状的论述,我们可以发现不管是从政策性金融方面还是“走出去”战略理论方面,国内外学者们都对其进行了详细的研究。可以为文章政策性金融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问题的研究提供有价值的参考。

1.3 研究思路及方法

政策性金融是国家对金融市场进行宏观调控的主要方式之一,它对我国企业走出去也有着很大的支持影响作用。文章侧重于分析政策性金融在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时存在的问题。首先根据我国政策性金融现状找出我国政策性金融在支持企业走出去方面存在的问题与不足。在借鉴美法日韩政策性金融支持其企业走出去的经验的基础上,结合我国的实际情况,具体提出了增强我国政策性金融支持国内企业走出去的能力的建议。

文章综合采用了文献研究法、规范研究法、描述法、案例比较法、综合分析法等研究方法,对政策性金融支持我国企业走出去问题进行了深入探析,并提出了具体解决问题的建议。

1.4 论文的基本框架

文章由五大部分组成,并按一定的逻辑结构展开论述,具体如下:

第一部分包括第一、二两章,主要介绍了文章的理论基础以及相关问题研究的国内外现状,为文章主体部分的展开提供了研究的基础。

第二部分即第三章,首先介绍了政策性金融的含义及功能,以提供知识基础。并详细阐述了我国企业“走出去”的政策性金融现状及其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模式,从而对支持我国企业“走出去”的政策性金融有了全面的认识和了解。

第三部分即第四章,通过对上一部分的内容分析,总结出政策性金融在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时存在的问题和不足,并对问题进行的细致的展开论述。

第四部分即第五章,研究分析了美法日韩的政策性金融支持企业走出去的现状特点,为改善我国政策性金融提供了一些经验借鉴。

第五部分即第六章,在前一章的基础上,结合各国政策性金融支持的经验和我国的实际现状,对如何增强政策性金融支持我国企业走出去的能力给出了一些建议。

第二章政策性金融支持我国企业走出去的理论基础

2.1金融与经济发展理论

2.1.1金融与经济的理论关系

金融是伴随着经济的发展而逐渐产生并不断丰富完善的,它决定于经济,即没有经济活动就没有金融业的发展。[6]此外,两者的发展必须在一定情况下保持平衡,也就是二者的发展水平大体上呈现正相关性,即一国的经济发展水平高,其金融水平也相应很高;如果经济发展水平低,其金融水平也相应很低;如果两者的发展水平差距很大,就会造成经济崩溃或经济发展受阻的严重后果。金融是一切围绕货币或信用活动的经济活动的总称,金融与经济是相辅相成,互相促进的。金融通过金融机构或金融市场对经济发展产生促进或抑制作用,这种作用是客观实在、影响深远、无法被取代的,从而也就使其二者的关系在不断发展过程中变得错综复杂。经济发展需要资金的大力支持,这就决定了金融在经济发展中的不可磨灭的资本支持地位。

2.1.2金融对走出去企业支持的理论分析

随着全球市场经济一体化及国际市场竞争的日益加剧,中国企业只有走出去参与国际竞争,才能在全球经济发展的历史潮流中拼得一席之位,但企业雄厚的资金实力是决定其能否成功走出去的关键,这就需要大力发挥金融的促进作用。对我国大多数企业而言,其信誉度、总体实力等都比较低,而且金融有时候也会对经济产生抑制作用,这就会给我国走出去的企业带来一定的潜在资金风险。为了充分发挥金融的促进作用,保证走出去企业的后方有充足的资金资源,政策性金融对我国走出去企业提供了金融方面的政策性保护。通过国家政府对金融进行适当的干预调控,即对走出去企业实行利率、信贷等方面的优惠政策,并在一定时期内让渡资金的使用权以缓解企业的资金紧张状况,帮助其渡过资金难关,增强其在国际上的竞争力,这也会对更多想走出去的中国企业产生吸引和鼓励作用。

走出去企业的利益有时很难保证,风险较大,因此很多国家的政府都加大对这部分企业的支出与保护。曾经有专家作出预测的出我国工业总产值要想增加一个百分点,需要增加工业贷款两个百分点还要多,我国走出去企业在同样的增长比例下需要的贷款额度会更多。政策性金融按照国家相关政策,在市场机制下不能够获得充足金融资源时,在政府的调控之下,逆市场原则向走出去企业配置金融资源,为我国走出去企业的健康发展提供政策性金融服务。政策性金融既有有财政又有金融的职能,是国家宏观调控的重要手段,在支持和保护我国走出去企业具有相当重要作用,是对市场机制在对我国走出去企业配置金融资源不足时必要的补充。

2.2资源配置理论

资源通常是指一切土地、河流、矿藏、牧草等自然资源和人、财、信息、劳动等社会资源的总称。人们对资源并不是盲目安排利用的,而是首先进行资源分配再进行利用以提高预期目标的实现率,从而就存在了资源配置。资源配置理论一直存在着两方面的解释。

2.2.1马克思资源配置理论的解释

马克思从社会劳动方面解读了资源分配理论,他在《资本论》中指出要想得到和各种不同的需要量相适应的产品量,就要付出各种不同的和一定数量的社会总劳动量。[7]这种按一定比例分配社会劳动的必要性,决不可能被社会生产的一定形式所取消,而可能改变的只是它的表现形式,这是不言而喻的。自然规律是根本不能取消的。在不同的历史条件下能够发生变化的,只是这些规律借以实现的形式。他认为资源的分配就是为了满足社会的需求而存在的,是不可能消除的客观自然规律。所以资源配置就是指:根据社会生产的客观需要而对社会劳动总量进行的分配。这是对资源分配理论做出的最早的解释。

2.2.2萨缪尔森对资源配置理论的解释

现代西方经济学家从资源的有限性方面论述了资源配置理论。萨缪尔森认为生产各种商品的全部资源的有限性, 使得人们必须在各种相对稀缺的商品中间进行选择 西方经济学家认为正是由于这些生命资源和非生命资源是有限的不足的,所以为了更好的实现目标,必须对资源进行合理的分配利用。从而资源配置也就是指将有限的资源分配到能使效益达到最大化的生产部门。

虽然以上两方面对资源分配理论的解释角度是不同的,但都承认在社会发展的历程中,资源分配是存在其中的基本内容,是不可改变的客观事实。

2.2.3资源配置理论是政策性金融的理论基础

国家政策性金融的理论基础是资源配置理论。其中资源配置要注意有效性和合理性两方面,有效性指的是少投入、大产出,提高收益率;合理性是指保证各利益相关者间稳定、平等的关系。国家政策性金融对走出去企业提供融资支持,其实是干预了金融市场资金资源的自由分配,而强制性的将一部分资金资源分配到走出去的企业中,在这里资源配置体现的是社会的需求。[8]而一旦企业能成功走出去,就能带动国内经济更进一步发展,并且具有长远的影响意义,这可以说是资源配置有效性的表现。另外,对于中国走出去的企业来说,国家通过政策性金融来协调其与国内企业的利益关系,在保证机会公平、不伤害到双方利益的前提下,对资金等资源进行合理分配,以实现我国企业顺利走出去的政策目标。

2.3跨国经营理论

二战后,美、欧等主要的发达国家瞄准了国外市场,积极的进行跨国经营,开辟新的市场。目前,跨国经营已经逐渐迈向成熟化,进而也有许多学者对跨国经营战略进行了广阔和深入的研究。跨国经营理论是指:并没有严格的规范标准,在各国学者研究的基础上,它包括了竞争优势理论、比较优势理论、边际产业扩张理论、产品生命周期理论等。这些理论从不同角度,给跨国经营企业带来了一定程度上的指导作用。80年代以前,学者们都以发达国家跨国公司为研究对象,研究成果忽略了其他发展中国家,认为只有资本、技术、企业规模等很强很大的企业才能成功的进行跨国经营,80年代后,刘易斯·威尔斯(Louis .T. Well拉奥(Sanjaya Lall)专门针对发展中国家提出了小规模技术理论技术地方化理论,指出发展中国家的企业也可以凭借其某项技术优势成功的进行跨国经营,这也使得跨国经营理论越来越趋于完善。

现阶段中国还属于发展中国家,国内企业要走出去必须要有一定的经营理论支持,而跨国经营理论可以为其提供发展的理论基础,所以企业就可以更好的结合自身优势和该理论基础制定出合理的海外经营发展战略。但是由于中国企业所处的国内金融市场还处于较低水平,其在海外发展的能力也会受到一定的牵制,特别是在融资方面,所以还要靠国家政策性金融的外部支持才能更顺利的走出去

2.4国家宏观调控理论

国家宏观调控是指为了保持市场经济平稳快速的发展,国家政府通过制定政策法规对国民经济运行总量及各种市场经济关系进行总体控制和协调,这也是国家参与经济管理的主要方式。其主要手段有法律手段经济手段行政手段法律手段具有权威性和强制性,是国家通过经济立法和司法对经济活动进行调节。经济手段是指国家对经济活动的调节和管理是建立在经济利益的调整上的。主要包括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经济发展规划计划等[9]行政手段指国家行政机关采取强制性的行政法令、法规对经济进行调节和管理。

政策性金融是国家参与金融市场管理的宏观调控方式。对于中国“走出去”企业来说,其在发展的过程中存在着很多的资金风险,需要我国在金融方面给予大力支持。但金融市场是客观自由发展的,资源会自由的流向有利的产业领域或经营单位,从而使“走出去”这样风险较大的企业很难融得较多的资金,所以我国就需要采用宏观调控手段来对国内金融市场加以干预。做到在不损害各经济体利益的前提下,对“走出去”企业提供政策性金融支持。

第三章政策性金融的支持现状和模式

3.1政策性金融的内涵

白钦先在其著作《白钦先经济金融文集(第二版)》中指出“政策性金融是在政府的支持和鼓励下,以国家信用为基础,严格按照国家规定的范围和对象,以优惠的存贷款利率或条件,直接或间接为贯彻、配合国家特定经济和社会发展政策而进行的一种特殊性资金融通行为”。 另外,也有人定义政策性金融是:“指国家政府为了实现产业政策等特定的政策目标而采取的金融手段,即为了培养特定的战略性的产业,在利率、借贷期限、利息补贴等方面以优惠,并有选择地提供资金由此可见,政策性金融与商业性金融、合作性金融的最根本区别是:政策性金融是国家政府用以对金融市场进行宏观调控的方式,是国家参与金融市场管理的政策性手段,体现的是国家政府的经济政策目标,是以国家政府为行为主体的。[10]

虽然政策性金融是带有国家政府的主观意愿的,但它除具有政策性和优惠性两大独有特点之外,也具有融资性和有偿性的金融的共同特点。政策性是指它的实行是由国家政府发起的,反映了国家的政策期望。优惠性是指国家规定某些行业或经营主体可以再利率、借贷期限、利息补贴、担保等方面得到优惠。“融资性是指经济主体通过金融可以在一定时期内获得资金的使用权。有偿性是指在让渡资金的使用权的同时,也要按期限获得一定的资金回报。[11]

通过以上分析,可将政策性金融总结为:为了实现国家的政策目标,国家政府有目的的对某些指定的行业领域、经营主体等实行特殊的资金融通行为,即政府对经济市场的资金资源进行合理的配置。

3.2政策性金融的功能

国家通过政策性金融合理调整了信贷结构,对某些行业、产业,尤其是“走出去”的国内企业给予了很大的鼓励和支持,在一定程度上有效预防金融市场给他们带来的金融风险。政策性金融有以下主要功能:

3.2.1 政策性功能

政策性金融体现的是国家的经济政策发展意志,带有国家的主观愿望色彩,它以国家规定的优惠的利率水平、借贷期限、担保和信贷条件等为国家政策支持的产业领域、经营主体等提供特殊的资金融通服务。这也是政策性金融的政策性功能的表现。

例如,与国家的基础性产业和农业一样,“走出去”的国内企业也是处于弱势地位的,相较其他发达国家,我国企业在声誉、信用度、知名度、资金实力等方面都是较弱的。“为了参与国际竞争,更好的实现国家经济市场与国际市场的接轨,我国企业必须“走出去”,这也是我们国家长期支持的政策性项目。”[12]为了给予“走出去”企业在资金方面的支持,在资金融通方面,我国政府通过政策性金融对其进行持续的、优惠的政策性支持,使其在资金方面具有更强的竞争优势,从而使其能成功的走出国内,走向国际。“在这里政策性金融发挥了国家政府主体的政策性主导功能,弥补了其他金融在这方面的缺陷,也充分体现了它的政策性功能。”[13]

3.2.2 诱导性功能

国家政府通过政策性金融机构对某些扶持产业或领域直接或间接的提供资金支持,同时反映了国家的投资意向和经济政策目标,表明了这些产业或领域的发展受到国家的信用担保,所以会刺激其他金融机构的投资热情。当其他金融机构对这些产业或领域的投资越来越多时,政策性金融机构就逐渐减少其在该产业或领域的投资金额[14]从而能充分发挥这些金融机构的资金投资实力,通常情况下,国家对某一产业或领域的政策性投资只会占到20%30%。所以,政策性金融是国家通过较少的资金投入来吸引更多的金融机构的资金投资,从而能增加这些扶持产业或领域的资金来源和数量,增强其发展的潜能。

通过以上可见,政策性金融对其他商业性金融或合作性金融等的投资取向具有引导和倡导的作用,并通过充分合理的利用它们的经济活力实现了国家的经济政策目标,从而提高了整个社会资金的投资效益。即政策性金融与其他商业性或合作性金融之间是相互合作补充的关系,前者为后者指引投资方向,后者弥补前者的资金空缺,这样才是政策性金融所要达到的理想的投资状态,从而也能更好的增强各大金融对特定产业或领域的支持作用。

3.2.3 补充选择性功能

政策性金融的补充性功能主要体现在它能弥补商业性等其他金融在信贷方面不足的功能。在市场经济的发展过程中,总有一些高风险、低收益、低资信的经营主体企业存在,由于商业性等其他金融对其发展不具有信心,所以不愿意也无力承担对其的信贷风险,从而也就抑制了这类企业的存在和发展。

政策性金融通过政策性金融机构对这类高风险、低收益、低资信的经营主体企业进行直接投资或提供担保,引导社会资金流向这些企业,以促进其发展,从而对商业性等其他金融的功能进行了补充。如风险的企业进行倡导性投资低收益的经营项目提供融资补充[15]对于低资信的扶持产业给予低息放款。这样就可以促进国家经济的全面均衡的发展。

但是国家的能力也是有限的,不可能对所有的产业领域都进行扶持,所以国家政府会根据情况选择对那些特定有潜力的、符合国家发展方向的领域以及农业等基础性产业进行政策性支持。这也是政策性金融的选择性功能,即它不是盲目的、而是有目的的选择要支持的投资项目。如我国“走出去”企业是属于高风险的经营主体,但它的发展目标与我们国家的经济政策目标是一致的,所以到目前我国仍对其在资金融通方面采取优惠政策,全国各省市也对其“走出去”企业采取了相应的优惠政策和措施。

通过以上,政策性金融有选择的扶持某些产业领域或经营主体,并同时弥补了商业性等其他金融在这方面的功能不足。

3.3我国企业走出去的政策性金融支持现状

3.3.1 支持现状分析

目前,我国主要通过进出口银行和出口信用保险公司“走出去企业”提供政策性金融支持。我国企业走出去的政策性金融支持也有以下的表现现状:

1)政策性金融机构充分发挥其金融活力,努力为走出去企业提供便利条件。截止2007年,中国进出口银行共发放贷款1960亿元2010年年底,中国进出口银行支持我国企业“走出去”战略的具体项目多达1300个,使我国遍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走出去”企业获得了高达190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为促进我国企业“走出去”和经济发展发挥着重要作用。

2)现阶段,政策性金融机构已不能满足走出去企业不断增长的融资需求。中国进出口银行2007年发放的贷款总额仅占国家出口贸易总2.3%,占一般贸易总5.2%,贷款总额不到当年一般贸易总10%;而且20072010年相比,贷款总额从1960亿元减少到1900亿元。以上数据表明我国的政策性金融的支持能力正逐步降低,对“走出去”企业不能很好的发挥其支持作用,对提高我国企业的国际竞争力,促进国内经济的发展未能起到有效的促进作用。[16]而且也从一定侧面反映出我国的政策性金融机构相对缺少,没有强大的资金实力。

3)目前,我国政策性金融机构呈现的是资本充足率低和不良贷款率高的现状。我国政策性金融机构的资本来源单一,且要顾全基础设施、农业、及其他国家重点扶持的产业的发展需求,并不能“全心全意”地向“走出去”企业提供持续、稳定、大量的资金支持。政策性金融机构80%的资金来源主要靠政府补贴或政府担保的债务融资,并且为了满足其他国家扶持产业和领域的发展,只能达到保本微利的程度。同时,各国政府对其“走出去”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也在不断加强加大,西方发达国家的进出口银行主要专注于支持国内企业“走出去”的方面,[17]并且只有其国内高技术、高附加值的产品才能得到政策性金融的支持。相比之下,我国的政策性金融机构贷款的规模大、范围广且资金来源单一,已无力承受庞大的海外融资需求,使我国政策性金融机构在支持“走出去”企业的过程中抵御风险的能力越来越差,政策性金融的功能发挥也受到了阻碍。[18]

3.3.2 支持现状的建模分析

为了更直观,更贴合实际的分析政策性金融对我国走出去企业的支持作用。本文选择了我国两大政策性金融机构郭开银行和国家进出口银行,并以这两家银行的信贷数据和我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作为样本,建立了回归模型。

1)定义变量,收集数据

被解释变量为Y对外直接投资流量(亿美元),解释变量为X1进出口银行出口卖方信贷(亿美元)和X2国开行外汇贷款余额(亿美元)

1995~2009年《中国金融年鉴》收集数据,并统一转化为以美元度量。

年份

对外直接投资流量(亿美元)

进出口银行出口卖方信贷(亿美元)

国开行外汇贷款余额(亿美元)

1995

20

6.7

3

1996

21

12.9

4.4

1997

26

18.3

12.5

1998

27

31

18.9

1999

19

32.4

33

2000

10

39.1

44

2001

69

50.5

53

2002

27

51.7

67.2

2003

28.5

71.3

86.7

2004

55

75.1

96.8

2005

122.7

100.6

166

2006

211.6

128.9

281

2007

265.1

163

305

2008

559.1

187.2

645

2009

565.3

253.4

974

2)描述分析

   

描述统计



N

极小值

极大值

均值

准差


对外直接投流量(亿美元)

15

10

565

135.09

189.090


出口行出口方信亿美元)

15

6.7

253.4

81.473

72.2219


行外汇贷款余亿美元)

15

3

974

186.03

276.831


有效的 N (列表状

15






    作出YX1X2的序列图,发现YX1X2的变化趋势基本一致,都呈递增趋势,考虑用线性回归模型拟合YX1X2之间的关系

3)构建线性模型

构建包含常数项的线性回归模型为随机误差项,通过最小二乘法拟合模型得到参数的估计值如下表所示。

模型汇总

模型

R

R

R

1

.971a

.942

.933

49.050

a. 预测变: (常量), 行外汇贷款余亿美元), 出口行出口方信亿美元)。

Anovab

模型

平方和

df

均方

F

Sig.

1

回归

471702.062

2

235851.031

98.030

.000a

残差

28870.835

12

2405.903



总计

500572.897

14




a. 预测变: (常量), 行外汇贷款余亿美元), 出口行出口方信亿美元)。

b. : 对外直接投流量(亿美元)

系数a

模型

准化系数

准系数

t

Sig.

B

用版

1

(常量)

-4.402

25.809


-.171

.867

出口行出口方信亿美元)

.462

.586

.177

.789

.445

行外汇贷款余亿美元)

.547

.153

.801

3.582

.004

a. : 对外直接投流量(亿美元)

05的显著性水平下无法拒绝原假设,需要进一步改进模型。

4)相关性分析

YX1X2进行相关性分析,结果见下表


对外直接投流量(亿美元)

出口行出口方信亿美元)

行外汇贷款余亿美元)

对外直接投流量(亿美元)

Pearson

1

.938**

.969**

著性(双


.000

.000

N

15

15

15

出口行出口方信亿美元)

Pearson

.938**

1

.951**

著性(双

.000


.000

N

15

15

15

行外汇贷款余亿美元)

Pearson

.969**

.951**

1

著性(双

.000

.000


N

15

15

15

**. .01 水平(双)上著相

YX1YX2的线性相关性在0.01的水平均显著,而X1X2之间的相关性也显著,因此模型存在共线性,前面X1的系数不显著的问题可能由共线性造成。

5)主成分回归分析

处理共线性问题的方法较多,为了能够全面研究政策性银行对FDI的影响,采用主成分回归处理多重共线性。

首先对X1X2提取主成分,结果如下:

方差

成份

初始特征值

提取平方和

方差的 %

%

方差的 %

%

1

1.951

97.538

97.538

1.951

97.538

97.538

2

.049

2.462

100.000




提取方法:主成份分析。

成份矩a


成份

1

出口行出口方信亿美元)

.988

行外汇贷款余亿美元)

.988

提取方法 :主成份。

a. 已提取了 1 个成份。



用主成分得分
对对外直接投资流量的标准化数值作回归,结果如下:

模型汇总b

模型

R

R

R

Durbin-Watson

1

.966a

.933

.928

.26918530

1.916

a. 预测变: (常量), 主成分。

b. : Zscore(对外直接投流量(亿美元))

Anovab

模型

平方和

df

均方

F

Sig.

1

回归

13.058

1

13.058

180.208

.000a

残差

.942

13

.072



总计

14.000

14




a. 预测变: (常量), 主成分。

b. : Zscore(对外直接投流量(亿美元))

系数a

模型

准化系数

准系数

t

Sig.

B

用版

1

(常量)

-1.167E-16

.070


.000

1.000

主成分

.691

.051

.966

13.424

.000

a. : Zscore(对外直接投流量(亿美元))

得到回归方程,再将主成分的表达式代入回归方程,可得主成分回归方程:


6)结果分析

通过相关性分析结果可以看出对外直接投资流量和两家银行的信贷额在.01水平上显著正相关。说明政策性金融对我国企业走出去存在正相关关系。

3.4政策性金融支持我国企业走出去的模式

从政策性金融的特征和功能分析,我国政策性金融对“走出去”企业的支持模式可按以下两方面分为四种模式:

3.4.1直接与间接支持模式

从政策性金融的政策性和优惠性的特点看,它支持企业“走出去”的模式可分为直接支持和间接支持两种模式。直接支持模式是指国家政府通过政策性金融机构直接参与金融市场的运作管理,主动向某些国家扶持的产业或领域提供资金融通方面的优惠政策;间接支持模式是指政府不直接参与金融市场的运作管理,而是通过政府补贴、政府高价收购等方式来鼓励某些符合政府政策目标的行为的存在和发展。在实际中,国家政府通常是同时使用者两种支持模式。对于“走出去”企业来说,我国政府一般会在税收、利率、利息补贴、借贷担保等方面给予间接支持,也会在无偿投资或股权投资方面给予直接支持,然而这仅限于对国家而言极重要的企业。

事实上,国家最常采用的是间接金融支持的模式,与直接支持模式相比,前者的示范引导作用强,会产生很大的社会资金杠杆效应。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①国家政府通过政策性资金对某些产业开发领域或经营主体提供融资优惠政策,就相当于暗示这些产业领域或主体的发展符合国家的政策目标,它们将有很好的发展前景,而且国家今后将加大对其的支持力度,从而增强了商业等社会性金融机构的投资信心。②国家对这些产业领域或经营主体的投资和融资支持,可以使其快速发展壮大,其良好的经营状况会吸引更多的商业机构前来投资。③在政策性金融的指引下,当其他金融机构对这些产业领域或经营主体的投资越来越多时,政策性金融机构就逐渐减少其投资金额,并转向扶持其他的产业或经营主体,从而会产生一种以少量的资金带来巨额的资金的杠杆效应。

3.4.2社会性与政策性支持模式

从政策性金融的诱导性功能上看,它的支持模式可以分为:社会性金融支持模式和政策性金融支持模式。对于经济市场中存在的一些低收益、高风险、低资信的经营主体,商业等社会性金融机构不愿意也无力承担对其的信贷风险,但是国家通过政策性金融对这些经营主体提供融资支持,间接的为这些经营主体提供了信用担保,从而引导社会性金融机构增加对其的信贷投资兴趣和力度,这也是政策性金融的诱导功能的体现。所以,国家对“走出去”企业进行政策性金融支持的同时,也伴有社会性金融对企业的支持,并能减轻政府在融资支持方面的压力,从而可以将社会性金融支持和政策性金融支持看做是政策性金融对“走出去”企业的两种支持模式。

政策性金融的融资支持作用必须是在金融市场机制的环境下发生的,而且由于政策性金融机构的资金来源主要依赖于政府投资,执行的是保本微利的盈利目标,所以可以看到政策性金融在资金支持方面有很大的约束性。即政策性金融并不能仅仅依靠其金融机构实现融资支持的目标结果,必须发挥其诱导功能,吸引其他社会性金融机构大量的资金投入。所以国家政府更倾向于采用社会性金融支持模式,以解决政策性金融支持模式在资金方面不足的难题。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政策性金融的间接支持模式要优于直接支持模式,其社会性支持模式要优于政策性支持模式。间接支持模式能够快速吸引大量的社会性资金,产生杠杆效应;社会性支持模式能有效解决政策性金融机构在资金方面的不足,并能避免其产生资金风险。也可以说政策性金融应该是对“走出去”企业的金融市场机制的建立和完善起到促进和指引作用的。

第四章政策性金融支持我国企业走出去中存在的问题

4.1企业走出去的外汇问题

4.1.1外汇管理体制较差

虽然我国政府以及各金融机构一直都在探讨关于外汇体制改革的问题,但不得不承认目前我国的外汇管理体制还有很多不足之处。我国业已加入世贸,与国际接轨是必然选择。在经济领域要想实现与国际的无缝接轨,就必须实现人民币的自由兑换,这将非常有利于我国企业走出去外汇问题的解决。但是不得否认的是,要实现人民币可以自由兑换的目标,必须要给足时间,不能急于求成。否则不但难以达成目标,甚至还有可能对整个国民经济带来损害,不利于我国企业的“走出去”,这种损害在国外已经有大量的实例,特别是在经济危机时表现得更加明显。对于人民币经常项目的自由可兑换已经实现,而资本项目的自由兑换改革还在努力进行中。

就资本项目的可兑换而言,既有其好处,也有其缺点。以我国的实际来看,这可以加大对外资的吸引力,促进利用外资发展我国经济的目的的实现,但是这同时有可能会导致国内的大量资本逃到国外,而货币的替代还有可能影响到我国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进而影响到政策性金融对我国企业“走出去”的支持力度。资本项目的可兑换必须要有一定的前提条件才可以实现,这就不仅要求我国经济可以保持稳定高速发展,配套的宏观调控、金融调控,完善的监管机制,完善的金融体系等,还要有外汇数量的调控机构。即使这些都可以实现,要形成对走出去企业的支持作用还要求走出去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因此资本项目的可兑换实现,并发挥对走出去企业的支持作用,是一个有些漫长的过程。需要立足我国国情,立足我国经济现状,观望国际形势逐步实现。

改革开放后,国家就制定了一系列政策鼓励国内企业多国外进行直接投资,并明令禁止随意向国外借债,“并非常小心的开放了证券投资,在保持人民币汇率总体稳定的前提下,完善了浮动汇率制,有效的预防并抵制了国外资本的冲击。这些政策即确保了我国外汇市场的稳固发展,又从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资本项目的可兑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曾做过统计,结果显示中国境内对资本账户的管制,相对发达国家是相当严格的。但事实上我国30年来,已逐步做出了调整,目前对资本账户的管制是很松的,处于典型的“名紧实松”状态。对外汇的管制则历来都比较严格,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明文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禁止外币流通,并不得以外币计价结算”也正因为如此,滋生了黑市外汇交易,而且这种交易已不再是20年前的那种零星交易形式,如今已形成了有组织,有完善体系的企业贸易交易形式,虽然国家已经多次严厉打击,但受到多方因素的影响,黑市外汇交易依然很猖狂。这就扰乱了国家从宏观上对外汇的管理,不利于外汇管理体制的健全,因此严重影响了我国企业“走出去”战略的有效实施。

4.1.2外汇可兑换进程较浅

现阶段我国主要依靠四项基本措施来实施对走出去企业的外汇管理,根据这四项基本措施“走出去”企业必须进行外汇登记备案,对企业外汇资金的来源必须经过相关部门的审查,在投资资金进行汇兑时必须经过相关部门的核准,而且每年都要通过外汇年检。这些规章措施看似严格,但在实施中却没有发挥应有的效力。比如,相关部门在对“走出去”企业的资金来源进行审查时,没有可以依据的量化监管指标,因此往往只是做一些定性的表面工作,走走形式,根本不能从真正意义上做到对走出去企业投资能力以及走出去企业在财务上的风险进行审核的目的。在对走出去企业进行外汇年检时更是形式化现象严重,这不仅是国内审检机构的问题,更是走出去企业自身的问题。在国内审检部门对其进行年度外汇审检时,这些企业往往只是提供一些无关紧要的财务审计报告,这些报告内容的可信度太低,即使审检部门再认真再负责也不能发挥外汇年检的作用。由于这些走出去企业在国外所处环境与国内大有不同,因此国内母公司往往赋予它们较大的自主权,这也变相降低了国内母公司对“走出去”企业的约束效力,从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国内母公司与“走出去”企业的信息不对称,使得对走出去企业的外汇监管变得相当被动。

4.1.3日常用汇管理相对过严

我国对走出去企业的日常用汇管理已经做出了适度改革,相对过去在管理上已经有所松动,但与走出去企业的实际需求相比仍显得过于严格。我国对走出去企业外汇管理最为严格的时期是1998年到2002年,在这五年内国家就已经对外汇管理逐步进行了放松,随着我国连续多年的贸易顺差,如今我国已拥有大量的外汇储备,这为外汇管理的适度放松创造了条件。为了方便走出去企业的日常用汇,我国适度放宽了对外汇的管制,这极大的加大了我国企业走出去的步伐。2002年以来国家进一步放宽了对外汇的管理,并于200210月选择了北京、深圳、厦门、珠海、上海、福建、山东等24个省(市)进行了改革试点。在这24个省(市),300万美元以下的外汇不必再经过国家外汇管理局的审批,而且这些省市的走出去企业可以自由选择是否将利润调回国内。从2003年开始,走出去企业可以不再接受投资外汇风险审查,由于利润汇回国内与否不再强制,所以走出去企业可以不再缴纳用于利润汇回的保证金。同时,在这一年国家放宽了对拟将走出去企业的购汇限制及审批手续。2004年,为了缓解走出去企业的融资难题,国家外汇管理局做出声明,允许走出去企业或者其国内母公司利用各种合法渠道获取的外汇资金,对走出去企业进行贷款。2005年,我国进一步将走出去企业外汇管改革的范围扩大到全国,而且规定1000万美元以下的外汇不必再经过国家外汇管理局的审批,将走出去企业的购汇额度由33亿美元提高到了50亿美元。对走出去企业以融资为目的的对外担保不再分次审批,而是由外汇管理部门以余额控制的方式进行处理,这为我国企业走出去提供了较大便利。2006年,已经走出去的企业可以自由选择购汇额度,对走出去企业外汇资金的来源国家外汇局不再审查,而是将审查权授予了地方。2008年,国家进一步简化了对拟将走出去企业外汇管理的审批,并允许走出去企业在国内筹集资金以及所有国内企业对外贷款。2009年,国家规定拟将走出去企业在获得境外性滚部门允许后,可以使用拟将走出去企业的自有外汇,国内外汇贷款,实物,各种无形资产等多种形式的经外汇管理局审核并批准的外汇资产。由以上国家对放宽外汇管制所做的各种努力可以看出,我国走出去企业的日常用汇相比以前已经有了较大松动。但是与走出去企业的实际需求相比,还是显得非常严格。

我国走出去企业的日常用汇可以分为两个主要的部分,一部分是走出去企业,在处于拟将走出去的时期时对日常用汇的需求。另一部分是拟将走出去企业成功走出去以后对日常用汇的需求。在对走出去企业的汇兑进行管理时,有很多具体的环节仍然是管理过于严格。例如在走出去企业处于拟将走出去的时期日常用汇由开办费以及履约保证金组成,对于其额度则不允许超过拟将走出去企业的实际需求,对此相关部门会要求拟将走出去企业必须提供由境外部门开出的用汇证明等材料,并依旧采取逐次审批的形式。这样,就使得拟将走出去企业每次用汇都不得不走相当繁琐的审批程序,然而该时期,企业面临着市场与开发的双重不确定性,加上用汇的频繁性,就使得企业需求与审批程序极不相称。这不仅给企业用汇来来的极大的不便,而且增加了外汇监管费用。对于走出去企业的资金汇出同样要经过逐笔审核。这种过于僵化、过于严格的日常用汇管理制度已经成了妨碍我国企业走出去的重要因素。因此国家一定要从政策性金融入手,进一步放松对走出去企业日常用汇的管理。

4.2走出去企业风险缺乏分担机制

我国企业走出去会获得新的发展机会,与此同时也要承担新的风险。在各种各样的风险当中,可以大概归纳总结为五种主要风险。

1、投资决策风险。我国走出去企业多数没有投资决策所必需的风险分析程序,不能在投资前有效分析风险大小。在风险出现以后由于事先没有制定风险应对策略,缺少风险补救措施,往往会手忙脚乱,失去阵脚,这样不但于事无补,反而会使企业状况进一步恶化,从而影响到企业整个境外发展战略的实现。

2、企业境外融资风险。资金不足是我国走出去企业共同的问题之一,这主要是由三方面原因造成的。一方面是由于走出去企业所在地融资渠道窄,现阶段走出去企业要想在境外进行融资,都是通过全球授信、应收贴现以及走出去企业所在地银行三种主要途径实现的。另一方面是由于走出去企业海外融资经验不足,而且缺少对此的研究,导致走出去企业严重缺乏海外融资能力。第三方面就是我国政策性金融机构对走出去企业的支持力度还不够,商业银行支持力度有限,不能及时给走出去企业输送“血液”。

3、政府服务风险。当前我国对走出去企业的管理,不仅各种审批程序繁琐,还存在多头管理等问题。这种政府机构自身存在的问题,使政府不能有效帮助企业把好风险关,无形中加大了走出去企业的风险。在对走出去企业的跟踪服务上,除了审批制度,其他服务功能太小,而且严重缺乏对走出去企业的主动指导和相关信息的提供,使得部分企业不熟悉或者不能适应走出去企业所在地的政治、经济、法律等新环境,从而给走出去企业带来风险。

4、投资环境风险。这一风险有时很难预测,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它主要是由走出去企业所在地的大环境的突变造成的。例如当地政治局势的突然变化,就可能直接导致走出去企业被逼撤资。当地政府对本国货币汇率突然作出调整可能会直接导致走出去企业资产缩水。当地法律法规的变动可能会影响到走出去企业的经营策略,或者是知识产权的保护。一些自然灾害,比如地震,台风等不可抗力同样会给走出去企业带来风险。

5、境外投资风险保护。

我国走出去企业面对新的经营环境,既要承受来自作为企业不可避免的一系列商业性风险,有时还会因为走出去区域所在地没有健全的制度来保护国外企业,而承担一定的政治风险。这种风险的出现既有走出去企业所在地政府的原因,又有走出去企业自身的原因,还有我国政府的原因。走出去企业自身的原因主要是由投资的盲目性造成的。我国政府方面则主要表现在不能与走出去企业所在地政府协商达成保护我国走出去企业的合法权益的相关协定产生的,使得走出去企业在面临境外投资风险时,无力应对,造成损失后,无处追偿,从而增加了走出去企业的风险。

以我国走出去企业的去向来看,主要集中在南亚、中亚、东欧等地,这些地区的特定环境,更是使得我国走出去企业承担更大风险。以我国走出去企业的实力来看,多数走出去企业资金并不是很充足,实力较弱,加上走出去企业的项目较大,所需资金较多等都导致了我国走出去企业的风险。进而影响了企业走出去战略的实施。因此,必须充分发挥政策性银行的作用,制定有效的风险分担机制来降低走出去企业的风险。

4.3 走出去企业的资本问题

20 世纪 90 年代开始,我国加大了对“走出去”企业的支持力度,起初只有实力雄厚的大型企业才有能力走出国门,随着国家政策性金融对企业“走出去”的融资支持力度,鼓励了许多中小企业也纷纷凭借着自身的优势力量跨入国际市场,参与国际竞争。虽然我国政策性金融给予“走出去”企业在融资方面的优惠政策,但他们在资金方面仍存在许多问题。

4.3.1走出去企业融资难

现阶段,我国进出口银行是一个为“走出去”企业提供融资支持的政策性金融机构。从1997年开始我们国家开始对“走出去”企业进行鼓励、支持和保护,到2003年,这种支持力度迅速提升,许多企业纷纷投身国外市场,对投融资的需求越来越大,但对于刚刚开始的新的需求,我们的进出口银行还可以为其提供足够的服务。

我国的政策性金融机构是按照国家指示进行投融资服务的,它具有保本微利的经营目标,而且只能依赖政府补贴或政府担保的债务融资补充资金。随着“走出去”企业对投融资的需求不断增加,贷款规模也不断扩大,我国的政策性金融机构这种单一的资金补充渠道慢慢显露出其缺点和不足。如它的资本充足率越来越低,不良贷款率却越来越高(即投资回报率越来越低),从而对“走出去”企业的融资支持显得越来越“力不从心”,这也就导致了越来越多想“走出去”的企业很难进行融资。

随着各个国家对其“走出去”企业的支持力度不断增强增大,在国际市场的竞争中也逐渐出现了一些“潜规则”,并呈多样化的发展趋势。即“国家政府通过对“走出去”企业进行扶持、引导和保护,使其能成功赢得国际竞争地位并成为国内支柱产业,从而改变国际市场的竞争格局”;通过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的深度整合来提升其在资本方面的竞争力和影响力;对国内高技术、高附加值产品的出口通过出口信用体系给予支持,该体系包括政府支持的出口信贷机构、私人信贷机构等;“政策性金融机构的主要是为国内企业顺利成功的‘走出去’提供服务;将外贸出口与海外投资战略紧密结合,对‘走出去’企业提供多方面的政策性金融支持。由此可以看出,我们国家必须顺应国际市场竞争的“潜规则”,通过制定合理的‘走出去’政策措施、完善‘走出去’政策性金融支持体系来增强解决‘走出去’企业的融资难的问题,并充分发挥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互动关系,从而促进国内企业成功的‘走出去’。”

由以上分析可知在融资方面,我国政策性金融机构已经很难满足“走出去”企业不断增长的需求;在竞争环境方面,各国政府对本国“走出去”企业的支持力度不断加强,支持方式日趋复杂多变。所以只有重新构建一套合理完善的政策性金融体系,才能增强我国走出去企业的应变能力,加快“走出去”企业的融资速度。

4.3.2缺乏当地中资金融机构支持

目前,我国“走出去”企业由于受到国内贷款额度和审批的限制,并且没有融资的优先获得权,很难获得国家的政策性融资支持,从而制约了国内企业“走出去”。有些企业借助国际财团进行融资,但也仅停留在国际证券市场筹资上,且效率很低,从而也难以解决我国“走出去”企业的融资问题。对于发展初期的企业,其资本规模往往较小,在境外银行基本是没有信用记录的,从而使其很难得到境外银行的融资支持。

另外,我国海外金融机构较“走出去”企业的发展较为落后,主要是因为:缺少国内金融机构的大力支持;与当地的外资银行相比,我国海外金融机构的汇率风险控制能力和信用评估能力都很低,从而导致其综合金融服务实力也很低;落后信息网络技术,无法低成本、高效率的满足“走出去”企业的日常经营管理的需要。

通过以上各方面的分析,在我国“走出去”的企业中,对资本规模小的企业而言,他们既不能获得国际财团、境外银行的融资支持,而且也得不到当地中资金融机构的支持,从而也就很难向国外发展,只能等待国家还不完善的政策性的金融支持;对于资本规模较大的企业而言,他们很难得到当地中资金融机构的支持,即使可以得到支持,也会因为巨大的成本导致企业陷入融资困境。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指出为缓解企业走出去的融资瓶颈,当务之急是为企业走出去创造条件”。所以,我国必须完善政策性金融体系,制定合理的企业“走出去”支持政策,并加快海外金融机构的发展,只有这样才能给“走出去”企业提供良好的融资环境,帮助其成功的获得海外市场的竞争优势地位。

4.4缺乏资本运作协调

为支持我国企业走出去,相关部门已经制定了很多政策,然而就这些政策的功能来看除了支持走出去就没有其他作用了。然而企业走出去后的资本运作是非常重要,而且是目前绝大大多数走出去企业比较棘手的问题。虽然已有的这些政策中,有个别政策涉及了走出去企业的资本运作协调,也只是停留在表层,不能发挥实质性作用,与我国走出去企业对资本运作协调的要求还相差很远。

4.5 出口信贷保险发展滞后

在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大趋势下,各国政府都在努力提高本国企业的竞争力。为了促进国内企业对外出口,或者直接对外投资,都发展了出口信贷保险业务。这一业务不仅是为了保护企业利益还同时对支持走出去企业的金融机构提供了保护,这种保险业务和通常的各种保险相比最显著的特点就是非营利性,然而很多国家在实际运营中一般至少是保本经营。如今,有将近五分之一的全球出口贸易得到了出口信用保险。在有些国家已经将其全部出口额的三分之一纳入到了该业务的保护之下。

目前,我国已经着手出口信贷保险方面的建设22年。但是由于前10年发展过于缓慢,而且相对于发达国家经验不足,我国现阶段的出口信贷保险还比较落后,不能充分发挥其为走出去企业分担风险的作用。在对出口和走出去企业的支持上我国只有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可以提供出口信用保险,而且支持力度也仅仅有3%,对走出去企业的支持也只有5%,这种支持还不到日本的十分之一。由于提供信用保险的机构单一,垄断经营,主观性强,导致不但支持力度小,而且为保证自身利益对走出去企业的参保资格要求较高,支持范围很小,要求的保费较高。这种保险虽然从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我国走出去企业的风险,但高昂的费用使很多我国走出去企业宁愿放弃参保。

第五章美法日韩政策性金融对企业走出去的支持分析

政策性金融机构是国家政府给予“走出去”企业融资优惠的实施机构,它的数量的多少直接体现的是国家政府对“走出去”企业的支持态度。因此,世界各国都非常注重政策性金融机构的建设,并充分发挥本国政策性金融机构对国内企业走出去的支持作用。到目前为止,美国、日本还都存在5类政策性金融机构,针对每一类产业领域设立了相应的政策性金融机构。美国、法国、日本、韩国、的政策性金融在本国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做出了突出贡献,因此很有必要对他们进行研究,并借鉴其成功经验。

5.1信贷优惠相关政策

5.1.1开展出口信贷

所谓出口信贷,是指为了保持或增加本国的出口份额,通过信贷的手段支持、鼓励本国企业对外出口的特殊贷款业务。一般而言,出口信贷的利率要明显低于一般商业银行的利率,这主要是因为政策性补贴的缘故。出口信贷的实施可以大大降低出口企业的融资成本,从而使出口企业产品获得价格优势,进而提高产品的国际竞争力,捷达产品的出口量。正因如此,各国都积极开展了出口信贷业务。

为了给韩国走出去企业提供融资支持,确保韩国经济的持续发展,1976年,在韩国政府的指导下建立了韩国输出入银行。该银行的主要有两种金融产品,一个是贷款,另一个是担保。面向韩资企业的贷款品种主要有贸易票据贴现、出口贷款、短期贸易融资以及境外投资贷款等是个品种。面向外资企业的贷款品种主要有外资企业贷款、转贷便利、工程项目融资以及直接贷款四个品种。

在日本,有中长期出口信贷和短期出口信贷两种。其中短期出口信贷的还款期限都少于一年,其实施方式则是由得到日本银行或者日本中央银行授权的民间银行执行。具体实施方法是民间银行向日本中央银行或者人本银行贷款,然后再将这部分资金以转贷给日本出口企业,并从中获取适度的利率差。而中长期出口信贷的还款期限都在一年以上,这种信贷业务主要由日本进出口银行负责。该业务主要面向船舶、机床等机械设备出口企业,贷款资金的范围则严格限制在机械设备订单中双方协议的延期付款部分。但是机械设备的出口金额一般都会很大,因此在中长期出口信贷业务的实施中,进出口银行一般会与民间银行合作,进行协调融资,进出口银行提供的信贷额一般会保持在全部协调融资的70%以下。

5.1.2提供优惠贷款

为了股利国内企业走出去,各国政府都制定了对走出去企业给与资金援助的措施。美日等发达国家还专门成立的特殊的政策性金融业务,通过直接出资或者提供贷款的方式直接支持本国的走出去企业。

美国利用其专门的政策性金融机构(进出口银行和海外私人投资公司)对国内“走出去”企业提供政策性融资支持、境外投资服务和信用及风险担保。在融资贷款方面,美国的政策性金融机构数量比较多,而且尽量简化贷款各环节步骤、手续等,对其“走出去”企业提供快捷方便的信贷方式,以便于其能及时的得到资金支持。同时对“走出去”企业的贷款方面的要求很宽松,如贷款期限一般较长;贷款利息要求也较低;有时甚至是提供无息贷款。这样,通过给国内“走出去”的境外企业提供资金方面的稳定持续的支持,就可以加强其竞争的资金实力,避免其在资金方面的风险。

日本政府设置了相对于美国更多数量的政策性金融机构对其“走出去”企业提供信贷支持服务。在信贷方面,日本政府积极为“走出去”企业提供及时优惠的信贷服务,其贷款率一般较低。就出口信贷来说,低贷款利率降低了进出口商的融资成本,从而提高了本国出口商的竞争力,可以有效扩大出口。日本的信贷业务有短期、中期、长期三种贷款方式,其中,短期贷款一般是日本政策性金融机构委托社会性金融机构代理,并给予低息补贴。中期和短期贷款是由日本政策性金融机构(一般是日本进出口银行)负责处理,也会协商社会性金融机构辅助贷款。可见日本政策性金融机构充分利用了社会性金融机构的资金资源,避免了政府出现资金困境,也加快了“走出去企业的融资速度。

韩国输出入银行为了加大对本国企业走出去的支持力度,设立了“海外资源开发基金”以及“海外投资基金”,以这两项基金为后盾向韩国走出去企业提供最高可达走出去企业海外项目投资总额90%的低息贷款。其面向的贷款对象主要是劳动密集型的中小型走出去企业以及资源兴或者正直业务拓展其的规模以上企业。

5.2健全保证机制,规避“走出去”风险

5.2.1出口信用保险

各国为了促进本国企业的对外出口,针对出口企业可能要面对的政治风险以及商业风险,都制定有保障出口收汇的出口信用保险业务。该业务并不以营利为目的,是典型的政策性金融业务,

1961年,美国进出口银行联合国内53家从事还是意外保险的机构共同组建了对外信贷保险协会,来为出口收汇提供保障。目前已经有很多的私人机构退出了该协会,实际上该协会已经成了进出口银行出口信贷业务的代理机构,负责所有出口信贷保险的销售和管理工作。而一旦出口企业遭遇政治风险或者是商业拒付风险,那么进出口银行会依据保单无条件承担所有责任。

法国为了支持国内企业走出去,同样推出了出口信用保险业务。该项业务是由对外贸易保险公司在法国政府的指导下推出的,业务范围主要包括:“市场开拓保险、欧盟以外国家和地区短期出口信用政治险、中长期出口信贷保险 、大项、目的汇率变动险、对外投资险(包括政治风险和经济风险)等”。

5.2.2走出去企业的保证制度

“走出去”企业进行境外投资存在着很多的政治风险,主要有:外汇风险、资产被没收的风险和政局变动风险三种。外汇风险是指投资所在国限制其外汇的流出,使得这些境外投资企业不能将进行货币兑换而造成的风险。资产被没收的风险是指投资所在国根据本国的需要,对境外投资企业的资产进行部分或全部没收或国有化处理而引起的风险。政局变动风险是指境外投资者在其所在投资国的投资保险财产因政局变动(暴动、国内战争等)而遭受严重的损失。所以,很多国家纷纷制定风险担保制度,保证其“走出去”企业免受因风险带来的巨大损失。

目前,许多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对其国内“走出去”企业的境外投资给予政治风险担保,由专设的政策性金融机构负责实施,并且适时的与其他国家签订双边投资保护协议,以寻求“走出去”企业最大的投资担保额。但这种担保只是针对特定的政治风险,其他一般的商业性风险并不包括在内。

在风险担保方面,美国为其“走出去”企业提供政治风险担保,主要包括外汇风险担保、货币不可兑换风险担保、政局变动风险担保、资产被没收风险担保等。“走出去”企业所处的发展环境与在国内有很大的区别,它所在国的政策法律环境、外汇情况、人文环境都对其发展有很大的影响,即其发展过程伴随着各种潜在的风险。[19]所以为消除“走出去”企业在这方面的顾虑,美国政府对其提供各种政治风险担保,保护其各项权益,增强其“走出去”的信心和积极性。

日本政策性金融机构对“走出去”企业的境外投资提供风险担保。日本政府支持“走出去”企业在境外的投资行为,并通过政策性金融机构对企业的境外投资活动或经营项目给予优惠投资贷款,并对投资中存在的风险提供政府担保。[20] “走出去”企业在进行境外投资时,会遇到各种风险,如投资损失风险、双重税收风险、政局变动风险等,企业很难依靠自身承担这种境外不确定风险,而日本政府通过政策性金融相应的制定了一些应对风险的政策制度,如投资损失准备金制度、税收优惠政策、投资保险制度等,来降低国内“走出去”企业的境外投资风险。这种投资风险担保,可以给“走出去”企业一种投资安全感,在一定程度上能鼓励他们积极的参与境外投资,增加其投资的成功率。

5.3提供信息支持服务

决策的制定必须建立在充足而有效的信息基础之上,因此为了能够使本国走出去区域获取足够信息,全面了解所在地环境,各国都相当重视对走出去企业的信息提供服务。[21]为此,有些国家还专门成立了境外投资公司,但大多数国家是通过政策性金融机构提供信息支持服务的。

美国政府为了提高本国“走出去”企业的竞争力,规定其海外私人投资公司必须及时为这些“走出去”的境外企业提供及时的信息支持服务。海外私人投资公司同样认为及时而准确的信息资源是企业制定决策的基础前提,所以建议企业必须拥有先进的网络信息系统,便于及时收集有用的信息,为企业的经营决策、投资决策提供参考。但是对于“走出去”企业而言,其所在国家的宏观经济情况、政策法律规定,以及其他国际市场经济情况都是重要的信息,但是仅靠企业自身是很难获得详细信息的。所以政府参与提供信息,能更好的协助“走出去”企业进行投资项目的研究、投资决策的制定及企业发展战略的制定等。为此,海外私人投资公司采取了出版刊物的形式为走出去企业了解所在地环境搭建了一个动态信息平台。

日本政府也积极向其“走出去”企业提供全方位的信息,包括国际投资动态、所在国的宏观市场经济环境和状况、国内政府对未来投资方向的预测等。日本政府通过及时提供信息来可以达到引导其“走出去”企业作出准确的投资决策、经营决策等,从而能间接的对“走出去”企业进行控制。日本亚洲经济研究所和海外投资研究所是日本为其走出去企业提供信息支持的主要机构,这两家机构都是依据日本特别法建立的,分别隶属于日本通商产业省和日本输出入银行。这两家机构可以为日本走出去企业提供全程跟踪信息服务,从企业走出去之前的考察论证到投产后的产品渠道信息都很完备而且很及时。[22]这样日本走出去企业就可以更好的获得境外资源、避免产生经济贸易矛盾等跨国界问题。

韩国为了提高本国“走出去”企业的竞争力,也非常重视为本国走出去企业提供信息支持服务,“海外投资洽谈中心”以及“海外投资调查部”就是为韩国走出去企业提供所在地政治经济等信息支持的主要机构,这两家机构都隶属于韩国进出口银行。

5.4支持境外直接投资

美国政府支持其“走出去”企业在境外直接投资,并给予优惠的直接投资贷款扶持政策。其投资贷款的主要是针对开发资源和对外私人直接投资两方面进行专门贷款。其中,开发资源贷款是指当“走出去”企业想要对其所在国的资源进行开发,且这种资源对本国也很有意义时,政府对该企业给予直接投资贷款,以支持其投资的行为。对外私人直接投资是指当“走出去”企业要进行境外业务拓展时,国家政府对其提供投资贷款,给予资金支持,提高企业在境外的经济竞争实力。此外,美国政府还积极优化“走出去”企业的投资环境,增加其投资的机会。   如美国的海外私人投资公司负责发展与其他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和经济转轨国家)的协作关系,签订投资激励协定,并以促进这些国家的经济资源开发和生产能力的提高为投资目标,从而为国内“走出去”企业提供更多投资的机会,同时又增加其“走出去”企业在这些国家的投资担保额。20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以年均26.8%的速度增加境外直接投资,1989直接投资总额约376亿美元1999年约为1358.1亿美元,2003年达到17889亿美元。目前,大部分国家都为其国内“走出去”企业的境外直接投资项目提供大量的资金支持。

5.5 针对性支持中小企业“走出去”

  在中小企业“走出去”方面,美国持支持的态度,并于1958成立中小企业管理局,为“走出去”的小企业提供直接投资贷款、投资风险担保和投融资服务。美国规定只要是本国的中小企业都有资格申请直接投资贷款,发展其境外投资业务,并且贷款金额范围为从90万到600万美元。并且为“走出去”的中小企业所进行的境外投资活动或投资项目提供政局变动、战争等政治风险担保或保险贷款,贷款范围为1000万到7500万美元。[23]另外,美国还成立小企业投资公司,以方便为高投资风险的中小企业的境外发展提供更好的贷款和投资服务。这些措施不但能提高“走出去”的小企业的竞争能力,而且增加了国内“走出去”企业的数量,直接提高了美国整体的国际市场的占有率,从而促进了国内经济的持续快速的发展。

5.6 资本和外汇流动的自由化

“走出去”企业需要进行大量的投资才能保证其在境外稳定的发展状态,这就需要国家对资本流动和外汇管理的自由化管理政策的支持。20世纪80年代前,各国均通过抑制其境内资本的流出来解决收支均衡问题;但是20世纪90年代后,那些发达国家为了寻求更多的消费市场,而选择境外投资,“走出去”的企业也越来越多,同时也伴随了国内资本的大量外流,这已经逐渐成为一个经济发展的不可逆转的趋势,但这却带动了本国的经济发展。[24]所以,这些发达国家逐渐调整了其资本管理政策,采取自由化的资本和外汇管理方式,允许境内资本的对外投资。而且最近几年,发达国家对境外投资的态度从允许转变为大力支持,并对国内资本的流动和外汇的管理进行了优化,以利于“走出去”的企业能更顺利的进行投资活动。

第六章增强政策性金融支持我国企业走出去能力的建议

6.1 增强政策性金融机构的外汇支持

6.1.1加大资本可兑换进程

目前,我国的资本项目可兑换进程与过去相比已经有了很大进步,因此与我国企业走出去密切相关的外汇管理也应该进一步改革。走去去企业可以说是国内资本有序走向国外的最主要载体,企业走出去与外商直接投资是相互对应的,因此在资本的可兑换上可以把走出去企业的外汇资金来源以及资金汇兑的核准手续合而为一,形成一套系统的简便的专门为走出去企业服务的汇兑管理体系。如果走出去企业所需资金成功汇出,就会直接纳入国外的债权管理系统,并受到该系统的实时监管。在对走出去企业的管理成功实现可兑换以后,就可以选择资金流出以及资金流入的汇兑环节作为管理的重点。[25]同时还可以选择有银行来执行对具体业务的审核,但在方式上应该有所区别。例如,在对走出去企业处于拟将走出去时期的用汇管理时,可以采取按照比例进行控制的方法,即依据投资比例来确定走出去企业的最高用汇额度,[26]如果企业可以提交有效的用汇证明材料,那么就允许企业到银行自由办理额度以内的汇兑业务。但是,对于不能提交证明材料的,则必须首先向所在地外汇局申请,如获批准还应该在时候一定期限内提交外汇取向的证明材料。

6.1.2完善外汇管理

在对外汇的管理上,同样应该进一步完善,以增强对走出去企业的支持力度。具体做法可以参考以下三点。

1)进一步降低国内母公司或国内其他企业将其从各种合法渠道获得的外汇资金向走出去企业提供贷款的资格要求,为走出去企业获取外汇资金体更最大便利。

2)进一步完善我国对走出去企业日常用汇的管理,建立高效的走出去企业资本入境、出境的统计监测系统以及预警机制。

3)小心主动的寻求国内与国际两个资本市场的对接模式,其国内资本市场逐步国际化。[27]同时,还应该有选择的赋予某些走出去企业进行海外自由融资的权力,进一步拓宽融资渠道,在必要的时候,我国政府应该提供担保。

6.2 支持中资银行“走出去”

6.2.1开拓中资银行离岸业务

有关部门的统计资料表明,一国的对外投资额度和该国银行境外分支机构的数量存在显性正相关关系。以我外银行进驻我国的模式来看,他们多数都是采取与自己国内客户同步进入的方式。最近几年,我国企业走出去的步伐已经明显加大,走出去企业的实力与过去相比提高很多,这即为中资银行走出去提供了有利条件,又对中资银行走出去提出了要求。[28]中资银行走出去即可以全面提升参与国际竞争的能力和自身影响力,还可以实现与我国走出去企业的战略合作,为我国走出去企业融资提供便利。

现阶段,我国银行的业务范围主要是集中在国内,境外分支机构的数量还是比较少的。[29]由第四章的分析可知,我国走出去企业无论是境外融资的能力,还是融资的渠道都是比较匮乏的,需要融资时不得不依托国内母公司的商业信用,这给走出去企业境外融资带来了很多不便。如果我国银行能够和国内企业同步“走出去”,那么走出去企业就可以采取“全球统一授信”额度这一方式进行融资。因此,支持我国企业走出去就应该支持我国银行“走出去”。所以,必须努力培养中资银行办理海外业务的能力,推进其国际化进程,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就要求相关部门降低中资银行“走出去”的门槛,并制定相应的鼓励政策。但是中资银行自身存在市场定位不清晰,发展战略不明确等问题,各银行之间的业务品种非常相似。[30]与外资银行相比,还暴露出了创新意识以及创新能力的不足。一系列问题导致我国很多走出去企业在需要和银行合作时选择了外资银行,这是中资银行离岸业务不成熟的表现,因此中资银行在国家争得支持下,更应解决自身问题。例如,中资银行可以提供离岸金融服务、境外资产抵押贷款等多种类型的金融产品以适应不同类型的在采取强硬的需求。

6.2.2推进政策性银行国际化

走出去企业需要中资银行同步走出去,对此我国的政策性银行应该发挥模范带头作用。我国的政策性银行,主管着国家的对外经贸业务,为了全力配合我国企业走出去,必须向着国际化目标进行改革。[31]而且,当前金融自由化程度较高,我国政策性银行的国际融资能力,以及办理国际业务的能力已经有了很大提升,而且,我国的上市企业业已积累了大量的有关国际资本运营的成功经验,完全可以为我国的政策性银行提供参考,因此,政策性银行国际化已经是必然趋势。但是我国政策性银行国际化以实现更大程度的支持我国企业走出去还要处理好国际资本市场与我国政策性资本的互动关系,并解决政策性目标难以通过市场化的方式达到的难题。[32]为此,必须加强我国政策性银行的自主创新能力,并利用资本创新实现对自主创新的推动作用,利用国际化进程的深入实现我国政策性银行创新能力以及抗风险能力的增强。这是我国政策性银行国际化的基础工作,而要真正发挥政策性银行对我国走出去企业的支持作用,还应该着重从以下四个方面入手。

1)加大国际化步伐。对此我们可以参考国外商业银行以其可会为依托的跟随战略,选择几家走出去企业作为重点服务对象,跟随进入这几家走出去企业的所在国以实现我国政策性银行的国际化。更重要的是,应该发挥政策性银行的模范带头作用,积极主动的进驻不确定性因素比较多的国家,并吸引国内商业银行跟随进入。

2)政策性银行应该与商业银行一样,在某些业务方面努力实现与国际接轨,不断推出如提供股权融资等新的金融产品,帮助我国走出去企业解决融资难的问题。

3)建议政府取消《贷款通则中》对企业资本金贷款的禁止条款,这样政策性银行就可以向走出去企业提供贷款,而走出去企业还可以将这部分资金投入到资本金中。

4)因为政策性银行的并非以赢利为目的,为了帮助走出去企业向国内银行贷款,可以让走出去企业将其海外资产、土地或者矿藏的开采权作为抵押,主动提供担保。

6.3 明确政策性金融机构的职能定位

6.3.1政策性金融机构的现行定位

社会资金的多少以及其质量的高低,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社会经济的发展速度。市场经济要求我们必须将金融放到最核心的位置,以充分发挥其筹集资金,合理配置资金的功能。[33]通常情况下,一国的金融发展水平就反映了该国经济的发展水平,要想保持经济稳定高速发展,就应该首先保持金融的稳定健康发展。因此,可以说当前我国经济要想保持或者获得更高更快的发展,最关键的就是要保持金融的健康发展并搞好金融改革。

政策性金融是整个金融体系的一部分,而且有着与一般金融不同的功能,对国民经济的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与过去相比,我国现行的政策性金融体制已经有所改变,有些政策性金融机构已经商业化。[34]只有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进出口银行、农发行和中投公司依旧只是单纯的政策性金融机构。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以及国开行都已商业化。

1)出口信用保险公司

该公司的目标是依托国家信用,在国家政策的指导下,尽最大可能的拓展出口业务,并致力于出口运作的完善,以及出口管理机制的完善。从而更大限度的发挥出口信用保险的作用,为国民经济做出更大贡献。从业务角度来讲该公司主要是给出口企业中短期收汇提供风险保障,与此同时该公司还面向出口企业开通了风险咨询业务。其现行定位就是:“为出口信用保险提供政策性保障的政策性金融机构。”

2)进出口银行

当今世界各国的竞争更多的体现在经济的竞争上,在对外交往中,为了既能做到维护国家整体利益,又可以做到帮助我国企业保持或建立国际竞争优势,就很有必要实施进出口政策性金融。[35]而这一重担主要落在了进出口银行身上,该银行的目标是:建立一种具有可持续发展特性,有与我国当今开放型经济相匹配的运营机制,并以此为基础,打造自身成为与国际接轨又保持中国特色的出口信贷机构。其现行定位就是:“为国家扩大出口和实施‘走出去’战略提供支持性金融服务的政策性金融机构”

3)中投公司

该公司的业务主要是外汇资金投资管理,经营方式是自主经营,运作模式则是商业化。该公司一直严格按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坚持既注重公司效益又注重严格监管的原则办事,其最终目标是股东权益最大化。其现行定位就是:“为国家巨额外汇资金进行投资管理的政策性金融机构。”。

6.3.2深入明确政策性金融机构职能

目前,具有官方职能,能够为我国走出去企业提供贷款并能够给走出去企业风险提供担保的主要有口信用保险公司、国开银行以及进出口银行,他们都属于股价的政策性金融机构。[36]到目前为止,我国还没有针对政策性金融机构的专门法规,因此在对政策性金融机构的管理过程中,常常会遇到难以定性的问题。比如,有些业务即具有政策性,又具有商业性,因此很难对这类业务给出明确界定。当政策性业务给银行整体利益带来损害时,应该怎样处理。另外,一般商业性银行都不愿意和那些具有较高风险的走出去企业建立合作关系,特别是目的地是中东等政治局势不稳定地区的走出去区域,更是会面临融资难的问题。对此,政策性金融机构不许明确自己的职能,主动提供境外投资保险等来消除一般商业性银行的顾虑。[37]但是,与国外相比,现阶段我国政策性保险涵盖的范围还是相当有限的,当然,这是由多方面原因造成的。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各政策性金融机构没有全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因此为了能够为我国走出去企业提供最大限度的支持,各政策性金融机构必须进一步明确自己的政策性职能。

6.4 多方位拓宽企业融资渠道

我国走出去企业面临着严重的融资难问题,因此必须想尽办法努力拓宽走出去企业的融资渠道。对此,国开银行以及进出口银行必须制定更有支持力度的金融产品来协助我国走出去企业的融资。[38]特别是要加强对那些科技含量比较高或者是依托自然资源等项目的支持力度。例如可以从贷款的额度,期限以及利率等方面给与政策性支持。与此同时,还应该着手企业债券市场的建设,从多方位拓宽走出去企业的融资渠道。

6.5健全风险担保机制

政治风险是走出去企业要面临的主要风险之一。为了充分保护本国的走出去企业,发达国家几乎都建立并实施了针对本国走出去企业所要面临的战争险、征用险、政局变动风险以及外汇险的保险制度。这是政府为走出去企业所提供的强有力的担保。[39]以前,我国的走出去区域数量较少,而且走出去企业的规模也比较小,所以我国政府及科研机构也很少关注这类问题。但是现阶段,我国综合实力明显提高,走出去企业数量也明显增多,而且有很多都是规模以上企业,他们同样会面临所在地的各种政治风险。因此,他们对这类保险的需求也很强烈。但是从我国实际来看,我国政策性金融机构所提供的担保业务主要是面向产品出口以及对外承包工程。对走出去企业的担保则是很少涉及,因此应该健全我国对走出去企业的风险担保机制。消除我国走出去企业的顾虑,全面推进我国企业“走出去”战略的实施。

6.6改进政策性金融

6.6.1改进政策性金融管理方式和手段

政策性金融机构能否严格执行国家政策,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政策性及内容机构的监管力度上。

首先,国家政策性金融机构要坚持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原则,做好对“走出去”企业的融资支持工作。其次,国家要对政策性金融机构进行各种法律监督管理。90年代初期,我国的相关法律监管规定就很不健全,既没有考虑借鉴国外的经验,也没有全方位的确认监管的范围,进行总体的政策性金融发展战略规划,只是仅由中央人民银行对业务范围这一方面进行监管。[40]2003年以来,我国开始积极借鉴发达国家有关政策性金融机构的监管经验,发展多个监管部门,如银监会、中国银行业监管委员会等,并在相关国家政策报告中提出健全对政策性金融机构的监管规定,如我国在《国务院关于金融体制改革的决定》中规定:“政策性银行要加强经营管理,坚持自担风险、保本经营、不与商业性金融机构竞争的原则,其业务受人民银行监督”。并提出要以“健全金融法规,强化金融监督管理”为目标,加快各项相关法律条文的颁布实施,如《保险法》、《银行业监督管理法》《担保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法》等,这就为政策性金融机构的运行提供了各种法律规范,引导其正确经营。另外,国家对监管的内容也做了补充调整,不再只针对业务范围进行监管,如分支机构的增设与撤并,新业务的开辟和成熟领域的退出,资本财务管理,资本来源和信贷投放等,其中重点内容是经营领域和财务风险。同时各监管部门还负责协调政策性金融机构的外部发展关系,如积极协商其他社会性金融机构参与融资支持活动,并给予国家担保的低额资金回报,这不但可以充分利用社会性资本,还可以缓解政策性金融机构的财政紧张状态,为其正常的运作提供良好的外部环境。

6.6.2改革政策性金融业务的运作机制

政策性金融必须是能够给“走出去”企业提供持续稳定的融资服务,即其政策性金融机构有能力提供任何时期的资金贷款、低息或无息贷款及政策性投资。这一点在日本、美国已经能顺利实现政策性金融对“走出去”企业进行长期稳定的资金供给,但是我国的政策性金融机构却常出现资金困境,即资金来源的渠道狭窄性和资金使用范围的广泛性导致其经营不能顺畅进行。而且我国政策性金融机构的风险管理和补偿机制比较不合理,从而降低了其抵御风险的能力。具体表现如下:我国政策性金融机构的资金来源主要靠政府补贴注资或政府担保的债务性融资,而且要严格遵守保本微利的经营目标,还要兼顾基础设施、农业、及其他国家重点扶持的产业的发展需求,这就导致其资本的资本充足率低、贷款率高的尴尬局面。

所以我国应尽快对政策性金融业务的运作机制进行合理的改革与完善。目前,我国对政策性金融机构的改革趋向是以商业效率为经营原则,变高政府政策控制为政策主导,同时要构建多业务发展模式,如证券承销、股权收购等,重新定位政策性金融机构的功能,使政策性金融业务的运作机制具有更大的灵活性和更大的高风险防御能力。这样就可以充分满足我国“走出去”企业不断增长的融资需求,为更多的“走出去”企业的可持续发展提供更有效的融资支持的制度安排,避免了企业因资金问题而无法及时参与国际竞争。

结语

本文立足国内外研究取得的成果,首先介绍了政策性金融的含义及功能,以提供知识基础。并详细阐述了我国企业“走出去”的政策性金融现状及其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模式,从而对支持我国企业“走出去”的政策性金融有了全面的认识和了解。其次文章全面的分析了美国、法国、日本以及韩国等发达国家的政策性金融对本国企业走出去的支持机理,系统总结了各国成功的经验,并在此基础上指出了我国政策性金融在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时存在的诸如出口信贷保险发展滞后、缺乏资本运作协调、走出去企业所在地缺乏当地中资金融机构支持、融资难、没有相应的风险分担机制、对走出去企业的日常用汇的管理过于严格、外汇可兑换进程较浅以及外汇管理体制较差等问题。最后文章结合我国政策性金融支持我国企业走出去的实际情况,提出了完善外汇管理、政策性银行应与走出去企业同步走出去、努力健全风险担保机制,改进政策性金融管理方式和手段以及改革政策性金融业务的运作机制以及多方位拓宽企业融资渠道等有助于记忆不发挥我国政策性金融对我国走出去企业支持作用的可行性建议。

参考文献

[1] 项本武,《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

[2] 中汉经济研究所跨国企业研究部,《中国企业跨国发展研究报告》,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6

[3] 联合国跨国公司与投资司,《1998世界投资报告》,中译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0

[4] 刘红忠,《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实证研究及国际比较》,复旦大学出版社,2001

[5] 白钦先王伟,《各国开发性政策性金融体制比较》,中国金融出版社,2005

[6] 中国WTO年度报告编辑委员会,《20052006中国WTO报告》,经济日报出版社,2006

[7] 樊增强,《中国中小企业跨国经营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13.

[8] 商务部和国家统计局,《2005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非金融部分)》,2006

[9] 武海峰,陆晓阳,《国际直接投资发展研究》,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2.高晓莉,《非洲:新一轮投资热点》,国际融资,20067

[10] 胡汉城,《开发性金融在支持我国石油企业实施“走出去”战略中的重要作用》,国际石油经济,20069

[11] 艾亚,《走近中非发展基金》,国际融资,20078

[12] 赵伟,跨国并购与我国“走出去”国家战略,《对外经贸财会》,20062

[13] 贺书生,《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的必要性及其实证分析》,2005年硕士论文

[14] 黄人杰,《政策性银行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金融选择》,商场现代化,20074

[15] 艾亚,《中国信保:为企业“走出去”提供风险预警》,国际融资,20061

[16] 魏益华,《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研究》,2005年博士论文

[17] 贺书生,《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的必要性及其实证分析》,2005年硕士论文

[18] 石洋,《为中国企业和资本保驾护航》,国际融资,20071

[19] 杨中侠,《中国企业“走出去”透视》,国际融资,20068

[20] 刘英奎,《中国企业实施“走出去”战略研究》,2003年博士论文

[21] 沈志群,《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研究》,加06年博士论文

[22] 蒋群英,《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现状与对策研究》,2003年博士论文

[23] 徐国华,《中国对外直接投资问题的研究》,2005年硕士论文

[24] 赵春明,《任重道远:中国时外直接投资的现状与发展前景》,世界经济,2004(3)

[25] 宋亚非,《中国企业实施“走出去”战略的设想》,财经问题研究,20045

[26] 周纪安,《发挥政策性出口信用保险的桥梁作用》,中国科技投资,20072

[27] 严明,《海外投资金融支持》,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606

[28] 李东阳,《国际直接投资与经济发展》,经济科学出版社,2002

[29] 程惠芳,《对外直接投资比较优势研究》,上海三联书店,1998

[30] 程惠芳,《中国民营企业对外直接投资发展战略》,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

[31] 国家开发银行中国人民大学联合课题组,《开发性金融论纲》,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

[32] 鲁桐,《中国企业跨国经营战略》,经济管理出版社,2003

[33] 邵祥林,《“走出去”跨国经营》,中国经济出版社,2005

[34] 肖祥飞,《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的现状与动因分析》,对外贸易,20047

[35] 《津巴布韦投资指南》,谈投资,200211

[36] 丁菊红等,《中国存在资源祖咒吗》,世界经济,20077

[37] 肖勤福,《经济全球化与“走出去”战略》,求是,20021

[38] 奥利维·布兰查德,《宏观经济学》,英文影印版,清华大学出版社,2001

[39] .Amsden,A.H.Foreign ComPanies Conduet R&D inDeveloping CountriesADB Institute Working PaPer 14Tokyo2001

[40] Hwy-Chang Moon&Thomas W.Roehl,Unconventional Foreign Direet Investment and Imbalanee TheoryIntemational Business Review 10,2001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