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蒙论文网
新闻详情

轻伤害案件刑事自诉与公诉研究

发表时间:2020-02-02 22:12作者:德鸿

从公诉权和自诉权的概念与价值就可以了解到,从根本上来说二者的性质是不同的,但是他们都属于刑事起诉权的表现形式,因此二者又具有内在联系。我国的刑事犯罪中轻伤害案件占的比例非常大是一种发生频率很高的犯罪,而这种案件的诉讼程序通常较为特殊,依照有关法律,它既适用于公诉,也适用于自诉因此也导致了案件即由被害人提起自诉,案子诉程序进行,又能由检察机关提起公诉自诉权公诉权并存使司法实践产生了一些必须解决的问题,尤其是轻伤害案件处理结果的同罪异罚问题。对此,本文在对问题进行深入分析后提出在区分轻伤害案件的时候,需要充分考虑案件的性质、案件的危害性以及受害人获得证据的能力。当案件属于严重的刑事犯罪,或者受害人难以依靠自己的能力取得证据时,应该重新由相关的国家机关接管,由国家机构提起诉讼,追究涉诉人的违法行为;而当自诉人和被告人之间存在着特殊人身关系时,国家机关不宜再参与案件的诉讼过程,将其作为自诉人自行处理的第一类案件处理。同时应积极引进解决同罪异罚问题的和解与调解制度。

关键词:轻伤害案件;自诉;公诉


From the prosecution right of appeal rights and self-concept and value we can see that, fundamentally different nature of the two, but they all belong to a criminal prosecution the right forms, so they both are intrinsically linked. Criminal in China, the light hurt very large proportion of cases, it is a high frequency of crime, and the proceedings in such cases is usually more specific, in accordance with relevant laws, both for the prosecution, but also to in the private prosecution. Therefore the case that led to this private prosecution brought by the victim, the case complaint procedures, but also by the prosecution to prosecute. Since the co-existence of public right of appeal and the judicial practice had some problems to be solved, especially the results of light injury cases different punishment with the crime problem. In this regard, the paper in-depth analysis of issues raised in the distinction between cases of light injuries when the need to fully consider the nature of the case, the case of harm and the ability of victims to obtain evidence. When the case is a serious criminal offense, or the victim is difficult to rely on their ability to obtain evidence, should be re-taken over by the relevant national authorities, sued by the state agencies, investigated violations of people Litigation; and when the private prosecution and the accused special relationship exists between personal, national authorities should be involved in the litigation process, as a private prosecutor to handle the first class of case processing.

Key words: light damage cases; private prosecution; indictment


第一章基本概念的内涵阐述

1.1轻伤害案件的发案情况及特点

故意对别人的身体造成伤害,但只是属于轻伤程度的案件就是所谓的“轻伤害案件”这是我国《刑法》中第234条第1款对“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案件”所下的定义。这类案件虽然不大,但关系到很多人的利益,而且大多数都是由于人民内部矛盾才导致案件的发生,因此不太容易处理,一旦处理不好就会激化当事人双方的矛盾。大体上来说,轻伤害案件主要分为两类:第一类是较为普遍的现象,危害范围和危害程度都不是很大;然而另一类虽然不经常发生,但危害性极大,这类案件不仅对人身权益有很大危害,而且还威胁到了社会关系的形成。相比之下,第二类种型的轻伤害案件对社会造成的危害相当大。这类轻伤害案件中,犯罪嫌疑人一般都是惯犯,不只是单单在某一次案件中对别人造成了伤害,还很可能与其他性质的犯罪有关联,也有可能是手段极其残忍并带有团伙性质的案件。虽然这种轻伤害案件的犯罪嫌疑人直接危害的是公民的人身权益,但在很大程度上也对社会造成了危害。[1]除了要考虑引起案件的原因之外,还要考虑到伤害手段等其他方面。占比例比较大的是种类型的轻伤害案件,因为其特点是:(1)极容易引发。很多都是因为小事情引发案件,不是因为债务纠纷或邻里关系不和睦,就是因为爱争强好胜要面子的年轻人之间发生口角,此外还可能是由于喝酒造成的或一些小贩因为自己的经济利益与他人发生矛盾等很多原因。2)案件有很强的突发性而且也比较容易和解。大多数案件都是由于当事人并没有这样的准备,而是由于情绪一时控制不住,与他人发生语言上的争执,所以案发后当事人双方都觉得不值得,一般都会产生后悔情绪。3)在很多案件中,一个巴掌拍不响,当事人双方肯定都有不对的地方。4)对被害人来说危害性不大,其主要是为了获得经济上的赔偿,对社会也不会造成很大危害。

1.2公诉权的概念

近几年在刑事司法体制方面的改革越来越深入,诉讼法学界对传统的刑事诉讼法学中的基本理论开始进行反思。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对于公诉权的讨论,公诉权的概念在诉讼法学界一直就有很多的分歧,总体来说,有下列几种观点:第一种观点是,作为国家代表向法院提出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的权利就是所谓的公诉权。第二种观点把公诉权当作是国家主动对被告人进行追诉的一种刑罚上的请求权。而第三种观点则认为,本质上来讲公诉权属于一种公共权力,与自诉权相比,公诉权更容易实现受害者的刑罚权,更有效的维护公民权益,维持社会秩序,使人权得到更全面的保障。最后一种观点则认为公诉权就是法律赋予检察机关的包括审查起诉、提起公诉、不起诉、撤诉、出庭支持公诉等一系列诉讼权力在内的专有权利,这样他们在刑事诉讼中就可以代表国家向法院提起公诉并追究犯罪。[2]第五种观点是,公诉权是检察权的一部分,是国家赋予检察机关的专有权利,让检查机关代表国家提起公诉并追究犯罪。第六种观点是,公诉权是为了达到维护被害人和社会利益,由法定的专门机关代表国家追诉犯罪嫌疑人的罪行并要求审判机关对其定罪并处之刑罚的权力。以上这些观点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反映了出了公诉权的性质,但从整体上来看却都不全面,并不能特别清楚的展现出公诉权的根本性质。第一种观点虽然比较系统,但也只是阐释了公诉权的内涵。第二种观点并没有彻底说明公诉权的根本属性,只是单纯的指出刑法请求权是公诉权概念的主要特征。第三种观点同样也没有提及公诉权的根本性特点。第四、五、六种观点基本上都差不多,都是根据现行法的精神客观的阐释了公诉权的内涵,并没有系统深入的解释公诉权的本质属性。通过对上述几种观点进行综合分析,笔者认为对公诉权概念应该这样进行界定:所谓公诉权就是指检察机关代表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请求审判机关来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的一种法定的诉讼权力,其具有规范、保护、保障以及限制功能。公诉权在刑事诉讼中具有程序性、求刑性、专属性、合法性、平等性、行政性和目的性等一系列本质属性。

1.3自诉权的概念

与公诉权相比,人们对于自诉权的概念更是说法不一,但是诉讼法学界的专家们对自诉权概念的界定就比较统一了。通常认为,所谓自诉权就是指被害人以及他的法定代理人和近亲属依法享有的在法定的自诉范围内的案件可以直接向法院提起刑事诉讼,请求法院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的一种权利。[3]然而值得一提的是,在悠久的刑事诉讼理论发展史中,不仅存在一种起诉权而且还有一个私诉权。而在现代的刑事诉讼司法理论中,人们通常觉得私诉权与自诉权是相同的,但是从根本上来说二者是有差异的。私诉不仅包括被害人和他的代表人提出的自诉,同时还包括由与案件无关的公民或团体提出的社会或公众起诉。从这个角度来说,自诉权应该属于私诉权的一种。因此笔者觉得,不能把私诉权与自诉权混同起来,本篇文章所讨论的自诉权也只是指由被害人和他的法定代理人及近亲属所享有的提出诉讼的权利,其概念与私诉权并不相同。

第二章公诉权与自诉权的联系与区别

由上文讨论的公诉权和自诉权的概念与价值就可以了解到,从根本上来说二者的性质是不同的,但是他们都属于刑事起诉权的表现形式,因此二者又具有内在联系。搞清楚公诉权与自诉权这二者的关系,准确的认识到他们的区别与联系对我们而言是非常重要的。

2.1公诉权与自诉权的联系

1)二者都具有程序性。刑事起诉权必须具有程序性,因为程序性是刑事起诉权的一个根本性质。只有在程序所法规定的范围之内才能行使自诉权与公诉权,否则就是违法行为。[4]通过其所具有的程序性就可以区别出起诉权与具有处分功能的行政权和审判权。自诉权与公诉权并没有最终的判定性和处罚性,但它们是实现国家刑罚权的必备条件,在刑事司法过程中可以起到承前启后的作用,要想最终实现就必须先通过审判,这是它们所具备的实体性要求。自诉权与公诉权的程序性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在公诉机关,被害人及他的法定代理人和近亲属就所发生的刑事案件向人民法院提出包括审判发动与有罪判决请求权两项内容在内的诉讼,请求法官对案件做出公平公正的裁决;[5]另一方面表现在没有最终性质的实体处罚权力,其主要功能是发动与维持审判程序顺利进行,它所作出的决定并没有终结性,而只是有程序性效力。

2)二者都具有合法性。只有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才能行使自诉权和公诉权。之所以说公诉权具有合法性是因为其合法性指的是起诉法定主义,也就是说行使公诉权的专门国家机关,按照法律规定追诉犯罪是他们的义务,如果觉得已经查清楚了犯罪嫌疑人的犯罪事实,并且掌握了足够的证据且已经完全具备了提起诉讼的条件,被告人按照法律规定应该接受刑事处罚的,具备了以上这些条件就必须向人民法院提出公诉。[6]而说自诉权也同样具有合法性指的是必须按照法律规定,被害人及他的法定代理人和近亲属才能按照一定的程序行使其自诉权。

3)二者都具有主动性。公诉权属于国家公权力,从它确立的那天开始,就已经具备了可以主动要求法院进行司法判决的诉讼职能,但这一职能必须按照刑事诉讼程序才能行使,这同时也表现了国家希望可以主动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体现了公诉权的主动性特点。相比之下,自诉权具有更明显的主动性,因为自诉案件对社会没有特别大的危害,而且关系到较多的公民权益,自诉人在整个刑事诉讼过程中被法律赋予了很大的自由处分权,例如被害人可以自己决定起不起诉,起诉后也可以自行决定与当事人和解甚至也可以撤销诉讼。法院也可以采用适当调节的方法来审理自诉案件等。法律中的这些规定都能够体现出自诉权可以完全依据自诉人的想法来行使,这就是所谓的自诉权的主动性特点。

2.2公诉权与自诉权的区别

根据提起诉讼主体的差异,通常可将我国的刑事诉讼程序划分成公诉和自诉两大类别,这两种类型在案件类型、制度规定、管辖机关等诸多方面有着较大区别,而且它们的诉讼程序是并行的,各自形成一个独立的整体,适用于不同的范围。相较于公诉程序而言,自诉程序本身拥有许多特有的规定,可以将公诉案件程序作为参考。[7]但是当某一案件可以参照公诉程序审理时,就不能够再参照自诉程序中的特殊规定。因此,公诉程序与自诉程序不仅在诉讼程序上有着巨大差异,而且诉讼程序的不同会直接影响案件的诉讼结果。以下几点是这两种诉讼方式的差别所在。

1)控诉主体存在差异,自诉案件的流程是被害人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负责提供相关的证据。与此不同的是公诉案件的控诉方是公诉机构,由侦察机关借助于一定的侦查手段获取公诉所需的证据,之后检察机关将作为国家的代表对被告提起公诉,并且出庭支持公诉。在整个公诉的过程中,被害人只需要表达自己的想法,不再需要担负起控诉的责任,同时他可以借助国家的诉讼资源来使自己的合法权利免受侵害。[8]与自诉程序不同的是,被害人在公诉案件的诉讼过程中充分的表达自己的想法,虽然 1996 年刑事诉讼法经过完善之后更加重视被害人诉讼权利的保护,但是被害人依旧在公诉中处于一种被动的、次要的地位。

2)取证手段有所差别,在自诉案件的诉讼过程中需要由被害人自己搜集证据,被害人的社会属性决定了他只能使用简单的取证手段,而没有国家机构的强制措施和侦查手段,和民事诉讼中的取证差别不大,同样都没有强制性。公诉案件有专业的侦察机关来完成证据的搜集工作,能够使用一些特殊的侦查手段,例如:传讯犯罪嫌疑人、冻结存款、搜查、通缉、扣押等,这些手段得到国家的充分授权与支持,执行力很强,可以有效地开展和实施取证工作,并取得充分的证据。

3)诉讼当事人双方地位存在差别,被害人与被告人在自诉案件中享有同等的待遇,其地位是平等的,被告人能够对被害人提起的诉讼提起反诉,当任何一方对判决结果不满意时,双方都拥有上诉和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权力,双方都可以选择回避或者交由诉讼代理人处理。与此不同的是,诉讼双方在在公诉案件中的地位是不平等的,被告人不能对公诉机关的控诉提起反诉;当被告人对判决结果不满时,可以提起上诉,而被害人只能向检察院申请抗诉;被告人不再享有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权利;公诉方是强力的国家机构,可以获得许多强有力的证据,而被告人通常会被限制,不能通过获得有利的证据为自己辩解。

4)结案方式差别较大,自诉程序拥有灵活的结案方式,不仅可以通过宣判来结案,而且还可以使用调解、和解、撤回诉讼等多种结案方式,结案的结果可以很大程度上体现诉讼当事人双方的意见,充分发挥了自诉结案的优势,有效化解人民内部矛盾。[9]而通常公诉案件都采取法院判决的结案方式,虽然有时候也会有侦察机关撤案、检察机关不起诉的情况发生,但是这些都代表着国家意志,是严格按照法律的程序来走的,很难体现出被告人和被害人的想法。

5)案件对被害人赔偿、报复心理的影响程度不同,被害在自诉案件人中拥有较大的自主权,可以在诉讼过程中体现自己的真实想法。被害人可以直接向法院提起诉讼。在案件的审理过程中,被害人可以按照实际情况选择是否与被告人庭下和解;当对一审结果不满意时,被害人有权力上诉至上一级人民法院。被害人在自诉程序中作为原告,可以充分利用这种权利,向被告人提出经济赔偿要求,以此弥补自身的损失。[10]此外,被害人也能够进一步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让被告人的罪行得到严惩,此举能够帮助释放被害人心中的仇恨。而在公诉程序的过程中,检察机关将作为国家的代表行使对被告人的求刑权,整个过程中主要的是国家利益、公共利益,被害人的权益会处于次要地位。特别是在一些轻微的刑事案件诉讼中,被害人没有和解权的权利,这与案件的多样性严重不符。

第三章轻伤害案件可公诉又可自诉的模式在我国的现状

我国的刑事犯罪中轻伤害案件占的比例非常大是一种发生频率很高的犯罪,而这种案件的诉讼程序通常较为特殊,依照有关法律,它既适用于公诉,也适用于自诉

3.1当前轻伤害案件刑事自诉与公诉的价值分析

《刑事诉讼法》“被害人有证据证明的轻微刑事案件”为刑事自诉案件的一类予以规定建立起刑事自诉制度可以有以下几个方面的优点:

1)刑事自诉案件的审理方法简单,它的使用将大大减少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诉讼时间。公诉案件的程序相对较为复杂需要历经公安机关立案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等一系列准备过程,最终还要人民法院审理判决,这一系列过程所需要的时间,少则一两个月,的可能要等上半年甚至更长时间。与公诉案件不同的是,人民法院处理自诉案件简易程序审理,《刑事诉讼法》中有相关的规定符合简易程序审理的案件,人民法院应案件受理后二十日之内结案[11]因此,自诉案件可以节约大量的时间

2)减轻了公安机关、检察机关的工作压力实现司法资源高效利用对于那些案件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的案件当事人可以直接向法院提起诉讼。如果要用公诉程序处理的话首先需要公安机关进行取证工作然后转交审查起诉,发生特殊情况时还要采取强制施; 检察机关任务也不轻,不仅要审查起诉还要出庭公诉,甚至还需要审查批准逮捕。同时需要公安机关处理的有:立案、调查取证,到移送审查起诉案件得到检察机批捕和起诉指示的情况下,还要复议、复核等,即便是除去司法鉴定所花费的时间,两民警最快也8 工作日才能完成一个轻伤害案件的工作。[12]此外,检察的过程中需要有审查批准逮捕、核实证据、审查起诉、支持公诉等,不但需要大量的检察官,而且还浪费了相关司法机构的宝贵时间,因此,轻伤害案件作为刑事自诉案件的一类可以减轻公安系统,和检察机关的压力让他们把节约下来的时间去做更有意义的工作

3)结案方式有较高的灵活性能够切实解决人民内部的矛盾在我国的《刑事诉讼法》中有以下规定:“在对自诉案件的处理过程中人民法院可以进行调解工作;在判决宣告前,自诉人可以被告人进行庭下和解或者撤回自诉以这种庭下和解或者法院调解的方式结案,可以解决那些问题不严重的案件,避免矛盾的扩大化,化解人民内部的矛盾维护社会的稳定

4)通过当事人亲自参与整个诉讼过程的方式达到法制教育的目的因为整个过程中自诉人需要搜集证据指控被告,而被告也需要需找依据为自己辩解,辩论双方需要学习和掌握相关的法律知识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此外法庭的旁听群众也会在这个过程中学到相关的法律知识提高自己的法律水平。因此,轻伤害案件作为刑事自诉案件来对待是很有益处的,应该让越来越多适用自诉的案件都通过自诉程序解决。

3.2轻伤害案件自诉与公诉的司法解释

司法实践中轻伤害案例利用自诉渠道解决的案件数目极少,这也放映了轻伤害制度落实过程的缺陷与漏洞。[13]究其原因,除了有些公安机关施加压力促进和解使被害人主动要求公安部门着手处理和受害人对公安机关抓人、关人的权力理解错误导致心理上受到公安机关的压力最终妥协达成和解外,还有另两个原因:

1)相关司法解释阐述的不明确,使人产生异议。1979 年12 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发布的《关于执行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案件管辖范围的通知》规定同时具有原告和被告,而且因果关系清楚,不必侦查的的轻伤害案例才能归属为自诉案例。这致使人民法院常常以因果关系不明确为借口不受理案件。1998 年1 月19 日,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公安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发布的《关于刑事诉讼法实施中若干问题的规定》规定,受害人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该依法受理, 对证据不足、可由公安机关受理的案件,应该送到公安机关处立案侦查。实践中,对《关于刑事诉讼法实施中若干问题的规定》中规定的“被害人向公安机关控告的,公安机关应当受理”一句话中“受理”大家理解有差别有人以为公安机关受理案子后,不管受害人有没有证据,公安部门均应该立案侦查,人民法院就不可以依照自诉案件受理。[14]而且,很多轻伤害案件是现行案件,在场的目击者或者受害人在案发后的短时间内,就直接或间接地向公安机关报案,民警出席案发现场就意味着公安机关受理了案,害人就没有权力再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尽管经过公安机关审查认为达到了自诉条件,再移送到人民法院,人民法院也能够以公安机关已经受理为理由推脱所以很多轻伤害案件均是由公安机关侦查。

2)“被害人有证据证明”条件把握的不好操作困难。由于“被害人有证据证明”方面被害人有主动权《刑事诉讼法》还规定了假如自诉人缺乏证据也不能补充证据,就应该尽力劝说自诉人使他撤回诉讼。自诉人两次依法传唤后无充分理由不到庭的,或者没有经过法允许中途退庭的,应该按撤诉处理。[15]所以尽管受害人拥有很多证据,却不愿通过自诉解决,能说自己没有证据,或者不收集证据,依靠依赖司法机关;假如公安机关不受理此案件,指控公安机关不及时处理或处理的同时,受害人可以找出许多证据证明他是被某人打伤。所以公、检、法等部门应该统一观点明确规定哪些案件应该进行自诉。

第四章轻伤害案件自诉与公诉并存后存在的问题及原因分析

4.1轻伤害案件处理在司法实践中的问题

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的规定,自诉案件可分为三种,第二种是受害人有证据刑事案件。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这种案件可分为八种类型。轻伤害案件不仅是的自诉案件也是公诉案件,他是自诉案件和公诉案件的结合体,既有公诉权又有自诉权。这案件即由被害人提起自诉,案子诉程序进行,又能由检察机关提起公诉,自诉权公诉权并存使司法实践产生了一些必须解决的问题。

1)刑事诉讼法的一百七十条规定的人民法院可以直接受理的自诉案件包括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故意伤害导致的轻伤案和人民检察院没有提起公诉的受害人有证据的轻微刑事案。[16]故意伤害性轻微刑事案可以由受害人提起自诉也可以由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在伤情还没确定的情况下,被害人可以报案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也可以自诉。如果被害人向公安机关报案,而且法医已经鉴定被害人为轻伤的情况下,公安部门就必须受理。公安部门没有及时立案侦查时,受害人可以自诉。轻伤害案件的管辖特点使同样的案件可能会有不同的结果。司法实践中,法院可调解自诉案件,原告可在宣判前与被告达成和解、撤回诉讼。但是,如果是公诉案件,尽管当事人已经和解,被害人也没有权力撤回诉讼。[17]这就导致在证据确凿、事实清楚的情况下,同一案件若利用自诉程序,被告人也许不受法律追究,但利用公诉程序,被告人一定会受到法律追究的两种不同结果。这种情况有损法律的严肃性和权威性。

2)轻微刑事案的可公诉可自诉性造成司法机关在处理案件时的相互推诿。《关于刑事诉讼法实施中若干问题的规定》指出,轻伤害案件是自诉案件,人民法院应该受理, 被害人向人民法院起诉的,应由人民法院依法受理,证据不足的案件,应该送到公安机关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被害人如果向公安机关报案的,应该由公安机关受理。也就是说法院和公安机关都可受理轻伤害案件。但是法律对轻伤害案件处理程序的规定模棱两可不但给司法机关的具体实践过程带来了很大困难,也给被害人增加了许多不必要的负担。通常轻伤案件发生后,被害人报案后,公安机关不愿受理,让他到法院自诉,被害人没有充分的证据,法院也不予受理。这使被害人不明白哪个部门才能真正地解决自己的问题,使被害人得不到保护。

3)轻伤害案件收集证据较难,被害人一人的力量很难使自己的合法权利得到维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一款中第四项规定,自诉案件必须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可以证明被告人犯罪的证据和明确的被告人。民事案件和刑事案件的证据标准有差别,对被害人来讲让他提供充分的能够证明被告人犯罪的证据是比较困难的,尽管是收集证据容易的案件,自诉人法律知识的限制也会是他所提供的证据可能不符合案件要求,最终被害人的合法权利还是得不到保护。

(4)轻伤害案件若采用公诉程序,就无法再改换为自诉案件。被害人合法权益遭受侵害向公安机关报案后,公安机关应该及时立案侦查,追究罪犯,维护被害人合法权益。[18]在司法实践中,如果遇有被害人报案,公安机关应该受理,并及时地调查,经法医鉴定被害人为轻伤时,公安机关应立案侦查。只要案件进入公诉程序,只能严格地按照刑事诉讼程序进行,公安机关不可对轻伤害案件进行调解。

4.2轻伤害案件处理结果的同罪异罚问题

通常对于一件具体的案件来说,解决案件的办法不管是通过公诉程序来解决还是通过自诉程序来解决,被告人所得到的处理办法都应该是相同或者是相似的。这就体现了现代司法的公正。我们可以根据中国刑事诉讼法律中的条款得出,公诉程序与自诉程序显然是不同的,通过不同的诉讼程序解决问题得到的结果也是不同的。所以说,对于一件具体案件,我们要采用适合此案件的诉讼程序,否则会导致同罪异罚的后果。

如果案件通过刑事自诉程序作出处理,原告可以采用与被告人和解和通过法庭主持调解的方法解决此案。一旦和解或调解达成,就不再会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也就是说被告人完全免除了刑事处罚。[19]而被害人通过和解和调解后,可以获得自己想要的补偿,在利益上所受到的侵犯也可以有所恢复。

但是对于轻伤害案件来说,如果此案通过公诉程序来处理,便不能再进行更改,具有了确定性。所以说,不仅仅有法定原因,一旦被害人选择了公诉程序,就不能再改为自诉程序。而且自诉程序中有一些不同于公诉程序的特殊规定,所以在案件的最终处理方式上,公诉程序无法得到与适用自诉程序相同或相似的结果。当通过公诉程序来解决的过程中,法庭无权对被告人与被害人进行调解,被害人也无权与被告人和解。在通过法庭进行审理后,案件的处理结果只有有罪判决或无罪判决这两种。[20]有罪判决就是说确定被告人有罪,并追究相应的刑事责任;无而罪判决就是说宣判被告人无罪,也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可是换一个角度讲,选择了那种诉讼方式并不会影响轻伤害案件的性质。当采用不同的诉讼方式追诉时,虽然被告人所做的行为是不变的,但是他应负刑事责任的与否、他对社会造成的危害的程度以及刑事责任的大小,都会因采用不同的诉讼方法而改变。所以在司法实践中,采用不同的诉讼程序就会导致不同的结果,对受害人和被告人也会造成很大的影响。例如:

1)对被告人的同罪异罚

甲与邻居乙因意见不合而发生争执,甚至将乙打成轻伤。

Ⅰ 乙被打后将甲起诉到法院,法院受理后,适用自诉程序进行处理。

→结果:乙采选择了自诉程序,并与甲和解。

→结果:甲的刑事处罚被免除。

Ⅱ 乙向公安机关报案,经过侦查、审查起诉的过程,法院选择了公诉程序来处理。                →结果:甲被判拘役6个月。

2)对被害人利益保护有所不同

甲与邻居乙因意见不合而发生争执,甚至将乙打成轻伤。

Ⅰ 乙被打后将甲起诉到法院,法院受理后,适用自诉程序进行处理。

→结果:甲乙双方达成和解。

→结果:乙获得了相应的赔偿。

Ⅱ乙向公安机关报案,经过侦查、审查起诉的过程,法院选择了公诉程序来处理。                 →结果:判甲无罪。

→乙无法获得相应赔偿。

不同的诉讼过程导致了诉讼结果的巨大差异,这有悖于最初要通过正当程序实现正义的目标。而且违背了当代“同罪同罚”的刑事司法理念。所以,我认为应使自诉过程与公诉过程具有较多的相同点,尽量减小自诉过程与公诉过程的差异,比如说在调节和解等可以体现案件性质轻微的方面,就可以减小甚至避免两种诉讼过程所带来的差异。

4.3问题存在的原因分析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八条第三款规定:自诉案件,由人民法院直接受理。自诉案件指的是为了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或是为了获得相应的赔偿,被害人或被害人的法定代理人、监护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将此案交给人民法院处理的刑事案件。[21]《刑事诉讼法》中的第一百七十条规定了三类自诉案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中,该法的第一条进一步明确的划分了这三类案件的范围所以说与此相法律规定是非常详尽并且明确的,也具有很强的操作性。

由于人们在有关立法和司法方面的理解不同,也造成了对于轻伤害案件来说自诉程序与公诉程序的问题。在《解释》中,第一条第二项第一目规定了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故意伤害案。但要强调的是这条规定有一个前提,前提是这项中规定的自诉案件是“人民检察院没有提起公诉,被害人有证据证明的轻微刑事案件”。我们一定要把握住这个前提把握住这一前提,就可以区分在轻伤害案件中采用自诉程序还是公诉程序由于忽视了这一重要前提就造成了本文在开头提出的争议点。不细致的去划分案件性质就讨论自诉还是公诉,根本无法解决问题

其实自诉和公诉案件在一定的条件下是可以相互转化的,由于没有弄清楚这点,才导致了对于轻伤害案件采用公诉还是自诉这个问题产生争议公诉和自诉两者可以转化不是局限于学术方面,其最高法院《刑事诉讼法》对此都做出了相关规定《解释》中,第一条第二项第二段规定“对于证据不足、可由公安机关受理的,或认为对被告人可能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应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公安机关立案侦查”,这就说明了被害人已经将追诉权转交给了公安机关。在《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九条和第一百三十条规定,公安机关对立案侦查的案件有当发现不应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时,应撤销案件;”“写出起诉意见书,连同案卷材料证据一移送同级人民检察院审查决定。 这两种处理结果。[22]也就是说是否对转送到同级人民检察院进行审查决定” 或公安机关进行立案侦查的案件提起诉讼或撤销案件,这里所说的案件也包括人民法院移送的案件。这时,自诉案件就转化成了公诉案件。但是人民法院移送的案件由公安机关处理后再返还到人民法院或者是自诉人可以对其再次起诉这种观点在法律条例中是没有根据的。

对于公诉案转化成自诉案这一问题《解释》中的第一条是这样规定的:被害人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被告人对自己造成伤害及对自己的权利进行侵犯,但是人民检察院或公安机关作出了书面决定,表示不再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当出现这种情况时,案件就可以成为法院受理的自诉案件。也就是说公诉案件在一定的条件下可转化为自诉案件。

在实践中存在着一种偏激的观点这种观点认为在轻伤害事件发生后,只要通过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并经调查、调解的,全部适用公诉程序办理,理由是被害人又到法院自诉,不就是说同一个案件在两家机关同时被立案了吗?对于这个问题我想澄清一下,不能以公安机关是否介入这一条件来划分是公诉还是自诉。公安机关在处理刑事案件时分为受理与立案两个阶段,公安机受理此案件并不等于对此案件进行立案。公安机关受理案件后,被害人仍可人民法院提起自诉;但是如果将事件治安案件,就要结案如果公安机关依据《刑事诉讼法》进行立案那么被害人另行向法院提起自诉的问题就不存在了所以重复立案这一问题并不存在。

第五章解决自诉与公诉并存产生的问题的对策

5.1区分案件的性质、影响的大小以及受害人的取证能力

以法律的视角来看,轻伤害案件被定义为受害人持有证据的轻微刑事案件,因此我们在区分轻伤害案件的时候,需要充分考虑案件的性质、案件的危害性以及受害人获得证据的能力。总体来说,当案件属于严重的刑事犯罪,或者受害人难以依靠自己的能力取得证据时,应该重新由相关的国家机关接管,由国家机构提起诉讼,追究涉诉人的违法行为;而当自诉人和被告人之间存在着特殊人身关系时,国家机关不宜再参与案件的诉讼过程,将其作为自诉人自行处理的类案件处理。与此同时,明确公民自诉的范围,让国家公诉机构认真履行职责,防止其将责任推到公民个人身上,降低公民个人对国家机关出现不满情绪的概率。下文将依照这个基本原则,尝试分析在我国司法解释中出现的八种轻伤害案件,并依据具体情况稍微做了下调整。

5.2引进解决同罪异罚问题的和解与调解制度

1)当前我国自诉程序中的和解、调解程序

在我国的刑事诉讼法中的第 172 条有:“人民法院可以调解自诉案件;在案件未宣判之前,自诉人拥有选择和被告人自行和解或者撤回自诉的权利。” 的规定,有关的法律条款中只有此处对刑事和解与调解有较为模糊的规定。于1998 年 9 月 8 日正式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在刑事和解与调解方面,最高法院作出了相应的规定来完善。这些补充的规定和前面的第172 条规定一起构成了我国刑事和解与调解的法律基础,本文现做一下整理,摘录如下:(一)自诉案件涉及到刑事和解撤诉的规定。第197 条“在案件未宣判前,自诉人拥有选择与被告人自行和解或者撤回起诉的权力。” 第 198条“当自诉人自愿请求撤诉时,经查属实的情况,予以准许;而自诉人不是自愿,而属于自诉人被威胁、强迫等情况时,应不予准许。” 第 199 条“所有自诉人自行和解的案件,应记录在案” 第 201 条“自诉人自行和解或撤诉请求得到人民法院准许,被告人被采取强制措施的,应当立刻撤销。” 第 202 条“自诉人未经法庭准许中途退庭,或者无正当理由拒绝法庭传唤两次以上的,将被认定为自诉人撤诉。当自诉人是两人或两人以上时,有一部分人要求撤诉的,案件将会继续审理。”(二)自诉案件中涉及刑事调解的规定。第 197 条“受害人持有证据的轻微刑事案件,人民法院能够在查清事情真相的条件下进行调解。”第 200 条“调解需要建立在合法、自愿,的基础之上,此外还要符合国家、集体和其他公民基本利益。调解取得成功的,由人民法院提供具有人民法院印章的刑事自诉案件调解书,加以审判员和书记员署名。在双方当事人签收的那刻起,调解书立即产生法律效力。当调解没有成功或者当事人拒绝签收调解书时,人民法院应该立刻予以宣判。”

上文所述即是目前我国刑事自诉程序中设计刑事和解、调解的规定。但依旧没有统一的规定来明确和解、调解的目,以及对其具体操作过程做出指导。现行法律的规定表明,和解只涉及到刑事案件中的受害人与被告人,是他们的之间的私人事务,此外的任何组织都没有权利介入,这就导致案件和解危害国家公共利益时缺乏相应的救济措施,而法院也仅仅只能干涉那些受害人被威胁条件下做出撤诉的案件。受害人撤诉请求未得到法院准许时,法律没有明确规定案件是按照自诉还是公诉处理。进行刑事自诉调解时,部分法官可能把调解视作提高办案效率的一种途径,从而使受害人的利益不能得到有效保护,有的可能为了加快案件审理,而给受害人及被告人制造不合理的压力。就像有的学者所说的那样,“在现实的案件审理中,受害人在自诉案件中常常会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致使法官调解的重点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首先,是要处理案件的实体,也就通过调和决定是否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其次,在决定不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之后,确定被告人所需承担的民事责任。即使刑事责任和民事责任有着较大的区别,但是常常在案件中调解过程中法官会将把两者联系在一起当作平衡当事人利益要求的有力手段,此类案件大多数都采取这种和解的方式解决”。

2)在公诉程序中应当怎样借鉴自诉程序中和现有法律中相关的规定

用公诉程序处理的刑事案件,通常需要经过三个相对独立的步骤,第一步是公安部门调查取证,第二步是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最后一步是人民法院审理。上文的分析表明,按公诉程序来处理的轻伤害案件能够适用部分自诉程序所特有规定,接下来我们会探讨在这三个相对独立的阶段里面怎么样去适用的问题。最重要的一点是按公诉程序处理的案件,和解以及调解的方式仅适用于轻伤害案件,也就是受害人的轻微刑事案件。上文提到要调整此类自诉案件的范围,同样,它也在公诉程序中适用和解、调解的案件的范围之内。

1、和解及调解的法律后果

刑事自诉中有这样提一条规定,即受害人同被告人达成和解或者调解成功之后,就放弃对被告人刑事责任的追究。此项规定的科学性有待确认。毕竟刑事自诉案件终究是是刑事案件的一种,提起这个诉讼的目的仍是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不然,受害人可以通过民事侵权诉讼解决),和解或者调解所达成的赔偿协议,仅仅是当事人通过协商的方式确定通过何种方式来弥补受害人的损失,不是说受害人就此完全放弃对被告人刑事责任的追究,也不是说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可以的得到免除。因此,当按照公诉程序处理轻伤害案件时,即使是受害人同被告人达成和解或调解,也要根据实际情况,按照一定的标准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其情况大致可分为两种,分别产生不同的法律效果:第一种是完全免除对被告人的刑事责任追究,被告人不再需要承担任何刑事责任;另一种是继续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依照相关法律法规,根据公诉程序严格执行,直至法院宣布判决结果。但是,这种情况可以法官量刑的参考。

2、在公诉程序中什么阶段适用刑事和解、调解?

在公诉过程中,会经历由公安机关来进行立案侦查、检察机关进行审查起诉、法院进行审判这三个阶段以及这三个国家机关(下面我们就把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和审判机关简称为三机关),在其中的任何一个阶段中可不可以进行调解甚至和解?三机关有没有权利写调解书?笔者觉得,在这三阶段中的任一阶段,被告人和被害人都能要求和解,三机关也可以依法对其进行调解。因为在公诉过程中就是为了使被害人与被告人之间的纷争尽快得到解决才制定的和解与调解制度。如果双方自愿进行和解,而且他们依法拟定协议,对国家、社会和其他公民的利益没有损害,协议能使纠纷解决的更快,如果满足这些条件的话无论出于三个阶段中的哪个阶段,都可以进行和解,而且这样还节约了诉讼资源与诉讼成本。此外,三机关是国家的专门机关,在公诉过程中都代表国家的权威,他们同被告人与被害人并没有利害关系,让他们对双方进行调解,客观上来说还是比较公正的,因此不用担心检察人员与公安在刑事诉讼中的追诉地位。事实上,在先前的诉讼实践中,很早就有对某些比较小的刑事案件进行调解的事件发生。国务院颁发的《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规定了公安部门可以对交通事故进行调解,并说明了调解这类案件的程序,其中包括普通交通事故和达到刑事立案标准的交通事故案件。所以,三机关都具备制作调解书的权力,调解书一旦发出,同样具有法律约束力。

3、调解达成后,三机关的处理建议

下面我们对于在这三个公诉阶段被追究刑事责任的人免除刑罚的情况进行讨论。事实上,我们可以在现有的法律法规中找到相关条例来完善我们的讨论。

①在侦查阶段如何处理?

我国现行的刑事诉讼法中第 130 条有这样的规定:“如果在侦查犯罪案件的过程中发现不应该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就应该马上撤销该案件。”公安部门侦查刑事案件的程序规定中第 168条也是这类条例,也就是经过仔细侦查之后一旦发现按照法律规定可以不追究其刑事责任的,就应该马上对该案件进行撤销。所以,如果公安机关已经对一些小的刑事案件立案侦查,被害人与被告人都同意和解,主动要求公安部门进行调解,被害人决定不再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那么此时公安机关同样也要撤销该案件。

②在审查起诉阶段如何处理?

如果轻微的刑事案件已经到了审查起诉的阶段,而且被害人与犯罪嫌疑人都主动接受检察机关的调解,被害人已经决定不在追究犯罪嫌疑人的责任,那么此时检察机关应该怎样处理此案呢?我国现行的刑事诉讼法第 142 条第 2 款有明文条例:“对于罪行较轻,按照法律规定不必对犯罪嫌疑人予以处罚或者可以免除法律处分的,检察机关就可以不对其进行起诉。”人民检察院诉讼规则的第289 条也有相类似的条例,“检察机关对于罪行较轻,根据刑法的有关规定,可以不必处之以刑罚甚至可以免除刑罚的被告者,需要检查委员会进行严格讨论,决定是否对其进行起诉。”这就是所谓的微罪不起诉制度。也就是说对于犯罪情节较轻的刑事案件,经过人民检察院的审查与讨论,要做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根据实际情况决定是否起诉该案件。所以,在第二类型的自诉刑事案件中,如果被告者与被害者都主动接受检察机关的调解,检察机关就能够依据微罪不起诉这一制度,不对被告人进行起诉。但不对被告人进行起诉仅仅是不追究被告者的刑事责任,不对其进行刑事审判,被告者还得依照刑事和解的协议内容继续履行自己的责任与义务。

③在审理阶段如何处理?

在审理阶段,我们还是能够参考上文提及的有关刑事自诉中调解的相关条例,但是它与刑事自诉过程有很大区别:这一阶段关系到被害者、被告者、人民检察院与审判案件的人民法院这四个最主要的刑事诉讼参与方。所以,在进行调解时,我们应该合理配置这四个重要参与方的权力。在刑事自诉过程中,让人民法院来主持刑事调解,双方分别是自诉人和被告人。笔者觉得,用公诉程序审理轻微刑事案件时,因为是由检察院先提出诉讼,在这一层面上说检察院就是诉讼主体,因此检察院义不容辞的应该成为刑事调解的一方。所以,依旧让法院主持公诉程序中的刑事调解,双方分别是被告人与检察院,因为被害者与调解的结果存在很多利害关系,可以作为检察院的一方,检察院应该接受被害者的意见,但是被害者并不能决定调解结果,这主要因为在我国目前的刑事诉讼中被害者有着重要地位。

4、达成和解协议后,关于被害人申请撤销案件的权利

被害者向公安部门提出控告,案件应该按照公诉程序进行,首先要经过侦查、审查起诉、审判这三个阶段,在这三个阶段中的任一阶段,一旦被害者要求撤销控诉,允不允许其撤销起诉,我国现行法律并没有特别明确的规定。有些专家觉得,这一缺陷肯定会在执法过程中出现麻烦。假如允许被害者撤诉,也就是说被害人自身拥有的自诉权不仅能够启动公诉程序,还能结束国家机关已经参与进来的公诉程序,这样一来就使得被害者的决定能够否定国家的决定。在当前来讲这个根本没有立法依据。但是如果不允许其撤诉,也同样没有法律根据,此外如果公安部门不允许被害者撤诉,那么被害者极有可能在诉讼中提供不具备真实性的证据,这样法院就无法通过法律客观公正的对被告者进行刑事处罚。这真的是一个左右为难的境地。因此发生轻伤害案件以后,如果被害者以控告的方式让公安部门进行立案侦查,而不提出诉讼,在公安机关立案以后,国家的公权力就参与到了对该案件的侦查、审查起诉乃至提起公诉,一旦被害者与犯罪嫌疑人想要达成和解,用一张自己拟定的协议就把国家公权力的管辖排除在外,这好像对国家权威的保持不利。但是没有任何法律制度是十全十美的,它只能按照某种价值取向,经过权衡利弊之后再做出决定,尽可能的做到公正合理,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同样也是这样,一方面要顾及国家权威,另一方面还要考虑被害人自身的意志、其与被告者和睦关系的恢复以及诉讼效率等,怎样进行取舍就是一个价值选择的问题。对于轻微刑事案件,由于其特殊的性质,笔者觉得被害人的意志、其与被告者和睦关系的恢复及诉讼效率等更重要一些。所以,在侦查或审查起诉的过程中,如果被害者要求撤诉,那么受理机关应该对其和解协议的内容进行核查,看是否符合国家相关的法律法规,对社会、国家和他人的利益是否会造成危害,此外还要审查该和解协议是不是被害者自愿申请的等各方面。如果经过审查确定是被害者自愿提出得,且协议内容又不违反法律规定,那么受理机关就应该允许其撤销控告。受理机关一旦作出决定决定便立刻有法律效应,以防被害者滥用其权力和被告者被重复追诉,这样一来被害人就不可以再以同一个理由提出自诉,同时也不能以同一理由再向公安机关提出控告。

参考文献

[1]张弯.公诉问题研究[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0

[2]王政勋.正当行为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

[3]李交发.中国诉讼法史[M].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2002

[3]宋英辉、吴宏耀.刑事审判前程序研究[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

[4]黄东熊、吴景芳.刑事诉讼法论[M].台湾:台湾三民书局,2002

[5]江伟、邵明、陈刚.民事诉权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2

[6]刘建国.刑事公诉的实践探索与制度构建[M].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2003

[7]樊崇义.诉讼原理[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

[8]吴卫军.刑事司法的理念与制度[M].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2004

[9]引郝银钟.刑事公诉权原理[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04

[10]彭剑鸣.自诉案件与公诉案件合并审理的程序运行[J]. 贵州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5,(06)

[11]于天敏,孙长永,胡红军,罗亚华,王金贵,陈正明.公诉转自诉案件检察机关该如何进行监督[J].人民检察, 2006,(15)

[12]包健.刑事自诉案件视野下的和解制度[J].法学,2006,(04)

[13]罗智勇.对我国公诉与自诉关系的理性思考[J].中国刑事法杂志,2006, (02)

[14]万镇昀,邹海涛.自诉案件在实践中的运行状况及立法建议[J].四川教育学院学报, 2007,(03)

[15]王勇军.刑事自诉的公诉救济与监督[J].人民检察,2006,(20)

[16]王玉.刑事自诉案件立案标准应放宽[J].人民检察,2006,(07)

[17]孙晓光,王方浩.刑事自诉案件证据的搜集与证据不足的处理[J].理论界,2005,(10)

[18]高长见,杨震.刑事诉讼中被害人程序启动权之反思[J].天津市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9,(03)

[19]肖敏, 陈荣飞.论被害人谅解[J].西南石油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0, (05)

[20]吴练斌.人民法院逮捕决定权之取消探究[J].哈尔滨学院学报,2009, (10)

[21]陈卫东.关于自诉案件审理程序中的若干问题[J].法学家,1987, (02)

[22]张传汉.关于自诉案件范围和控诉主体问题的探讨[J].辽宁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3,(05)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