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蒙论文网
新闻详情

关于完善无效婚姻制度之我见

发表时间:2020-02-02 22:14作者:德鸿

  摘要

无效婚姻制度是当今大多数国家的婚姻立法都设立的一项制度。在婚姻法中设置无效婚姻和得撤销的婚姻,无疑是正确的,也是我国婚姻法在立法理论上的具大进步。可以预见我国婚姻法由于正确地设置了无效婚姻和得撤销的婚姻,必将使众多的不规范的结婚行为得到制约,而有利于婚姻法规和计划生育政策的正确贯彻执行我国于2001年通过婚姻法修正案增设了这一制度,但仍有很多地方需要完善。文章试就婚姻无效制度的法律意义、婚姻无效的构成、宣告婚姻无效的程序以及婚姻无效的法律后果等方面对我国的婚姻无效制度作了一个比较系统的研究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相关完善建议。

第一章无效婚姻的基本理论

无效婚姻的概念

无效婚姻一般是指欠缺婚姻成立要件的违法结合,不具有婚姻的法律效力。。对于无效婚姻的概念在法学界有着广义和狭义两种理解。广义的无效婚姻除了包括无效婚姻外还包括可撤销的婚姻,可撤销的婚姻,既区别于完全有效的婚姻,也区别于绝对有效的婚姻,在性质上属于效力不完全的婚姻。狭义的无效婚姻则是指因欠缺婚姻的成立要件,在法律上确定的当然完全不发生法律效力的婚姻,也称为绝对无效的婚姻、自始无效的婚姻。

尽管在不同时代不同阶段对于无效婚姻的规定不尽相同,但是其本质特征是一样的。即无效婚姻定是不符合结婚法定要件的违法婚姻,具体细说主要包括以下几点:

1 男女双方以夫妻名义公开共同生活。男女双方有是未办理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有是不符合法定结婚的要件,骗取结婚证,但当地群众都认为是合法夫妻的。

2 男女双方都有永久共同生活的目的。即男女双方都认为具有夫妻关系。

3 不符合婚姻成立的法定条件。可以是违反了婚姻成立的必备要件,可以是禁止结婚的情形等。

4 引起婚姻无效原因的多元化。

5 婚姻被宣告无效后,自始无效,男女双方都不具有合法夫妻间的权利义务关系,所生子女为非婚生子女。

6 对善意方子女的保护。对非婚生子女的婚生子女的法律地位相同。

无效婚姻的产生于发展

1   国外概况

在婚姻法制度上我国大陆法的影响,而德国和法国是较典型的具有大陆法传统的国家。无效婚姻在两国的民法典中是作为亲属法,德国的民法典中只规定了可撤销婚姻未规定无效婚姻,德国的无效婚姻制度设立已经一百多年,1896年的《德国民法》首次采用了无效婚姻和可撤销婚姻制度,此后很多国家效仿,但根据各国国情和传统的不同决定了无效婚姻制度有所差别。

承袭罗马法学说的法国民法典,进一步完善了婚姻无效制度,根据法律要件的不同将无效婚姻分为绝对无效婚姻和相对无效婚姻。违反公益要件的为绝对无效,当事人、利害关系人和检察官均得提起婚姻无效之诉。违反私益要件是相对的无效婚姻,只有当事人和其他特定的当事人可以请求婚姻无效。在婚姻相对无效和可撤销的原因中,两国都基本可以概括为,未达到法定婚龄、重婚的、一定范围近亲属结婚的、患法律禁止结婚疾病的、受胁迫、虚假结婚等等。其区别则在于对试婚年龄的规定以及禁止近亲属结婚的范围。在无效婚姻或可撤销婚姻的法律后果,德国民法典侧重于保护无过错方的利益。法国的无效婚姻制度中,宣告无效的婚姻,如双方是善意的,对夫妻双方都发生法律效力,即如果有一份是善意的,那么该婚姻只对善意的这份产生婚姻法律效果,也就是对善意的一方准用准定婚姻制度。

2   国内概况

无效婚姻制度源远流长,在古代法就有所表。我国的婚姻法立法对无效婚姻的第一次明确的规定是在1994年由民政部发布的《婚姻登记管理条例》。其中第24条规定“未到法定结婚年龄的公民以夫妻名义同居的,或者符合结婚条件的当事人未经结婚登记以夫妻名义同居的,其婚姻关系无效,不受法律保护”25条规定:“申请婚姻登记的当事人弄虚作假、骗取婚姻登记的,婚姻登记机关应当撤销婚姻登记。对结婚、复婚的当事人宣布其婚姻关系无效并收回结婚证。对离婚的当事人宣布其接触婚姻关系无效并收回离婚证”。20014月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修正案)弥补了这一缺陷,在结婚的要件,用三个条款明确我国无效婚姻制度的基本内容,同时规定了因受到胁迫结婚的,被胁迫的一方可以申请撤销该婚姻,由此可见我国是采用无效婚姻和可撤销婚姻的国家。201112月通过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解释(一)第七条明确规定了有权申请宣告无效的主体,第八条和第九条人民法院审理无效婚姻案件不适用调解,应依法作出判决的规定。至此,我国的无效婚姻制度才日趋完善。

无效婚姻的原因

“无效婚姻与可撤销婚姻均是违反婚姻成立要件的违法婚姻,不具有法律效力。无效婚姻的法定事由,我国《婚姻法》第十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无效:(一)重婚的;(二)有禁止结婚的亲属关系的;(三)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四)未达法定婚龄的。”第十一条规定,“因胁迫而结婚的,受胁迫的一方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或人民法院请求撤销该婚姻。受胁迫的一方撤销婚姻的请求,应当自结婚登记之日起一年内提出。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当事人请求撤销婚姻的,应当自恢复人身自由之日起一年内提出。

由此可见,我国《婚姻法》在婚姻无效制度上的基本构成。我国是采纳了比对各种违法婚姻采一律无效、自始无效的单轨制更加优越的自始无效与可撤销的双轨制。所谓的双轨制是对违法婚姻,法律区别对待,对待违法性严重有悖于公序良俗或者对现行婚姻制度造成冲击的,应做自始无效处理;而对待违法性程度轻,则归于可撤销的范畴。所以,双轨制更有利于当事人以及子女的利益,也基于这些原因,我国的婚姻无效制度选择了自始无效与可撤销的二元结构。

第二章我国婚姻无效制度的制度规范

立法规定概况

纵观世界,无效婚姻制度的历史追溯到《汉莫拉比法典》和古罗马市民法。在中国古代立法中,“诸法合体,民刑不分”再加上中华法系的封闭性,导致没有明确无效婚姻制度也不足为奇了。 清朝末年《大清民律草案》在中国立法上正式设立了无效婚姻制度。

1 中国古代调整婚姻立法规范体系中,没有明确婚姻无效制度,仅规定了结婚的必备条件和婚姻缔结的原则。比如:婚姻成立要遵守“六礼”,否则婚姻无效;还有同姓不婚等基本原则。

2 清末民初的“变法”催生了《大清民律草案》与《民国民律草案》,这两部草案吸取了西方的法律制度,首次设立了无效婚姻制度。在草案中,采用了无效婚姻和可撤销婚姻制度,在司法界普遍认为该草案效仿日本民法采用法律婚主义,不承认事实婚姻。

3 新中国成立之后无效婚姻制度的立法较发达国家而言比较落后。正如上一章所提及的1950年的婚姻法虽未对无效婚姻的规定,但确定了一夫一妻制以及结婚的必备条件。

4 新婚姻法无效婚姻制度采用双轨制的立法理念。婚姻法为私法,关系到自然人身份生活关系,是民法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婚姻法的价值取向与民法一致,作为保障法,无效婚姻制度是婚姻法中重要的组成部分。采用双轨制,减少法律对社会危害性不大的婚姻的干预,体现了法律对于一些身份事实的尊重;严厉制裁社会危害性严重的婚姻维护社会公益和秩序,因此,采纳无效婚姻双轨制体现了救济与制裁并重的立法理念。

立法之意义

新中国成立以来,虽前后两部婚姻法对婚姻成立的必备条件、禁止条件和形式要求做了明确的规定,但是对于违法婚姻上面一直是立法上的空白。从而造成了无法可依,纵容违法婚姻的滋生。针对这一盲点,新婚姻法在无效婚姻的类型、可撤销婚姻和无效、被撤销婚姻的后果三个层次作出了规定,初步构建中国婚姻立法上的无效婚姻制度。新婚姻法的这一创设和补充折射出以下重要历史意义:

1 无效婚姻制度作为婚姻制度的有机组成部分,在法律上充分完善婚姻制度,保障婚姻法制建设的发展,也是我国走向法治化的重要步伐之一。

2 建立无效婚姻制度,维护婚姻法的尊严。提高婚姻质量和社会和谐发展。

3 明确划清婚姻合法性和违法性及其法律后果的界限。为惩治违法婚姻以及过错当事人提供了明确的法律依据,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4 通过这一制度的运行,提高人们婚姻法律意识,清除社会中普遍存在的“婚姻是个人私事,结婚不违法一样“的消极心理。

5 无效婚姻制度能提高人民法院和婚姻登记机关的工作权威,扩展婚姻的社会监督,充分发挥婚姻法的导向与谨防的社会效果。

第三章我国无效婚姻制度的不足之处与建议

  我国无效婚姻制度的不足的若干思考

设立无效婚姻制度是修订《婚姻法》的一大特色,也是我国婚姻家庭立法的一大飞跃,也是完善我国婚姻家庭法与国际趋势接轨的必要举措。但是,此次《婚姻法》的修改只是过渡性修改,关于无效婚姻制度不是很完善,因此也受到法学界学者们的诸多质疑。笔者将就我国婚姻无效制度中存在的问题,结合我国学者的理论对我国无效婚姻制度中存在的问题进行浅显的探讨。

1 无效婚姻制度立法精神的不足

2011年《婚姻法》规定,无效婚姻和被撤销的婚姻,自始无效,双方当事人不具有合法夫妻的权利,也不承担夫妻间的义务,规定无效婚姻存续期间所生子女为非婚生子女。同时,在无效婚姻制度看,目前对无过错方和弱势方的保护仍是空白。立足全局,我国的无效婚姻立法理念仍以制裁为主,缺乏救济精神。不分善意与恶意,给双方当事人予以同样的制裁,对于善意的一方来说,是很不公平的。

而纵观世界上各国设立无效婚姻制度的立法理念来说,都经历了一个从救济到制裁再到救济与制裁相结合的演变过程,法律从维护形式正义转变成维护实质正义。在制裁违法行为维护法律尊严的同时,也应该对于善意的一方给予一定的补偿。就《法国民法典》第201条规定“经宣告无效的婚姻,如原本系善意缔结,对夫妻双方仍生婚姻之效果”,法国这条规定就是婚姻虽在法律上无效,但是婚姻当事人缔结婚姻时不知道存在无效原因,善意相信其缔结的婚姻是合法的,便推定配偶,享有与合法配偶相同的权利。

2 引起婚姻无效法定事由的不足

《婚姻法》第10条的规定的四条法定事由是目前法律对引起婚姻无效的事由的规定。这些法定事由具有一定科学性,但是在经过长期的司法实践发现该条文依旧有不足之处。

1) 对于禁止结婚亲属范围的认定。我国《婚姻法》第七条第一项规定,直系血亲和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禁止结婚。这项规定是从优生优育和伦理道德的角度来考虑的,是保证人口素质的基本要求。但是对于直系姻亲、拟制直系血亲和中表婚这些情形,法律却没有对此明确的予以规定其是有效还得无效,是否需要履行具体的手续。这些方面都很含糊其辞,不利于司法实践的开展。

2 ) 关于对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而婚后尚未治愈的认定。新《婚姻法》中并没有明确的规定哪些疾病是属于不应当结婚的疾病。而参照《母婴保健法》可知,不应结婚的疾病主要包括三类:严重遗传性疾病、指定传染病与精神疾病。就此条款,有以下几点疑问:一是是否这三类疾病都是属于绝对的禁婚病。二 如果婚前当事人患有不当结婚的疾病,本人不知情,婚检也未查出,婚后发现了且不能治愈,此类情形是否应该宣告婚姻无效 。三是患有精神疾病的,如果暂时治疗,患者婚前未隐瞒患病事实。对方也愿意接受。婚后复发不能治愈的,这类情形是否也应当宣告婚姻无效?

3 缺乏结婚形式要件的婚姻

   根据《婚姻法》的相关规定,要求结婚的男女双方当事人必须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登记结婚。结婚登记是必经的属于强制性规范。那么在《婚姻法》中只是要求未办理结婚登记的应该补办登记,那没有补办登记的婚姻效力该是什么呢?法律并没有对此作出解释和明文规定。

4 关于同性恋婚姻效力方面的立法欠缺

在我国,同性婚姻的无效性是毋庸置疑的,似乎法律是没有必要再对此进行明确的规定确认无效。但是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要求结婚的同性恋群体越来越壮大。如今同性恋者有了专门不公开的活动场所,有些国家甚至承认同性恋婚姻。荷兰是世界上第一个允许同性恋结婚的国家,并在2000年通过了一项法案,允许同性恋者像正常人一样注册结婚,且给与离婚的权利。那么在我国是否应该给予同性恋者结婚的权利,我国法律并未说明。

5 无效婚姻救济制度的薄弱

我国婚姻法对婚姻被宣告无效后,善意当事人和子女的救济制度涉及的很少。仅散见于财产处理方面的照顾无过错责任一方的原则;重婚导致的无效婚姻不得损害合法婚姻当事人的财产权利;允许合法婚姻当事人以有独立请求权第三人身份参加诉讼以及所生子女适用婚姻法有关父母子女的规定。那么我们可以质疑的是,对于无效婚姻存续期间内所生子女权利的如何保护,婚姻被宣告无效后,对无过错方是否有救济,救济是否包括物质赔偿请求权和精神损害赔偿请求权?

二、关于完善无效婚姻制度之我见

1 确立无效婚姻制度制裁与救济并重的立法理念。笔者认为,无效婚姻和可撤销的婚姻虽是违法的,但发生在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婚姻关系是既成的事实,后果无法逆转,这也与一般的民事行为不同无法通过恢复原状、赔偿损失就能弥补。在被宣告婚姻无效的情况下,当事人已经受到一定的伤害,如果再用法律加以制裁,会给当事人及其子女带来不可估量的消极影响。因此 ,借鉴法国的婚姻制度,笔者认为法律在制裁违法婚姻的同时应当给予善意当事人及其子女一些切实可行的救济措施,体现法律的尊严和人文关怀。

2 对导致婚姻无效和可撤销的情形做相应的调整。第一,笔者认为应当把不办了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的情形也明确为无效婚姻。总所周知,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当事人只举行了婚礼却没有办理结婚登记,从立法精神来看,不办结婚登记婚姻是不成立的,但是正如我们上文所阐明的我国婚姻法所规定的无效婚姻和可撤销婚姻的情形中并没有明确包含此项规定,而仅仅规定了应当补办结婚登记。而总所周知,199421日之前,双方已符合结婚是指要件的,按照事实婚姻来处理,199421日之后,双方已经符合实质要件的在案件受理前补办结婚登记,未补办的按照解除同居关系来处理。该条只能说明此类情况下男女双方向法院起诉离婚时应当怎么办,而未明确说明是否属于无效婚姻。在我国偏远农村,有相当一部分的人没有结婚登记的意识,普遍认为只要举行了仪式就是合法夫妻了。可是一旦出现了纠纷,解决起来就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特别突出的时子女的法律地位。如果婚姻的一方当事人死亡,那么另一方是否可以成为法定的第一顺序继承人。从立法精神来看,没有进行结婚登记就没有婚姻效力,但婚姻法却无明文规定,显得立法前后不一。在日本,《日本民法典》第739条有“婚姻,因按户籍法的规定所进行的申报,而发生效力”。笔者认为,结婚登记是法律规定的结婚形式要件,不符合此要件的婚姻都是违法婚姻无效的。

3、明确禁止结婚亲属范围和关于对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而婚后尚未治愈的思考建议

首先对于禁止结婚亲属范围,笔者认为,出于伦理道德的考虑,对于直系姻亲,应当予以禁止。即便姻亲关系消灭也不应使此项结婚障碍消除。但是从古来看,所谓的中表婚在历史上一直流传,人们认为是亲上加亲,可见在某程度上并不违背伦理道德。但是1950年和1980年的婚姻法逐步禁止了中表亲,这也是基于优生优育的基本准则的考虑。但是假设中表亲结合,只婚不育,却并不会对社会造成任何危害,以禁止生育剥夺其结婚的权利,这样的法律似乎过于死板和严苛。因此,笔者本着单纯的成人之美的臆想认为,只要中表亲之间,通过了技术手段杜绝了生育,还是可以允许这样的中表亲的存在。

其次是禁止结婚的疾病方面。基于人为关怀,将严重遗传性疾病与指定传染病排除禁婚病之列是一项有益的举措。根据《母婴保健法》第十条的相关规定,经婚前医学检查,对诊断患医学上不宜生育的严重遗传性疾病的,医师应当向男女双方说明情况,提出医学意见,经男女双方同意,采取长效避孕措施或施行结扎手术后不生育的,可以结婚。可见,该法并未将患有严重遗传性疾病情形列为禁婚病。而对于指定传染病患者而言,也不应剥夺其婚姻权利。如果一方当事人明知对方有传染病,仍然出于感情愿与之结婚,愿意继续扶养他,这既能减轻社会负担,也有利于患者更好地康复。因此,把此类情形认定为无效婚姻,实为不妥。而如果按可撤销婚姻对待,把是否请求撤销的权利赋予当事人自己来行使,才更有利于体现对人的尊严和符合人性的生活条件的肯定,也能更好地体现婚姻自由原则。

但是对于患有精神方面疾病的情形应当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根据民法精神对民事行为能力的规定,患者因精神病而被认定为完全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则就无婚姻行为能力,应当完全禁止结婚。但是如果这个患者是间歇性精神病情形,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结婚时未发病,出于正常且能够正确表达真实意愿,且对方知道且愿意承担婚后的一切后果,那么笔者认为法律应当认定此类婚姻的合法性。这也能体现民法的保护私权的精神,更好的维护实质正义。

4 宜把同性结婚也明确的列入无效婚姻

尽管一些国家和地区开始承认同性恋,但在我国,传统和习惯都是不能接受同性恋者结婚的,依据我国婚姻法第5条的规定,结婚必须是男女双方自愿。由此得知,在我国法律规定的结婚的 条件是男女双方,进而排除了同性恋的合法性。虽然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同性恋者的数量增多,但是鉴于同性恋是一种病态的心理行为,笔者建议我国应当把同性间缔结的婚姻也明确的列为无效婚姻的范围。

5 应当设立无效婚姻的救济制度

笔者认为,我国对婚姻宣告无效后,对善意方及其子女的救济规定不够全面,应当设立无效婚姻的救济制度,主要包括以下几点想法建议:

1) 对无效婚姻存续期间所生子女权利的保护

根据我国婚姻法的规定,婚姻被宣告无效或者被依法撤销后,自始无效,法律不承认当事人是合法的夫妻,双方所生子女为非婚生子女。笔者认为,对于婚姻的无效,子女是无辜的,但是这一“非婚生子女”的后果却深深影响着子女;我认为父母的过错不应当累及子女,况且在理论界,对于子女的婚生与非婚生已经遭到了质疑。出生是已经发生的时候这一事实取法你装,无论基于合法的婚姻和违法 婚姻出生的子女都是父母的子女,法律对他们的地位加以区别 笔者认为是不合理的。法律不应当把对违法婚姻当事人的制裁加诸于子女身上,尤其是目前非婚生子女与婚生子女的法律地位相差悬殊,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涉及到继承权和抚养权的问题。

尽管如此,法律规定了无效婚姻和被撤销婚姻在被宣告无效和撤销后所生的子女是非婚生子女,但是也同时规定了非婚生子女与婚生子女拥有相同的权利义务,而事实上,非婚生子女的法律地位在现实社会中的认可度是很低的。就英国的法律而言,现代的英国法律规定,可撤销婚姻所生子女为婚生子女,对于无效婚姻,规定凡孩子出生在婚姻成立之后,都视为婚生子女,充分体现了法律追求的实质正义的精神。因此笔者建议我国的无效婚姻制度可以借鉴这一规定,有条件的承认无效婚姻和可撤销婚姻存续期间所生子女的地位为婚生子女,从而保护子女的权利。

2) 婚姻被宣告无效后,应当对无过错方的救济

涉及所谓的过错与无过错一方,便会与导致婚姻无效的原因有关。笔者认为应当设立推定婚姻制度。因为,导致婚姻无效的原因很多,牵扯的责任有的在于当事人双方,有的在于一方故意隐瞒或者欺骗。在此种情况下,法律应当惩罚与救济并重,在惩罚过错方的同时保护善意方的利益。

《法国民法典》第201条规定了推定婚姻制度,根据这一制度,无过错方有权请求过错方给予经济上的帮助且在过错方死亡时有权依法继承其财产。笔者认为在婚姻无效制度中增加损害赔偿内容,可以保护善意当事人的利益,也可以有效的遏制此类违法行为的再发生。减少违法婚姻,引导公民按照法律要求创设婚姻关系,也是建立婚姻无效制度的目的之一。虽然我国婚姻法在处理无效婚姻的共同财产上采取了照顾无过错方的原则,但是如何照顾都是由法官自由裁量,这显然不足以保护善意方的权利。因此笔者认为建立设立推定婚姻制度,能够充分的保护善意方和子女权利。另一方面,婚姻关系不同于普通的民事关系,婚姻关系一旦破裂会给当事人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带来很大的影响。依据婚姻法的《解释》一,重婚导致婚姻无效的,合法婚姻受到侵害的当事人有权请求精神损害赔偿,但是对于无效婚姻的善意方却没有规定可以提起精神损害赔偿。无效婚姻的善意方没有过错,是违法婚姻的受害者,婚姻被宣告无效后要承受社会和家庭的压力,因此他们所受的伤害很大,法律应当赋予他们精神损害赔偿请求权。

无效婚姻制度经历了百年的洗礼发展至今,尽管各国对该制度的规定有所不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婚姻被宣告无效后,受害者主要是善意缔结婚姻的乙方及其子女,这也为立法者提出了心的难题。如何能更好的保护善意方?如何保护所生子女的权利地位?尤其是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社会的极速变迁给我们带来诸多思考,比如同性婚、婚生子女与非婚生子女的划分是否合理等等问题

  修订后的婚姻法设立了无效婚姻制度,对无过错方的权利走了原则性的规定,但是笔者认为还不足够,更多的应该在立法层面对无过错的救济做出更细致的可行性规定。

 

参考文献:

曹诗权主编.《婚姻家庭继承法学》. [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1995.

2陈苇. 《关于建立我国婚姻无效制度的思考》[J]. 法律科学, 1996,(4.91

3孟令志.无效婚姻论[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6142.

4巫昌祯.婚姻家庭法新论[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27153

5 199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家庭法》(法学专家建议稿)载于秉肇星主编的《民商法论丛》,第14.法律出版社,20044月版,第775-776.

6薛宁兰 .《婚姻无效制度论——从英美法到中国法》[J]. 民商法学,20018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