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蒙论文网
新闻详情

从领取他人土地补偿款纠纷案谈侵权与不当得利

发表时间:2020-02-05 22:21作者:梦涵

一、案由:广东省王某诉陈某土地补偿款纠纷案

二、案情介绍:

原告:王某

被告:陈某

199810月,原告王某与被告陈某经人介绍结婚,婚后二人与陈某的父母分开生活。1998年冬,因村里土地分配改革,原、被告共同分的土地并共同耕种而原告王某在原籍的土地被收回。2002年七月,原、被告因感情破裂离婚,该地一直由被告陈某耕种经营.2008年,因当地建设需要,该土地被征用,童年的10月,被告董某分别从其所在的社区领取了二人的土地补偿款601.68元、463.68元,合计一共1065.36元,并将属于原告王某一半的土地补偿款即532.68元据为己有。王某得知实情后与陈某多次交涉未果,于20092月起诉要求被告陈某返还王某的532.68元。

广东省某市人民经审理认为,原告王某与被告陈某结婚后与被告父母分开生活,在土地调整时原、被告共同分得土地,并共同耕种,该土地被征用后,土地补偿款应归二人共同所有。被告陈某所领的1065.36元,称是自己与哥哥陈某某的土地补偿款,无事实依据不予采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九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陈某付原告王某土地补偿款532.68,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履行完毕。

三、案件的焦点

本案的焦点在于:陈某的行为是属于侵权,属于不当得利,还是侵权与不当得利的竞合?

四、争议与分歧

第一种观点认为属于侵权:

有人认为是属于侵权行为,首先分析一下什么是侵权。侵权行为是一种侵害他人权益的行为,就侵权的一般构成要件来说,应当具备四要素:1.有损害事实发生,2.行为的违法性,3.损害事实与行为之间有因果关系,4.行为人的主观具有过错。从本案来看,被告某在主观上有非法占有土地补偿款的故意,具有明显过错;客观上实施了占有的行为,该行为侵害了某对532.68元土地补偿款的所有权,具有违法性;某应得的土地补偿款没有得到,利益受到了损害;被告某的占有行为是导致某利益受损的直接原因,某的损失与某的非法占有之间有因果关系。由此看来,陈某的行为似乎符合侵权的构成要件,属于侵权。

第二种观点认为属于不当得利:

还有人认为是不当得利。所谓的不当得利是指没有合法取得不当利益,它是产生债的原因之一,属于民法上的债权范畴。尽管不当得利的构成要件在法学界具有很大争议,但是普遍倾向于四要件,即:1一方必须获得利益 2必须他人受到损失3受利益和受损失之间有因果关系 4 受益必须没有法律依据。从本案来看,被告陈某擅自占有属于王某的另一半土地赔偿金显然是得到额外利益的,具备主观上具有明显的过错;实施的占有行为,该行为造成了王某本应得而未得的损失,利益受到损害;被告的行为是导致王某利益收到损害的直接原因,王某的损失与陈某的违法行为有因果联系,且陈某获得利益的渠道无法律依据。因此,陈某的行为构成了不当得利便也似乎说得通。

第三中观点认为属于侵权与不当得利的竞合:

所谓不当得利与侵权的竞合是指由于某种违反义务的行为,在民事法律效果上既符合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又符合不当得利的构成要件,从而在法律上导致了这两种责任形成的并存和冲突。那么基于给付外的事实而产生的不当得利中,其典型形式是是因受益人实施了侵权行为而产生的不当得利。主要是四种情形:1、非法使用他人财物2、 非法出租他人财产并获得利益 3、 非法处分他人财产并获得利益   4、侵害他人知识产权而获得利益。本案中,可以看出被告陈某将处置土地的二人共同所有的土地补偿金非法据为己有,使得原告王某受到损失,看起来也似乎符合不当得利与侵权的竞合条件。

  本人观点

综合上文所阐述,本人赞成第二种观点,陈某的行为属于侵权行为。首先基于侵权的构成要件分析,本案中,被告明知该土地补偿款有王某的一部分,行为上依旧实施了占有,将王532.8元土地补偿款的据为己有致使王某受损 ,符合侵权的四要件。那么其他两个观点是否又无中生有呢?对于第一种观点,有人认为是不当得利,但是笔者认为,是明显忽视了行为人的主观意识。根据上文王某所分析的不当得利四要件来看,若从表面分析似乎情有可原,基本符合所有的要件。而,我们所知,侵权行为之债与不当得利之债的立法目的存在重要差异。侵权行为的立法目的在于对行为人的行为给予法律上的否定性评价,使得受害人因侵权行为所受到的损害得到补偿,并对不法行为予以制裁,不当得利之债的立法目的在于恢复当事人之间因不当变动而受到破坏的利益平衡,并非对受益人非难。另外侵权行为与不当得利在构成要件上有重大的区别,不当得利之债应以受益人的客观受益为前提,至于受益人是否具备主观过错,对不当得利之债的构成不产生影响,而侵权行为则不同,侵权行为的构成应以行为人的主观过错为条件,加害人必须具有主观上的故意和过失,至于行为人是否因自己的行为受到客观利益在所不会。这也是认同第一种观点的人们忽视的关键点。本案中,被告陈某虽与王某离异,但是该土地是在婚姻存续期间所得且离婚时并未对土地所有权进行分割,在该土地所产生的补偿款即归两人共同所有,为共同所有权。被告陈某在领取土地补偿款时,未征得原告同意,擅自将王某的土地补偿款占有,实施了加害行为,其行为构成侵权。被告陈某的主观恶意明显表现在于以下几个方面:第一、陈某在领取土地补偿款时,明知自己没有对于属于王某部分土地补偿款的所有权,擅自领取。第二、原告王某在知道陈某领取了自己的一份土地补偿款时曾几次向被告陈某索要,要求返还,但是被陈某拒绝甚至编造谎言意图掩盖事实真相。无疑,暴露了被告赤裸裸的主观恶意的意识,尽管在法学界有大部分的学者主张将不当得利的当事人的主观意识予以明确,但是终是争议,明确不当得利当事人的主观意识在某种程度上细化了当事人的权利,在一定程度上缩小了不当得利的责任的范围,确实是符合我国公平平等的准则。但就目前对待区分不当得利与侵权责任而言,其侧重点还须斟酌。对于第三个观点,认为是不当得利与侵权的竞合,个人认为,该案件事实清楚,理由充分,并不存在不当得利与侵权的竞合。既然在当事人的主观方面进行区别分析,那么不当得利与侵权的竞合就不攻自破了。

但是,上述三种观点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侵权责任的复杂,在司法实践中无法做到明确把握,也暗示了众多责任的竞合问题。法律基于不同的目的从不同的角度规范社会生活而作出各种抽象规定,使得同一行为可能符合数个法律规范所要求的要件,且该数个规范均能够适用,从而发生责任的竞合。侵权责任的复杂性与广泛性也导致了诸多竞合的问题比如:侵权责任与违约责任、侵权责任与不当得利等等,那么明确侵权责任便显得尤其的重要。

总结

  侵权制度是我国民法中一项重要的制度,涉及到社会各界利益平衡问题一旦处理不好就会影响全局。因此在实务中应当明确民法领域里侵权与其他责任竞合的区别方式,掌握好侵权基本的知识,充分了解两者之间的差异才能更好运用于实务,维护法律的公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