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蒙论文网
新闻详情

概念隐喻在初中英语词汇教学中的应用

发表时间:2020-02-01 22:41作者:曦哲

 

近几十年来,众多学者的研究集中在“隐喻”的课题上,其研究范围跨越哲学、语言学、心理学、教育学等多个领域。传统上认为,隐喻是语言学上的一种修辞方式,随着学科间的交融不断加深,概念隐喻理论产生,把隐喻归结为“一个具体的概念域向一个抽象的概念域的系统映射”,并认为隐喻是一种思维的方式,也是认知的手段。语言学家们发现了隐喻与语言之间文化交融有着密切的联系,同时也认识到了隐喻与认知之间的存在着一定的联系,并探索着将隐喻理论引入到语言的教学中去。

现阶段概念隐喻多集中运用在大学的教学阶段,如果将概念隐喻的理论应用在初中阶段,即从英语的学习初期就培养学生掌握良好的词汇学习方法和记忆的策略,能准确了解词汇所蕴含的文化意义,就会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也能为学生在接下来英语学习阶段打下良好的基础。本课题的研究目标是培养学生概念隐喻思维能力,从而提高初中生词汇学习的能力,达到记忆并能灵活运用的目的。本文将重点研究概念隐喻对初中生学习英语单词,特别是对于英语词汇中的习语、多义词、复合词及派生词影响作用, 同时归纳了三种培养学生的隐喻思维的方法。本篇论文选题贴近教学实际,对今后词汇教学方法的应用具有实际指导意义。

关键词:概念隐喻,初中阶段,词汇教学, 隐喻思维


随着经济的发展,国际之间交流的日益紧密,作为国际通用语言的英语,已经是越来越多人们的关注所在。现阶段世界有三分之一的人口讲英语,七成以上的电视节目是英语节目,电脑的操作系统甚至键盘都是英文的,在国际性的会议中,英语也被认定为官方的语言,由此可见英语的重要性。许多国家在基础教育发展战略中,都把英语教育作为公民素质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将其摆在突出的地位。在我国,英语的学习也早已成为各地区和学校的基本课程之一,而且会英语已经成为个人能力的基本要求之一。

提到英语学习就必须谈及英语的词汇。词汇是语言的三要素之中最重要的一点,是语言的基本材料,同时更是语音和语法的载体。语言学家Wilkins曾经说过,“没有了词汇,一切都无从谈起”。River也认为,“掌握足够的词汇是成功运用外语的关键”。可以说,一个人词汇量的大小也在一定程度上表明这个人英语水平的高低。如何提高学生的英语词汇水平,如何利用正确而科学的方法让学生掌握更多的词汇,了解更多的词汇内涵及其所承载的文化意识,是语言学家和前线英语教师的关注所在。

传统上英语词汇教学的方法有很多种,构词法、音义结合法等都曾经风靡一时。而近几十年来,随着认知语言学的发展,隐喻理论在认识多义词现象及其词语的语义扩展方式方面为英语的词汇学习提供了很好的思路。根据认知语言学的理论,多义词的词义扩展不是任意的,毫无规律的,而是有理据、有规律可循的。弄清这种理据和规律无疑会帮助学生理解和记忆多义词的各种用法,从而扩大其接受型和产出型词汇量。隐喻可以从认知的角度改进英语词汇学习和教学。如果学生能了解一词多义现象背后所隐藏的本国语者的认知思维方式,认识多义词各个义项间的联系模式,那么学生或许就能按这些方式从一个多义词的已知义项推导出或更好地理解其在具体的语境中的未知意义,从而有利于记忆和灵活使用该词。因此,词汇教学中应把隐喻概念作为一项重要内容,并作为扩大词汇量的一个重要手段。

现阶段概念隐喻的理论用在词汇教学上大都集中在大学阶段。随着英语的普及化以及人们对英语的日益重视,如今对初中学生的词汇量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笔者提出将概念隐喻理论利用到初中英语的教学中去,意在从初中起就要求教师就重视隐喻思维方式的培养,这样就能尽早帮助学生掌握词汇记忆的有效方法,提高学生学习英语的兴趣和积极性,并为学生以后的英语学习中提供更好的方法指导,也使学生在以后自主学习中打下良好的基础。

本课题的研究目标是通过对概念隐喻的工作机制即跨域映射的应用,来培养初中生概念隐喻思维能力,从而提高初中生词汇学习的能力和效果,达到记忆并能灵活运用的目的。概念隐喻思维可以使人们通过借助具体、熟悉的事物去理解抽象和陌生的事物,借助这种认知的机制,本文将重点研究概念隐喻对初中生学习英语单词,特别是对于英语词汇中的多义词、复合词、派生词及英语习语等所包含的文化内涵的影响作用。

笔者已经对所在单位的初一学生进行了为期近两年时间的跟踪测试、调查,掌握大量真实、全面的第一手资料,旨在从教学上进一步验证概念隐喻对初中生词汇学习的有效性和可行性,研究贴近实际教学,因此具有较高的实用价值。


第一章初中阶段英语学习要求及现状分析

一、初中阶段英语词汇学习要求

在我国,外语课程是基础教育阶段的必修课程之一,而英语则是外语课程中最重要的语种。初中生通过英语的学习过程和实践活动过程来掌握的英语语音、词汇和语法等基础知识,同时掌握听、说、读、写、译等基本的英语技能,培养英语语言综合能力,以更好地适应现代社会发展的需要。可以说,英语课程的学习过程,既是学生通过英语学习和实践活动来逐步掌握英语知识和技能的过程,也提高语言实际运用能力的过程;同时英语学习也是一个陶冶情操、拓展视野、丰富生活经历、开发思维能力、发展个性和提高人文素养的过程。

初中阶段的英语教学属于基础教育阶段。基础教育阶段学生应该学习和掌握的英语语言基础知识包括语音、词汇、语法、功能和话题等五方面的内容。初中英语课程标准中规定:基础阶段英语课程的任务是激发和培养学生学习英语的兴趣,使学生树立自信心,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和形成有效的学习策略,发展自主学习的能力和合作精神;使学生掌握一定的英语基础知识和听、说、读、写技能,形成一定的综合语言运用能力;培养学生的观察、记忆、思维、想象能力和创新精神;帮助学生了解世界和中西方文化的差异,拓展视野,培养爱国主义精神,形成健康的人生观,为他们的终身学习和发展打下良好的基础。

此外,新颁布的英语课程标准要求学生初中毕业时学会使用15001600个单词和200300个习惯用语和固定搭配。“学会使用”就是强调学生要学会在真实的情景中用所学词汇表达意义、传递信息和交流情感。初中英语新课程标准教材词汇的特点是新、长、杂、多,每个单元有7080个单词(包括带星号的在内),教材中的提示语、解释语中还有许多生词。然而,词汇教学在目前还是中学外语教学的薄弱环节,教师缺乏有效的词汇学习方法的指导,只是简单地把词汇学习的任务留给学生,由于学生缺乏对词汇结构的深层理解,主要是靠死记硬背记忆单词,很少运用或不会运用词汇学习的策略,词汇遗忘现象严重,许多学生花费了大量时间背单词,效果却不理想,挫伤了学生学习外语的积极性。

二、初中阶段英语学习现状及问题

(一)初中生对于英语学习的动机存在缺陷

虽然有些初中生对英语课比较重视的,而且也能按照然教师的要求完成作业和练习,然而大部分学生的动机还是存在的缺陷。笔者通过统计我校初中生的问卷调查结果得出结论,将近百分之七十的学生认为英语学习的目的是“为了升学考试”、“为了以后有用,能找份体面的工作”,还有些学生竟然认为英语是“为父母和教师”而学习,在价值取向上本身就具有严重的缺陷。这充分反映了学生对于英语的学习动机并不明确,而且明显的具有功利性的色彩,对英语课程的价值认识不够全面,仅仅表面的认识到了英语课的实用性。

(二)初中生进行自主学习英语的意识薄弱

初中阶段是学生的智能发展的关键阶段,很多意识形态都是正在形成的过程中。一般来说,初中生意识不到自主学习的重要性,还处于等着老师来“逼迫”学习的状态中,缺少主动学习的态度,有些同学甚至有些不懂的问题也懒得去搞清楚。此外,同学之间也缺乏合作精神,心理比较脆弱,英语学习上不够尽力。

(三)初中生不适应英语课堂的教学模式

有不少的初中生在被问到学习英语的困难时,提出了并不适应教师的教学方法这一点。有17%的学生认为教师有时讲得过快,听不懂,有的地方讲得也不够清晰。也有学生认为教师为了提高教学质量把讲授的时间占据了整个课堂,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满堂灌”的教学模式,教学过程缺少练习,没有体现出学生在课堂上的主体地位。

(四)初中生进行英语学习总体时间较少

英语是一门需要长时间不断学习的学科,除了在学校和课堂中的教学之外,课后也需要不断的巩固和联系。然而大部分同学在课下学习英语主要是为了完成教师布置的作业,课后讨论英语学习方面的学生更少。虽然学生能够意识到英语学科的重要性,但是课后花的时间还是不够,通过对我校初中生的问卷结果进行总结可见,课后经常花时间学习英语的占的21%,为了完成老师的作业偶尔花时间在英语学习上的占53%,很少学习英语的占19%,几乎不花时间在英语上的同学比例为7%

(五)初中生学习词汇的方法过于单一

从以上对于初中生英语学习的现状来看,他们在英语学习方面的还是存在着一定的问题,此外,初中生进行词汇学习的方法过于单一,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是受英语教师的教学方法的影响导致的。80%以上的学生承认不会背单词,而且只有在老师要考试的基础上不得不进行背诵,可悲的是背完单词很快就忘记。背诵的办法无外乎拼读背诵,背词性和词义,缺少词义文化知识和发散思维的训练。

第二章隐喻理论的研究现状及发展趋势

一、隐喻及概念隐喻的性质及定义

随着隐喻研究热潮的到来,很多知名的学者对于隐喻的性质和定义进行了论述,其中包括哲学家、思想家、语言学家、教育家等各行业的描述。英语的metaphor(隐喻)一词来源于希腊语metaphora,该词由metapherein合成,意思分别是overcarry,合起来意思是carry over(带过来,拿过来),因而这一词的整词意思是一种由此及彼的转换,将此事物转换为彼事物。

(一)学者对于“隐喻”的理解

古希腊的哲学家、科学家亚里士多德就曾经说过: The greatest thing by far is to be a master of metaphor. (到目前为止最伟大的事情就是成为隐喻大师。)

美国著名的散文家艾默生也曾形容过隐喻:The whole nature is a metaphor of human mind. (整个自然界就是人类的一个隐喻。)

Burke曾在书中写道:Metaphor as a device for seeing something in terms of something else.(隐喻就是通过某事来理解另外一事的机制。)

Sweetser指出隐喻是“一种常被忽视的联系一词多义的重要资源”。Metaphor allows people to understand one thing as another, without thinking the two things are objectively the same. Metaphor is a major structuring force in semantic change. Metaphor operates between domains. (隐喻可使人们将一件事物理解成另一件事物,不必考虑两者之间在客观上是否相同。隐喻是语义变化中一种重要建构力,在不同的概念域之间运作。)

(二)认知角度的隐喻发展

德国哲学家Blumenberg1960年和1971年分别发表了论文Paradigms for MetaphorologyObservations on Metaphors,在其论文中第一次使用了“隐喻学”(Metaphorology)这一术语,认为隐喻学应用从思维(认知)角度来研究隐喻,通过隐喻可帮助我们了解认知的基本结构(参见Jakel,1999:15.

LakoffJohnson则被视为是近年来从认知角度研究隐喻的代表人物,他们于1980年出版的Metaphors We Live By (《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被看做是这一领域研究隐喻的经典著作。

(三)词典中对于隐喻一词的定义

词典中也明确定义了“隐喻”这一概念。

The Cambridge Encyclopedia Of Language (Cyrstal,1997)把隐喻定于为:把两个不同的概念隐含地联系起来,暗示出其间的相似性。

Oxford Concise Dictionary Of Linguistics (Matthews,1997):隐喻是Lakoff80年代所谈到的一种普遍模式,在这种模式中,一种语域可以系统地用另一种语域中的词汇来谈及或表达。

《现代汉语词典》(1996版)中对隐喻所下的定义为:比喻的一种,也叫暗喻,不用“如”、“像”、“似”、“好像”等比喻词,而用“是”、“成”、“就是”、“成为”、“变为”等词,把某事体比拟成和它有相似关系的另一事体。

《辞海》1999版的定义:比喻的一种。本体和喻体的关系,比之明喻更为紧切。明喻的形式上只是相类的关系,隐喻在形式上却是相合的关系。本体和喻体两个成分之间一般要用“是”、“也”等比喻词。

(四)概念隐喻的定义

“概念隐喻”的理论思想首先是在Lakoff Johnson在《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一书中提出来的。这本书开篇就叙述到:“我们在这本书中谈到像‘论辩就是战争’这样的隐喻时,这里的隐喻必须理解为‘隐喻性概念’。”洛阳外国语大学教授朱小安博士把这一术语译为“隐喻概念”,也有学者把实际语言中的隐喻称之为“隐喻表达式”。“隐喻概念”和“隐喻表达式”分别从认知和语言的角度对隐喻做出了界定。

概念隐喻理论认为隐喻是从一个具体的概念域向一个抽象的概念域的系统映射;隐喻是思维问题,不是语言问题;隐喻是思维方式和认知手段;隐喻的本质是概念性的;隐喻是跨概念域的系统映射;映射遵循恒定原则;概念隐喻的使用是潜意识的等等。既然隐喻在本质上是概念性的,所有的人类语言中也就都应该大量存在着隐喻的例证。概念隐喻理论的观点促进了认知语义学的整体发展。

二、隐喻理论的研究现状及发展趋势

Lakoff是认知语言学的开拓者。1980年,George Lakoff Mark Johnson在吸取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发表了Metaphors We Live By(《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一书,标志着隐喻的研究突破了传统研究的界限,进入到认知观的研究全面开始。这本书从隐喻这个话题出发,讨论了隐喻与认知,以及人们生活中的隐喻等。他把隐喻看作是人们思维、行为和表达思想的一种系统的方式,而语言中的隐喻只是一种派生现象,即隐喻概念(metaphor concepts)或概念隐喻(conceptual metaphor),并且在人们认识客观世界中起着主要的和决定性的作用。

1987年,Mark Johnson出版的 The Body in the Mind: the Bodily Basis of Meaning, Imagination and Reason是认知语言学的奠基著作之一,该书并认为思维图式和隐喻结构作为语言使用和理解的两大认知结构,是人们获得新颖的想象力和新的经历的重要的基本方式。

1990年,Lakoff 出版了Woman, Fire and Dangerous Things 他提出在语言上我们分类的方式经常是放射状的和隐喻式的而非等级式的。1999年,LakoffJohnson 合作出版了另一本著作 Philosophy in the Flesh, 并认为思想大都是无意识的,抽象的概念大都是隐喻的。在此期间,应用于教学方面的概念隐喻理论有了长足的发展。

Low讨论了隐喻的普遍性和向心性,并主张学生需要发展隐喻能力和隐喻意识,培养理解和创造隐喻的策略。而掌握词项的隐喻扩展意义是学习新词汇的一项重要内容(Laufer 1997)。

Lazar1996)倡导利用比喻以扩大学习者的词汇量,他提出了几项活动来帮助学习者理解和创造隐喻,认为对英语学习者来说,理解和创造英语隐喻是重要的词汇积累技巧。

Machlennan认为隐喻是语言不可缺少的一个部分,并主张学习传统的隐喻模式可以简化词汇的习得及促进语法的学习。Zoltan Kovecses运用概念隐喻对各种情感词汇做了详细的研究分析,并与Peter Szabo通过动词短语教学实验证明概念隐喻对学生词汇学习的有效性。

1996年第一届隐喻研究和应用研讨会举行,1999年与此同名的书出版。作为研讨会的组织者和书籍的编辑,Lynne Cameron Graham Low1999年也发表了一系列关于隐喻的文章,他们指出隐喻的研究虽然在过去的十年里得到了很大的发展,但是对应用语言学的影响却很小。Richard Bailey也与2003年在他的文章中指出作为应用语言学一个重要方面的英语词汇教学,值得概念隐喻理论更多的关注和研究。

Boers2000)的对3组学生进行的实验表明接受了隐喻意识教法的学生词汇能力明显优于接受传统词汇教学的学生。Schmitt2002)认为分组是帮助(词汇)记忆的一种重要方式,而概念隐喻恰好提供了一种有效的分组方式。

我国外语界对隐喻的引进和介绍大致始于20世纪90年代,其中的代表人物有林书武、束定芳和赵艳芳。根据《外国语言研究论文索引》和统计,自1990年以来,国内刊物发表了百来篇有关隐喻研究的文章,主要是介绍国外隐喻研究的情况和重要论著的文章,其中比较重要的如《外语与外语教学》1994年第二期刊登了林书武对《隐喻,其认知力与语言结构》一书的评价;1995年第二期发表了赵艳芳的对《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一书较为全面的介绍与评价,等等。同时也出版了一些专著,如束定芳的《隐喻学研究》,胡壮麟的《认知隐喻学》等,这些专著全面地阐述了隐喻的本质、产生原因、理解过程及工作机制。

束定芳讲到 “隐喻无处不在,我们日常的口头交际中平均每三句话就会出现一个隐喻。 ”语言的本质是隐喻的,研究习语就要认识和把握它的隐喻特征。 体验哲学和认知语言学认为:隐喻不仅是语言中的修辞现象,而且是人类认知活动的工具和结果。隐喻在本质上是一种思维现象,具有重要的认知功能,是人类认识新兴事体、建构概念系统、形成各类学科的不可缺少的认知策略。

2000年起,概念隐喻理论与外语语言教学联系方面的研究也逐渐增多。庞继贤和丁展平(2002)在《隐喻的应用语言学研究》中主要介绍和讨论了Cameron Low 在隐喻方面的研究和应用。束定芳和汤本庆(2002)在《隐喻研究中的若干问题与研究课题》中特别指出隐喻学的重要目标之一是应用隐喻理论,同时认为隐喻的三大应用领域之一是语言教学,尤其是词汇教学。林书武 (2004)也指出运用隐喻理论来使英语教学变得更容易是隐喻研究的七大研究课题之一。近些年,隐喻的具体应用得到了更多研究者的重视。宋步峰 (2002)在《隐喻认知和英语教学》中讨论了基于认知能力的隐喻在英语教学上的作用以及隐喻在语言发展中的至关重要的作用。刘瑾 (2002)在《隐喻机制——词汇联想教学的理论基础》中提出隐喻机制是词汇联想教学的一个重要理论基础。王守元和刘振前 (2003)在《隐喻与文化教学》中指出作为与文化紧密相连的语言的一部分,隐喻在文化的传播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当前国外概念隐喻在词汇教学上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两个领域:词汇记忆及介词教学,研究焦点在于提高外语学习者的隐喻意识以及促进他们更有效地组织目标语词汇。已收集的文献资料来看,国内对于隐喻在教学中的研究范围起步比较晚,且大都集中在大学阶段。随着英语的普及化以及人们对英语的日益重视,如今对初中学生的词汇量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于处于英语学习基础阶段的初中生来说,如果从学习初期就培养学生掌握良好的词汇学习方法和记忆的策略,了解词汇所蕴含的文化意义,能极大的提高其英语学习兴趣以及并为其在以后英语的自主学习打下良好的基础。

三、隐喻的功能

(一)隐喻的修辞功能

隐喻是一种常见的修辞方法,根据传统的描写语言学理论,隐喻是一种修辞格,是一种语言现象,属于修辞学范畴。隐喻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是无处不在的。隐喻是一种比喻,用一种事物暗喻另一种事物。它不仅存在于人们的语言中,而且存在于人们的思想和行为中,其最主要的功能是增强文体的表达效果,充当文学语言表述的点缀与修饰。恰当的使用隐喻可以提高语言表达的形象性、意象性、趣味性和诗意性等等,可以打动读者的心,使之产生共鸣,提高了语句的感染力。

(二)隐喻的联系性功能

语言是一直处于一个不断发展和变化的过程,隐喻在语言的发展过程中可以起到一个联系性的作用。当一个新的概念产生时,人们会运用丰富的想象力,寻找新概念和已经存在的词汇之间的联系,也就是说要借用已经有的词汇来对新的概念加以表述,这样的过程就是词语的隐喻性功能。如果词汇没有这样的隐喻功能,那么无数个多义词将会用词语一个一个的表达,词汇量就会越来越多,无法控制。

(三)隐喻的认知功能

隐喻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认知语义学研究的焦点,被认为是人类认知的一种重要方式。Lakoff认为,隐喻不仅仅是一种修辞现象,更是人类普遍的一种思维方式和一种认知的手段。隐喻能力对于语言能力的掌握、交际能力的提高等方面,都具有很大的影响。突破词句之间的习惯联系,把一些似乎毫无关联的事物联系到一起。把相互之间似乎缺乏联系的词句结合在一起,从结构上看,隐喻由本体、喻体和喻底组成。在话语层次,许多成语、谚语也是隐喻性的。隐喻的心理基础是对世间万物某些共同特点的联想,它是人类将某一领域的经验用来认知、理解另一领域的经验的一种认知活动,反映了人类对世界的认知,其本质上是一种认知现象。正是基于隐喻的认知功能,语言学家们把隐喻的概念应用到英语词汇的教学中来。

(四)概念隐喻的工作机制

Lakoff提出的概念隐喻理论,也被称为映射论。总的来说,隐喻是由源域向目标域的映射。隐喻的本质是用某种已知的事情或经验来理解和经历另外一种事情或经验。具体地说也就是是通过人类的认知和推理将一个概念域系统地、对应地投射映合到另一个概念域,从而建立起不同概念之间的相互联系。

Lakoff Johnson还将概念隐喻分为结构隐喻(structural metaphor、方位隐喻orientational metaphor和本体隐喻ontological metaphor 这一分类已经成为认知语言学概念隐喻的研究基石。

结构隐喻用一种概念的结构来构造另一种概念,将谈论一种概念的各个方面的词汇用于谈论另一种概念,这两个概念的认知域不同,但它们各自的构成成分之间存在着有规律的对应关系。如果把两种概念相叠加,即用源域 source domain中具体的、已知的或者比较熟悉的概念去类比目的域 target domain 中抽象的、未知的、比较生疏的概念。也就是说根据一个结构清晰、界限分明的概念去建构另一个较为模糊、抽象的概念,因而也是最易于被人们观察和认识的一类隐喻。

空间隐喻是指同一概念系统内部,参照上下、内外、前后、深浅、中心—边缘等诸如此类的空间方位而组织起来的隐喻。因为人类的空间感知能力是一个最基本的认知能力,所以人们借助于从这类基本经验中得出的基本概念去理解情绪、感觉、道德、社会地位等抽象的概念。空间隐喻形成的过程是以空间为源域,通过将空间结构投射到非空间概念上,赋予该非空间概念一个空间位置。

本体隐喻是指将人们抽象、模糊的思想情感、心理活动、事件、状态等无形的概念视为有形的实体,从而可以对其指称、量化和识别特征。Lakoff等学者又将其分为三小类:实体和物质隐喻 (Entity and Substance Metaphors,)容器隐喻(Container Metaphors) 和拟人隐喻 (Personification)。

隐喻普遍存在于我们的日常生活,不但存在于语言里,而且存在于我们的思想和行为中。我们赖以思维和行动的一般概念系统,从根本上讲是隐喻的。“隐喻的实质就是用一类事物来理解和体验另一类事物”。 在概念隐喻的理论框架下,隐喻的理解涉及两个认知域:源域(source domain)和目的域(target domain)。概念隐喻就是以一个认知域的经验来理解另一个认知域的经验,源域的部分特点被映射(mapping)到目的域上,后者因前者而得到部分理解。所以,“隐喻的实质就是用一类事物来理解和体验另一类事物”。概念隐喻理论还提出了概念隐喻(conceptual metaphor)与隐喻语言(metaphorical expression)之间的区别。

第三章概念隐喻理论应用于初中英语词汇教学

在过去我国的英语教学中,大多数的英语教师都过分强调对于词汇的音、形、义的介绍和分析,忽视对词语认知理据的考察与讲解。很多学生利用了大量的时间来学习和背诵词汇,但效果并不明显。自从语言学家发现了隐喻的认知功能以后,就试图将隐喻理论应用于语言的教学中。隐喻的产生和使用是自然语言的常见现象,隐喻是交际语言中不可或缺的有机成分,由于语言交际在外语教学中必不可少的环节,因此,通过隐喻来进行文化教学、传授文化知识,是外语教学中文化导人的一个可行而又便捷的途径。

一、初中英语词汇教学的重要性

词汇是语言交际的主要要素之一。对于任何一个外语学习者来说,无论语法掌握的多么熟练,发音如何准确,没有一定的词汇,就无法与他人进行任何有意义的交流。历来有许多语言学家都力陈词汇在语言学习中的重要性。一般来说,一个学生所掌握的词汇越多,其运用语言的能力就越强。

初中是英语学习的起始阶段,对于学生今后的英语水平提高致关重要。外语是学习文化科学知识、获取世界各方面信息与进行国际交往的重要工具。在中学英语教学中,词汇的教学历来是一个难点,让学生运用词汇进行有效的交际、阅读、得体地表达思想很难做到。很多学生认为背单词就是死记硬背。这是完全错误的。实际上,学生背得快,忘得也快;背得多,忘得同样多。其实词汇是一门科学,它有其特有的词汇现象和词汇规律,想要记牢大量的词汇,必须充分正确利用智慧和有效的学习方法。传统的词汇教学仅要求学朗读生词表、拼出生词、提供与其对应的汉语意思,然后教师会进行繁琐的词义讲解,及词汇的用法等。这种教法让教师的讲解占用了过多时间,让学生记忆一堆互不联系的词义和词汇教学,将词汇教学独立于语境之外,因此学生接受的是支离破碎的语言点,当语境发生变化时,学生就可能不会理解词汇的改变。因此,为了使学生准确理解和掌握所学的词汇,使用较为合理的方法尤为必要,以提高词汇教学的效率。

同样,在初中生的英语写作中,词汇也是居于核心的地位。传统词汇学习由于受到结构主义思想的影响,认为词语与意义之间的关系完全是任意的,忽视了对词语的认知和理解。词汇表层意义与其深层内涵都是语言认知的产物。通过概念隐喻模式来认识和解释词汇,不仅有利于学生对于词语内涵的理解,还可以促进学生在口头和书面表达中有效地利用该词语的隐喻意义,培养学生的语言运用能力和创新能力。

笔者通过调查初一入学新生的英语词汇水平以及英语词汇学习和记忆的方法,采用现场教学与准实验相结合的研究方法,选用某校某年级某班级为实验班,同时同年级的某班级为普通班。对实验班和普通班进行对比研究。实验班课堂逐步渗透概念隐喻理论,指导学生运用正确的方法记忆词汇,普通班用常规的教学方法,作为对比教学班级,在实验班级中采用隐喻理论的运行机制来进行英语词汇教学,尤其是在英语多义词、英语习语、英语复合词及英语派生词几个方面的进行对比教学。

英语这种语言不仅词汇丰富,而且几乎每个单词都有许多词义。学生如果机械记忆这些意义将是非常困难的,然而如果“仔细研究一下每个词的词源,我们都可以从它们身上找到隐喻的影子”。这为实现词汇的意义化学习提供了重要的通道。在词汇教学中,引导学生弄清词汇中所包含的隐含意义,培养他们举一反三的推理能力,提高教学效果。如果学生能了解一词多义现象背后所隐藏的本国语者的认知思维方式,认识多义词各个义项间的联系模式,那么学生或许就能按这些方式从一个多义词的已知义项推导出或更好地理解其在具体的语境中的未知意义,从而有利于记忆和灵活使用该词。因此,词汇教学中应把隐喻概念作为一项重要内容,并作为扩大词汇量的一个重要手段。

二、概念隐喻理论应用于初中英语的介词教学

英语介词作为一种古老的词类,长期受到语言学界的关注。介词(prepositions),简称prep.,也被称为前置词,是英语中最活跃的词类之一,连接主语和表语,一些常用介词的搭配力特别强,可以用来表示各种不同的意思。介词在英语里异常活跃,其词义往往随着前后搭配而不断变化,有时候要根据上下文直接翻译下来,有时则要把某个介词拿出来单独译;有时也要颇费心思,按照上下文和原作者与读者的心理词汇来提取准确的词义等等,同一英语介词在不同语境中可译为不同的汉语意义。而实际上我们所使用的汉语中并不存在介词现象,因此介词是中国学生英语学习中的重点和难点所在。

认知语言学家Nesfield 认为“英语中几乎没有任何一个词类比介词更加容易的用于隐喻,它们最初的文字意义都用来表示空间关系,继而喻指时间关系,然后逐渐的引申到许许多多其他关系”(Nesfield et al 1964) 。因此在英语介词教学中应该重视分析认知结构,尤其是空间方位隐喻,指导学生灵活运用介词搭配。在英语初中课堂上的介词教学中,教师可以引导学生结合隐含意义来理解、记忆词汇。利用概念隐喻中的“空间隐喻”进行延伸教学。方位隐喻是指参照空间方位而组建的一系列隐喻概念,是指人们根据对空间概念的理解和经验去表达和体验另外一种概念。空间方位是人们赖以生存的而且是最常见的概念:上下,前后,左右,里外等等。方位概念是人们较早产生的、可以直接理解的概念,后来逐渐被用于抽象领域。

初中英语的介词可分为简单介词和短语介词两种,简单介词主要是指单个的介词,如 in, under, on, for, after等,短语介词指多个单词构成的介词,如in front of, out of, instead of, far from, apart from等等。下面举例介绍几个隐喻在英语介词教学中的例子。

(一)介词up”和“down

拿日常生活中最常用的两个词汇updown为例:

up的基本意义是“向上”,down的基本意义是“向下”。

1. The price of rice went up.

2. The price of rice went down.

在这两个句子中,把价格与“向上”和“向下”相联系,那么这两句中的updown就是“涨价”和“降价”的含义。由此可以继续延伸到下面这两个句子:

3. I am really up today.

4. I am really down today.

通过上文讲述“涨”、“降”之义的,得出up可代表肯定,积极和正面的,“高涨”之意,联想到情绪则表示“happy”;与此相反,down则带有否定,消极和负面的意义,“降低”之意,联想到情绪即可表示 “unhappy”。那么,经过如此引导,学生便能理解此句的意思是“今天我的情绪高涨”和“今天我的情绪低落”之意。更可举一反三,推断“The temperature has gone down.”“Be nice to people on your way upbecause you will meet them on your way down.”等句子中updown的含义。

(二)介词away

away”是英语中一个使用频率相当高的词汇。以away 为例,运用映射原理分析一下方位隐喻的联想推理过程,从一个心理空间的概念与另一个或多个心理空间中的概念产生映射,从而形成新的心理空间的过程,即形成新的概念的过程。

介词away”在《新版朗文当代高级英语辞典》中的解释有以下几点:

1. from here or from there; to or at another place离开;向[]某距离处:

E.g.: Go away!

2. at a stated distance in space or time离……多远或多久:

E.g.: He lives three miles away.

在该介词的前两个含义中,我们可以发现两者有特征性关联。含义1表示“离开”,是该词的本义,而含义2在含义1的基础上打开了一个新的空间,不仅“离开”,而且在离开的基础上有个距离,或者说不在眼前,属于空间映射的范围。

3. into a safe or enclosed place 放进

E.g.: I have put the milk away (in the fridge).

含义3同样属于空间映射,把距离具体化到其他地点,不仅不在眼前,而且还延续到一段距离之外。

4. so as to be gone or used up 消失,用完:

E.g.: The sounds died away.

含义4已经完全突破了物理空间的界限,描述的是更抽象的非空间关系。从基本空间里离开,甚至不只是离开这个空间到另一个空间,而是消失不见到某个隐性的空间。

5. all the time, continuously 一直,连续不断地;

E.g.: They worked away all day.

在含义5中,时间和空间这两个重要的哲学范畴被联系到了一起,空间域被投射到时间域之上,把时间的流逝在脑海里转化成为沿横向坐标的运动。

因此,英语教师在讲授away”这个介词时就可以将其含义进行隐喻的分析,让学生逐步形成隐喻思维。在我们日常的交流中,还有很多类似的常用介词现象。英语介词的使用频率之高注定了它在英语教学中的重要性。这些方位介词搭配从生活习性的角度出发,基于相似的经验基础,把表示真实空间的意象引申到心理空间及其他领域中,由原型模式拓展到其他抽象域。

由此可见,通过概念隐喻理论来理解介词,能掌握更丰富的词汇意义,增强学生隐喻能力,提高学生的英语水平。在教词汇时举一反三地引导学生思考,既可拓展其思考的范围,同时也可以增加学生的词汇量。因此,巧妙地运用隐含意义,确实可以收到“少花时间,多记单词”的效果,同时他们也会因此而学得轻松,记得牢固。

初中教材中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在教学中可以不断的研究和探索,以待提高学生的理解能力。

三、概念隐喻理论应用于初中英语多义词的教学

索绪尔(1980)认为语言符号是任意的,即能指和所指的联系是任意的,其间没有必然的逻辑联系。这就是通常所说的索绪尔符号理论。而一词多义现象是人类语言的普遍现象,它展现了人类语言的经济性原则,通过赋予同一词形以更多的词义来减少词的数量,减轻人们记忆词汇的负担。同时,一个词义的历时发展语言在不断地发展变化着的,“绝对不变性是不存在的;语言的任何部分都会发生变化”(索绪尔1980:194)。词义的变化包括词义的改变和旧词增加新义。用旧词表达新义是满足人们交际需要的既简单又方便的途径。可以说,一词多义现象是词义历时发展中的必经阶段(Sweetser1990)

通常来说,有两个以上意义的词叫多义词。多义词是一词多义,几个意义之间往往有这某种联系。多义词是“单义词”的对称。多义词是具有几个彼此不同而又相互关联的意义的词,这些意义是同属一个本义或基本意义的引申意义。有些词有两种或三种意义,而一些最为常用的词则有上百种意义。例如get一词在《牛津英语词典》中的义项高达150多个。人们在社会生产发展中要反映日趋复杂的客观现象,就不可避免地要用原有的词来表示相关的其他事物,使新旧词义并存。多义词大多是一些和生活关系最密切的常用词,以动词、形容词居多,以单音词居多。多义词在使用时,在一定的上下文中一般只表示其中的一个意义。多义词在比拟、比喻、借代等修辞中,因其“多义”的特点,可以收到良好的表达效果。认知言语学实际以为多义现象的构成是人类经过认知手腕如原型实际、隐喻等由一个词的中心意义向其他意义延伸的进程,是人类认知范围和概念化的结果。下面举例介绍几个隐喻在英语多义词教学中的例子。

(一)多义词foot

如在初中英语课本第一册第几课时中有这样一个词foot”。在讲授的过程中首先可以提出“foot”的含义之一:

1. Foot is a lower part of somebody. 脚:

E.g.: He has long feet.

在此之上引申出含义二:

2. Foot is a lower part of something. 底部:

E.g.: the foot of a page

继续引申,含义三:

3. Foot is basis. 基础:

E.g.: He is footless in the city so he has to work harder than others.

4. Foot is humble. 卑下的:     

E.g.: footboy (穿制服的男仆)

foot”的几个含义中,都是通过其基本含义“脚”来联系在一起的。从处于身体下部的“脚”开始,到暗指某物的“底部”,进而引申出“基础”,最后抽象到“卑下的”含义。

如果学生只记得某些单词的基本含义,因此在其写作或口语表达时,能想到并能使用的就是一些简单的词汇,那么他的表达就会因为用词单调而显得乏味、缺乏灵活性。所以通过意义化学习拓宽学生已有词汇的深度和广度在教学实践中是很有意义的,同时由于隐喻联想的“发散性,跳跃性”特点,使词汇教学生动有趣,当学生发现一些他们原来熟知的词原来还有新的意义,并且他们还能将其运用得非常生动,对词汇学习的兴趣自然提高了。如上例,如果学生已经掌握了“foot“一词的基本义和引申义,教师可引导学生接触一些更为抽象的短语:

E.g.: 1. He has a foot in the dish.

获得立足点

2. You must keep your feet and cant change your ideas.

站住脚跟

3. I will not allow invaders to set foot on Chinese soil.

踏上

从例句1中可归纳出Foot is part;从例句2中可归纳出Foot is idea;从例句3中可归纳出Foot is power

(二)多义词hand

foot”相对应的另一个例子是“hand”。除了基本含义“手”之外,其他义项应用“手”这一中心意义与相联系,如钟表、仪器的指针等。“hand”还可以取代pointer, indicator等。借助“手”这一具体的为人们所熟知的概念来表达笼统的概念,又由于两种概念相似性的存在使它们相互发生了联络,使几个义项有序地固定在了同一个语音方式之下。

(三)其他多义词现象

再如,bank” 一词同样是个多义词,既是“银行”之意,也是“河岸”之意。教师在讲授的过程中,把这两个意思尽量进行意义关联,来加强学生的记忆力。不妨设想这两个译义之间的某种关联。堤岸是用来关水的,而银行就象堤岸一样也是用来关水的,不过流淌的是资金而不是水罢了。这样,“bank”的两个义项就容易记得。

又如lie”一词,有“说谎”、“躺”之意,另有一词 lay “下蛋”,它们的过去式与过去分词很难分辨。

1lie   lied   lied   撒谎  

2lie   lay    lain   躺  

3lay   laid   laid   下蛋  

1种我把它视为本意,过去式与过去分词为规则变化,说明撒谎者面不改色心不跳;第2种情况三种形式各不相同,我把它想象为三种不同的“躺”的姿势;而第3种是动词原级与前两者不同,我把它想象为一只母鸡夹着尾巴在下蛋,过去式与过去分词相同,那时经过一段过程,发生了化学变化,ay变成了ai,终于把蛋(d)下出来了。可见,用隐喻进行思维不但要求学生动脑,而且还可以培养学生学习英语的兴趣,既发挥了学生的想象力,也提高了英语学习的效率。

由于隐喻是一种映射,其实质是借助一类事物理解和体验另一类事物,因此人们总是会参照他们所熟知的、具体的概念来认识和理解不熟悉的、抽象的概念。体现在词汇表达上,人们往往运用谈论一个概念的各个方面的词语来谈论另一个概念。对隐喻概念和隐喻表达的研究可以触发我们的创新思维能力。创新性思维指的是重新组织已有知识经验,提出新的方案或程序,并创造出新的思维成果的思维方式。创造性思维作为人类认知能力高度发展的表现,它离不开想象。一个事物或概念与另一事物或概念也许本来毫不相干,但通过隐喻可以找到它们之间的相似点、联接点,并建立起丰富的关系。这一过程不是人类认识中的一个量变的过程,而是一个质变的过程,是隐喻性思维与创新性思维的结合。

我国初中生掌握的词汇的普遍含义是多义词的核心义项,而对其衍生义项的习得量处于停滞状态(吴旭东、陈晓庆,2000;瞿云华、张建理,2005;李佳、蔡金亭,2008)。因此在词汇教学中,教师可以从基本义项或核心义项开始,让学习者明白其与延伸义项的联系,可以大大提高学生的词汇学习效率。

四、概念隐喻理论应用于初中英语习语的教学

英语以习语丰富而著称,反之,英语习语也极大地丰富了英语语言,是语言的精华和瑰宝,呈现出一个民族的生产生活、社会习俗、宗教信仰、价值观念、历史文化乃至思维方式。英语习语是语言的精华所在,具有独特的语言功能。其修辞的手法丰富,形式多样,别具一格。英语习语音韵和谐,诵读起来琅琅上口,而且结构优美,给人以美好的艺术享受,同时,英语习语妙语连珠,生动形象,蕴涵着丰富的西方文化信息,言简意赅,富于哲理,凝聚着西方人的人生经验,给人以启迪和教益。在初中阶段通过学习英语习语,会有助于培养学生的英语语感,提高学生的审美能力,陶冶学生的道德情操,同时还有利于激发学生学习英语的兴趣,增强英语教学的效果,提高教学质量。

塞德尔说过“习语不是英语中可以使用也可以不使用的游离部分。”语言学家Fillmore Goldberg为习语的研究范围归纳五个条件:(1)形意对(form-meaning paring);(2)并不是所有的习语结构都符合语法规则;(3)固定搭配,其组成词不可随意更换,结构也不可更换;(4)习语的语义不是构成词的简单相加;(5)构成词至少要两个单词。英语习语学习历来是英语学习者的重点和难点所在。是因为它们总是借用一个概念去表达另一概念,即通过源域(source domain)和目标域(target domain)间的跨域映射(cross-domain mapping)来达到更清楚、形象的表达,如用熟悉的、具体的事物去表达抽象的、新的意义。概念隐喻理论认为隐喻并不只是存在于语言层面,而是无处不在的,我们的思维就是隐喻的。我们总是运用识解到的相似性(perceived resemblance),通过两个不同概念域间单方向性的(unidirectionality)映射来表达意义,通常是参照熟知的、有形的、具体的概念来认识,思维,经历,对待无形的、难以定义的概念,形成不同概念之间相互关联的认知方式。

习语不仅仅是语言词汇的组成部分,还是我们概念系统的产物;很大部分习语的意义依赖于其构成成分的意义。因此,习语本质上是有成分的、概念性的、有依据的(Lakoff 19871993Gibbs 19901994)。Lakoff1987)指出习语的生成机制在于概念结构的映射。语言中的隐喻产生于隐喻思维过程。隐喻思维能力是随着人的认知的发展而产生的一种创造性的思维能力,是认知发展的高级阶段,是人们认识世界,特别是抽象事物不可缺少的一种认知能力。

初中英语教材中也包括一些英语的习惯用语,它们通过隐喻的机制被投射到抽象认知域中,并保留基本结构,从而形成从具体到抽象的各种概念和范畴。

(一) “身体部位”类型的习语教学

英语中有很多习语以名词为中心, 混合其他词搭配使用。其表现的内容丰富, 很多直接来源于人们的日常生活和亲身经验。《圣经》典籍和观念文化等的习语典故源远流长。如Achilles' heel 喻指“唯一致命的弱点”。源于希腊史诗《伊里亚特》, Achilles 幼时被其母亲倒提到冥河中浸过,周身刀枪不入, 但其脚踵(heel) 没有浸到水, 因而成了唯一会受伤并致命的弱点。特洛伊战争时Achilles 所向无敌, 但被敌人毒箭射中脚踵而亡, 这一习语就具有了隐喻意义而被广泛使用。

习语牵涉最多的是人们最熟悉的人体部位,如含有hand的习语多大305条,含有head的习语有214条,含有heart的习语有159条。骆世平作了粗略统计,人体约有50个部位和器官在英语习语里扮演角色,有的在个别习语里出现,有的则在不同的习语里出现。如:have ones hands full(忙得不可开交),keep ones head above water(免遭灭顶之灾)等。

人类对自己的手非常熟悉,包括其构造,功能和工作时的状态等,手里拿满东西时肯定是有事情要做,双手空空一般是闲着无事,这是我们现实生活中的经验。当该经验投射到表示“很繁忙”的概念时,就生成了习语have ones hands full。此习语可表示抽象的忙碌,即手里并没有真实地拿着什么东西,但是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汉语里也说“手头”工作多。用现实生活经验中“双手满的”所以繁忙投射到抽象的“工作很多,繁忙”,但手里不一定真正拿着具体的东西就形成了我们的一种思维方式,即要表达“繁忙”的概念时就会很自然地想到“双手拿满东西”这一现实经验的概念,经过从源域(真实的双手拿满东西)到目标域(抽象的忙碌)的投射,就形成了我们对此习语隐喻的用法。

类似的例子有:

1. have a heart of gold(心地善良)

2. big-hearted (粗心大意的)

3. my heart bleeds (心在滴血)

4. freeze my heart(心灰意冷);

5. break the heart(心碎)

6. lose her heart(失去芳心)

7. heart and soul (全心全意地)

8. tooth and nail( 拼命地, 猛烈地)

(二)动物类型的习语教学

英语和汉语一样,习语中经常利用动物来比喻人类的行为举止等。在Websters New World Dictionary 中的解释是:a figure of speech in which a thing quality or idea is represented as a person.”这一类的习语风趣幽默,比喻形象。例如:

--It is raining cats and dogs.

这句话是初中阶段接触到的最会引起学生兴趣的习语。这一习语主要用来指下雨。根据北欧神话,猫对天气有很大影响,猫可看作是暴雨的象征,狗是伴随暴雨的强风的象征。这一习语恰到好处地被放在句中,字面意思便成了“猫狗从天而降”,实际是“倾盆大雨”的含义。再如源于斗牛的习语see red, 据说公牛见到红色的东西就会狂怒, 所以斗牛士用红色披风来挑逗公牛。现在这个习语表示“怒不可遏, 火冒三丈”。

类似的动物类习语还包括:

1. to shed crocodile tears.(猫哭老鼠)

2. to cast pearls before swine.(对牛弹琴)

3. a black sheep.(害群之马,败家子)

4. to eat like a horse (狼吞虎咽)

5. to set a fox to keep one's geese(引狼入室)

6. better be the head of a dead dog than the tail of a lion. (宁为鸡头,勿作凤尾。)

7. to teach fish to swim(班门弄斧)

(三)习俗及经验类型的习语教学

是一个概念域向另一个概念域的投射过程,通常是用具体的、熟悉的事物来表达抽象的、难以定义的概念。人们对自己的头亦非常了解,包括其形状,构成,功能,活动时的状态等。习语中由现实经验得出的概念可以投射到抽象的概念,表达抽象、无形的意义,因为“我们脑中的抽象概念是从体验经验的事例中浮现的”。类似的习语经常与其所在的语境密切相关。如big wheel 按字面意义直译是“大轮子”, 喻指“大人物”或“重要人物”。又如at a stone‘s throw(一箭之遥),因为根据人们的经验,人们都比较熟悉throw the stone 会有多远的距离。再如talk big 喻指”说大话, 吹牛“, 非常生动形象。

类似的例子有:

1. Speech is silver, silence is gold. (雄辩是银,沉默是金。)

2. Actions speak louder than words. (事实胜于雄辩)

3. high and mighty (趾高气扬, 神气活现)

4. black and blue(遍体鳞伤)

5. free and easy(随便的)

6. fair and square(光明正大的)

7. round- the- clock(夜以继日的)

总之,概念隐喻深深植根于各个民族的历史传统与文化底蕴中,通过形形色色的语言表达式呈现出它的本质特征。利用想象、联想、类比和推理等认知手段,解读习语,可以有效突破传统习语学习的瓶颈,达到真正意义上的概念流畅。映射的源域一般都是具体的,“可感知”的事物,如人体、动物、植物、食物、力量等;目标域一般都是抽象的,无形的,如情感、道德、想法、人际关系、时间等。n

特定文化对该文化群体的隐喻认知和思维方式起着重要的作用,使反映这种文化独特的归类和组织世界方式的隐喻具有鲜明的民族性。比如,在英语里,“西风”象征的是温暖和希望,带来的是春天的气息,而在汉语的文化氛围中,“东风”才是“春天的风”,“温暖的风”,西风则代表寒冷、萧瑟、凛冽、凋零等。因此,不同民族的隐喻既受到本民族社会文化的制约,又反映各自特定的文化内容。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隐喻是隐形文化的外壳。“在外语教学中,如何认识不同文化中的隐喻实际是如何认识并跨越母语的隐喻性认知机制与目标语认知机制的差异问题”。假如我们意识到这种隐喻差异根源于东方人和西方人的认知差异文化差异,我们对汉英语言差异、文化差异的理解将会更加深刻。

五、概念隐喻理论应用于初中英语复合词的教学

英语中的复合词是指词根语素按一定的规则组合起来构成的合成词。复合词顾名思义是由一些词汇复合形成的,而且也可以复合出各种词类。复合词的语义结构本质上可归结为一定的认知框架。复合词是框架的成分在语言表层的映射。

利用英语复合词的教学法,是增加词汇量最有效的方法之一。构词法包括词的转化、词的派生、词的合成等几方面。词的转化主要是指词类的改变。初中英语中这样的词汇很多,例如water可由名词的含义“水”转化为动词“浇水”,plant也可由名词“植物”转化为动词“种植”等。词的派生是指词根与词缀相结合,例如学习care 这个单词, 可用构词法, 引申出care - careful- carefully- careless 这样不但减轻了学生记忆的负担, 也学得了词汇的知识。词的合成是指由多个词合成的新词汇,例如:pencil + box =pencilboxclass + room=classroom等。

很多词是由根词和词缀构成的,根词一般是单音节词,其根义往往是派生词的基本含义。词缀一般分两类,一类具有语法功能,如后缀 -s/es 为名词复数或动词的第三人称单数式;-ed 为动词过去式;-ly 为副词后缀;-ness 为名词后缀;-y为形容词后缀等。另一类是有一定含义的词缀,如前缀 un-dis- 表否定、相反或相对的意思, happy-unhappy, agree-disagree; bi- 意为“二,两次” bicycle means two-wheeled vehicle…自行车; tri-意为“三,三倍,三重”,tricycle means three-wheeled vehicle…三轮车等等。

尽管英语中的复合词总量很多, 但其基本构词成分却是有限的。无论就音形而言,还是就意义而言,各个词汇之间是有联系的,而且系统性很强,英语教师可以在教学中应该利用复合词汇的规律和特点,立足于词汇系统之上,在英语词汇的教学中呈现出来,让学生自己去总结和发现,这样的学习有学生亲自的参与,更能培养他们的学习能力。


参考文献

1.   Lakoff, George& Johnson, Mark Metaphors We Live By [M].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80

2.   Cameron, Lynne. Metaphor in Educational [M]. DiscourseContinuum, 2003

3.   Goatly, Andrew. The Language of Metaphors [M]. Routledge, 1997

4.   Holme, Randal. Mind, Metaphor and Language Teaching [M]. Palgrave Macmillan, 2004

5.   Kovecses, ZoltanMetaphor: A Practical Introduction [M].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2

6. Johnson Mark. The Body in the Mind: The Bodily Basis of Reasonand ImaginationM.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87.

7.   董宏乐.《科学语篇的隐喻性》[M].复旦大学出版社,2005

8.   赵艳芳.《认知语言学概论》[M].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1

9.   胡壮麟.《认知隐喻学》[M].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

10.   严世清.“隐喻能力及外语教学”[J].山东外语教学,2001,(20

11.   林书武.“国外隐喻研究综观”[J].外语教学与研究,1997,(1

12.   林书武.“隐喻研究的基本现状、焦点及趋势”外国语,2002,(1

13.   刘振前“隐喻与文化教学”[J].外语研究,2003

14. 王守元,蔡龙权“隐喻理论在二语习得中的应用”[J].外国语,2003,(6

15.   汪少华.“隐喻推理机制的认知性透视”[J].外语与外语教学,2000,(10

16.   张全生.“中国隐喻研究十年综述”[J].新疆师范大学学报,2004,(9

17.   孙静怡.“隐喻的认知特征及其对词汇教学的指导意义”[J].陕西师范大学学报,2002,(11

18. 朱永生, 严世清.《系统功能语言学多维思考》[M].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1

19.   宋步峰“隐喻认知和英语教学”[J].山东师大外国语学院学报,2002,(11)庞继贤,

20. 丁展平“隐喻的应用语言学研究”[J].外语与外语教学,2002,(2

21.   束定芳.《隐喻学研究》[M].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0

22.   蔡龙权,2003,隐喻理论在二语习得中的应用[J],《外国语》(6

23.   梁晓波,2000,认知语言学对英语词汇教学的启示[J],《外语与外语教学》(2

24.   沈育刚,2002,隐喻意识对英语短语动词习得的作用[J],《 国外外语教学》(2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