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蒙论文网
新闻详情

浅谈电视节目主持人的风格

发表时间:2020-02-05 23:03作者:悠悠

摘要:   电视节目主持人是一档电视节目的灵魂,主持人是社会主流意识形态和主流文化的代言人,是电视台形象的体现,主持人的风格决定了电视节目的质量,因此主持工作不是个体行为,节目主持人应服从公众的、社会的共性要求,节目主持人的最终价值也是随着节目的成功而实现。而节目主持人相对稳定在一定的栏目时,需要形成自己的风格,因此同时也应具有鲜明的个性特征。只有共性和个性共同发展才能在节目的主持过程中创造良好的效应。本文首先对主持人的风格进行了论述,分析了主持人风格的类型和主持人的主持工作反映出来的两种风格特点即个人的风格特点和节目的风格特点的统一,主持人要融二者于一体的情况下将节目展现在人们的面前。接着分析了个人特点和受众品味对主持人风格的影响。希望能在探讨主持人风格方面的问题时有所裨益。

关键词:节目主持人   个人风格   节目风格   电视节目

 

随着我国电视事业的不断发展,电视节目主持人的主持风格也日趋灵活多样起来,从早期的《东方时空》的新闻评论的严肃、犀利风格的突破,到崔永元《实话实说》的幽默风趣的风格,尤其是省级卫视频道的发展,更使我国电视节目主持人的风格日趋多变起来。电视节目主持人是一档电视节目的灵魂,是节目内容的引领者,是节目主题引申和发挥的推动者,也是电视观众情绪、理性的带动者。电视节目主持人在主持节目中所体现出来的风格,往往深入人心,能够与节目内容高度统一。

一、主持人风格概述

节目主持人不同于一般的播音员,播音员的职责主要在于完好、准确地将既定的内容播出,而节目主持人则需要将整个节目作为自己的创造性工作来完成;播音员一般不参与节目的前期采编和后期制作,节目主持人则应参与节目制作的全过程。在主持一般电视节目时,主持人的风格是十分重要的,它可以使节目独具特色。主持人的风格,源于主持人既有的性格特征,不同的节目主持人将自己的风格特点融注于节目之中,使节目带有主持人风格的特点。 [2]

(一)主持人的风格类型

主持人的风格主要可分为以下几种:

1、儒雅型,即以举止的端庄、自然、典雅,以及知识的广博和丰厚见长,其主持语言既不乏生动、含蓄与深邃,又口若悬河,娓娓动听。

2、严谨型,即以行为与谈吐的庄重和严谨著称,其主持的过程以理性的阐释为主,往往以论理的深刻精辟以及逻辑的严谨和力量取胜。

3、恬美型,即以表情的恬静、娇然,以及语言的娴雅、温馨给公众留下美好的印象。

4、幽默型,即以举止和语言的幽默、诙谐贯穿于主持过程之中,从而达到良好的效果。

(二)主持人融节目风格和个人风格于一体

主持不是一般的工作,主持人作为一个个体在主持节目的时候要保持自己的个性,而每个节目本身也具有自己的特征,所以主持人在主持节目时反映的不仅反映个人的风格特点,还表现节目的风格性质。[1]其中,节目风格是前提和基础,也划定了主持人风格的范畴和范围,而在这个范畴和范围内部,则是主持人个人风格可以充分发挥的空间。

1、节目风格。开办主持人节目,主要目的就是在于将节目人格化,使主持人以真实的个人身份与受众面对面交流,从而更贴近受众,贴近生活,进一步增添节目魅力,更真实,更富有感召力,满足不同受众审美需求和 欣赏口味。比如一档法制节目,它的内容是和法律有关的新闻、案例、故事等,它的目标是通过节目使观众增强法律意识和法律知识,它的形式一般是案例和法律规定的结合,它的目的是推进法治社会建设。这样一个前期的设定,就给节目风格规定了范围。  

2、个人风格。个人风格是主持人在节目之外的个性特点,这与这名主持人的生活、学习经历有直接关系,是一种自然状态下的个人习惯的反映。比如,还是说一档法律节目,它的设定目标如果是重在法律知识的普及,那么它的节目风格应该是严谨的,起码不能是诙谐幽默的。那么主持人的个性特点如果是理性偏多一些,那么就会有很好的结合。反之,如果主持人的个性比较感性和容易情绪化,那么他要想主持这档节目就必须收敛感性。电视节目主持人的个性风格特点有个人气质、语言风格两方面的内容。

1)主持人的个人气质。主持人的个人气质,有时又具有交叉和互融的特点,即一个人可以兼居两种或更多的气质特点,这当然更可以突出主持人的风格。主持人的气质,一方面是个人既有的性格使然,同时也与个人后天的素养和知识结构有关。知识结构比较全面、素养比较丰厚的主持人,能够在主持过程中将自身的知识融入主持中,使节目自然地具有较浓郁的个性特色,从而引起公众的关注。

2)主持人的语言风格。主持人的语言风格,是体现主持人风格特点的更为突出的方面。在日常生活中,人们的语言呈现出各自不同的特点。言为心声,语言的表达,不仅可以实现交流的目的,表现出个人对于客体世界以及对于主体世界的认识,同时,又可以通过不同特色的语言,呈现出自身的个性与认识世界的方式。富有逻辑性的语言表述,是以说理见长,一般富有较强的逻辑性,不太强调情感的外露和对语言的修饰,而是凭借自己的理论底蕴和知识结构,举重若轻、深入浅出地分析事态的发展以及事物的本质,其语言特点呈现出理性化、逻辑化,具有突出的深刻性与严谨性。富有生活气息的恬美的语言表现,就是在语言表述过程中,突出其温馨、娴雅、恬静、可亲的特色。这种风格一般不对语言作出过多的雕饰,不使人感到智慧与才气的外露,而是在一种平和与自由的气氛中体味到平等对话的愉悦。富有幽默感的语言风格,则时常表现为风趣、诙谐的语言特色,主要特点是,时常以巧妙的比附、善意的嘲讽、欲扬故抑、旁敲侧击等语言的技巧来赢得受众惬意的欢笑以及对困惑的化解,他们往往以巧妙、机智的语言,时而将繁复、艰涩的问题转化为轻松、有趣的对话,时而把受众从一个沉重和压抑的境地引导到和谐的充满谐趣的氛围中。

主持人的风格是个人的综合素质和人格的体现与浓缩,为此,主持人应当注重自身潜质的开掘和基本素质的训练,以及对于自身风格特点的总结和提升。同时,应使主持人的风格体现于节目制作的全过程。即不论是在节目的准备阶段、录制阶段,还是剪辑阶段,都应让主持人参与,使其风格特色得以体现。这样,才能使节目具有鲜明的特色。相反,如果仅仅让主持人在录制阶段出现,既不参与节目的策划与构思,也不进行节目的剪辑与制作,就会使节目的风格特色大为削弱,而难以以鲜活和生动的特色赢得公众的认同与好评。

主持风格的形成,离不开节目风格的设定和个人风格的发挥。如果仅有节目风格而缺乏个人风格,那么主持人风格也无法全面呈现,主持人风格就被节目风格吞没,反之,如果个人风格充分发挥和节目风格没有体现,那么主持人风格就会违背节目风格,导致最终节目原来设定的目标流产。节目风格是通过主持人风格来主要表现的,但并不是全部通过主持人来表现,包括稿件的采集、编写、流程的设定以及小片的制作等等,都可以通过其他幕后人员的工作表现出节目组的设计要求。  

二、个人特点对主持人风格的影响

个人特点是主持风格形成的内在因素,一个人的生活经历总会表现在他的所有外在行为中,尽管主持风格受到节目风格的约束和调整,个人特点还是会比较充分的表现出来。个性化主持的出现与兴起的背后,是传播主体“实事求是”、“真诚面对观众”的切实体现。冷战结束后,世界与中国正阔步走向和平与发展的昌明年代,以往英雄式形象、严肃的主持方式将不复存在,代之以亲和的面貌,平等的交流,不事雕饰的生活常态,真情真味的展示。电视台与电视主持人都不再神秘而令人敬畏,他们正在成为我们身边的朋友,与大众一起关注,一起成长。[3]个人特点主要分为两种:

(一)感性

感性就是更多的用情感去触碰节目内容,用情感去引领观众的目光和思维。它应用的范围也非常广泛,不论是昂扬的、喜悦的、温暖的、悲伤的各种情绪,只要是节目需要,都可以发挥个人的感性特点。在《新闻联播》当中,尽管主持人都是很严肃的,但是认真观察就会发现,在报道国家某项成绩的时候看,主持人是面含微笑和欣慰的,而播报灾情的时候,主持人都是微微皱眉的。

感性的个人风格,应用在情感类型中有更突出的表现。比如在一档婚恋节目当中,或者是一档自然风光赏析的节目当中等等。

主持人个人的感性特点,随着时代的发展,在电视节目中也越来越强化,这是因为随着新生代主持人的崛起,一大批80后的主持人逐渐走入荧屏,这批主持人的生长环境较为开放,在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其个人的个性化特征较为明显,也就带到了节目当中来。比如国内访谈节目《鲁豫有约》的主持人陈鲁豫,她曾经在央视供职,后来到了卫视频道。她在节目中笑问作答,都非常自然开朗,与嘉宾交流时擅长用情感去打动人,往往从一个普通人的思维感情出发,引领嘉宾敞开心扉。再比如央视的《艺术人生》,朱军的风格也极为感性,与嘉宾的交流往往能够触动嘉宾心中最柔软的部分。感性的主持人在节目主持过程中,往往不太注重节目的条理甚至逻辑,按照感情的自然发展脉络而引导节目。在主持节目中,主持人的个人情感表露的很充分,主持人自己也将感情投入到节目中去。当然,主持人是一份工作,个人感情不会总是饱满的,这就需要有一定的技术来支撑,也就是一个基本的节目流程。这个流程的设计主要还是以主持人自我习惯和一般的受众感情发展顺序而设计的。

(二)理性

理性就是用思维去触碰节目内容,用思想去引领观众的目光。严谨的节目当中,是理性个人特点主持人最擅长的领域,它应用的范围也非常广泛,凡是需要用头脑去思考的内容都是它的应用范围。

主持人的感性特点合理性特点并不是独立的,经常的两种交替出现以适应节目的不同环节的。但是整体上,主持人还是有着两种不同的侧重,这也是各种不同侧重的节目需要不同侧重的主持人的原因。

主持人的理性风格是用严密的逻辑和推理来组织节目,往往在一些原因、事态复杂的节目中有较为广泛的应用。比如涉及到国家大事、军事形势这些内容,由于其影响范围大、关注程度高,因而主持人必须要时刻保持头脑的情形,综合分析各方面的信息和要求等等,在主持节目过程中谨慎使用语言,节目引导过程计划严密,推导出一个能够为各方面都能接受的结论。比如央视的军事访谈节目,在谈及地区周边局势的时候,就很注意措辞和引导。当然,即便不是这种大事的内容,主持人也可以发挥理性特点。例如一些学术性较强的节目,也需要用严密的逻辑和推理来使观众接受。

(三)综合性

诚如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东西一样,人的个性特点也不会是绝对的,上面两种划分是对主持人的个性特点的倾向性的划分,而不是绝对的划分。一个主持人的个性特点是受到节目要求制约的,既有节目的整体风格,也有节目的具体环节的要求。因此,主持人的感性和理性特征往往是交替出现的,比如一些省级卫视频道的新闻主持人,在谈及严肃、复杂新闻时就表现出理性的一面,但是在谈到一些社会新闻时,又会从个人感情角度出发。甚至在同样一条新闻中,也会有两种特征,比如在报道城管打人新闻时,在叙述新闻内容时,会用感性的特征来描述双方的受害情况等等,但是在结论部分,却可以用理性的特征来分析这类事件的成因和后果等等。当然,也可以完全反着来。从这个角度说,主持人的个性特征也是为了节目的需要。

主持人的感性和理性特征,也会随着年龄、阅历的增加而有所变化。比如主持人杨澜,年轻时候在央视的《综艺大观》节目中,感性的表露比较多。但是,现在年龄大了一些,《杨澜访谈录》就偏重理性方面了。这是因为年轻人情感好冲动,而年龄长了一些,则会稳重一些。所以,主持人的个人特点也并不是固定的,所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三、受众品味对于主持人风格形成的影响

“电视是大众传媒,它的目标受众是社会上的最大多数人,因此,不论从政治需要、宣传需要还是经济需要,电视节目的制作播出都要考虑到受众的品味。从这个角度说,也正是不同时期受众的欣赏口味的变化直接促成了节目风格的变迁。”

(一)主持人风格因受众品位的两次变化

在改革开放之前,我国的经济体制是计划经济,全国民众是收入水平在大锅饭的机制下保持基本的平均,因此,家庭与家庭之间、个人与个人之间的文化品位差距不大。而当时国家的方针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社会上充满了斗争的气息,因此那个阶段的电视节目中,主持人的风格基本都是严肃、严谨、斗志昂扬的。

在改革开放之后,尤其是十年动乱结束之后,电视观众紧张了多年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开始关注人的生活中的基本需求,这个阶段的主持人风格,开始初见生活化的转变,不再是不苟言笑,轻松的主持氛围开始出现。尤其是一些文化类的、生活类的节目,比如厨艺节目等等,都是谈笑风生的,充满了人性气息。

改革开放一段时间之后,社会的经济基础发生比较大的变化,尤其是私营经济获得重大进展,给这个社会制造了多元化的经济结构,同时开放国门也造就了多元化的文化精神需求。另外,紧张的工作节奏也使当代电视观众的精神压力大,也就出现了专门缓释压力的娱乐节目。这一阶段的娱乐节目获得了重大的发展,主持风格甚至是幽默诙谐的。多元化的文化需求也使主持风格开始百花齐放起来。

(二)受众品位与主持人风格的交互影响

大众传媒为受众服务,在大众传媒发达的欧美等国家,出于商业竞争等因素的影响,各电视台更是争相研究受众的欣赏品味,收视率成为主持人风格的关键。主持人不但要主动向受众欣赏品位靠拢,电视台方面更会将满足受众口味的主持人放到更重要的岗位上去。反之,则会被闲置甚至是失去岗位。因此,美国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只要没有法律限制,是完全以受众的口味为出发点的,比如曾经引起了社会广泛争议的“真人秀”节目,有的是安排若干人到荒岛上,去刺激人性中的阴暗面,造成了一些不良的社会后果。类似的还有一些低级、下流的节目内容和猥亵的主持风格等。但是也要看到,美国社会对此也有一定的制约,包括公共频道和商业频道的划分,就位电视观众尤其是青少年避免不良影响提供了一定保障。

我国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在过去由于彼此之间不存在商业竞争,因此主要从主持人风格影响受众品位的角度着手,虽然有其明显的社会价值,但也长期的脱离了受众的欣赏品味。随着近些年来省级卫视频道互相竞争的激烈,受众品位也越来越多的开始影响主持人的主持风格。比如上文提到的改革开放后,人们生活节奏加快的同时精神压力大,对幽默型主持人更为欣赏,也就出现了大批的如湖南卫视的《快乐大本营》中几位幽默型的主持人,与此类似的还有一大批。但是也要看到,在迎合受众的过程中,也出现了“三俗”的现象,主持人在主持节目过程中面对嘉宾过于挖掘嘉宾的一些情感隐私,甚至是性隐私,也暴露出来了过于迎合观众缺乏主动引导和社会责任的现象。这也需要主管部门不断的在研究新形势的基础上,出台更有针对性的规则,以引领主持人风格更好的发展。

总结语:主持人节目风格的形成,直接受到节目风格框架的约束,受到主持人个性特点的影响,但根本上则是受到电视观众欣赏品味的决定。归根结底,电视是为观众服务的,主持人的主持风格是服务的工具和手段。

参考文献

[1] 周继康.节目主持人的一个基本功[J].上海戏剧.1986年02期

[2] 木子 忠群.节目主持人的魅力[J].南风窗.1986年06期

[3] 沈力.我怎样当节目主持人[J].当代电视.1987年03期

[4] 虹云.试论节目主持人的素质[J].当代电视.1987年06期

[5] 琼·伦丁 高卓.我在《早安,美国》中[J].中国电视.1987年02期

[6] 王晓明.节目主持人何小宁[J].当代电视.1988年02期

[7] 原默.论电视节目主持的风格[J].郑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7年02期

[8] 戴萱.对港澳广播节目播音及主持风格的探讨[J].中国广播电视学刊.1998年12期

[9] 陈锡初.电视新闻主持的新发展与走向──第四届“金话筒”奖电视新闻主持透视[J].中国广播电视学刊.1999年12期

[10] 宋颖.谈节目主持人风格的固定和转型[J].辽宁商务职业学院学报.1999年02期

[11] 杨建华.节目风格与主持风格应协调一致[J].声屏世界.1999年09期

[12] 孙恒毅 马岂停. 主持人的风格塑造[J].记者摇篮,2002年第十期

[13] 栾咏梅. 丰富内涵和独特风格——关于电视节目主持人风格的思考[J]. 记者摇篮, 2004年第十一期 .

[14] 张争鸣.论节目主持人风格[J].电视研究,2000年第九期

[15] 余娟 .浅谈电视节目主持人风格的培养 [J].新闻世界,2010年第七期


分享到: